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兔赤兔》請為我領路

 

 

 

 

 

皮球落地的沉悶聲響、一短一長的哨音響起。

 

轉頭看向主審要兩隊退至底線的手勢,抬頭望向天花板的炫目白光。

 

對面的歡呼、這邊的懊悔,一切,都像是慢動作一樣。

 

閉上眼、

結束了。

 

再張開眼、

和前輩們的最後一場戰鬥。

 

低頭望向那挺拔的背影、

我所能為你做的,最後一次托球。

 

 

 

 

 

============================

 

 

 

 

 

結果還是來了嗎,在這明明沒有晨練的日子。

 

 

赤葦穿著整齊的制服,站在部室外。一直到拿出鑰匙準備開門時,才想起昨天比賽剛結束,今天照理說是休息日。

嘆口氣、拔出鑰匙,低下頭抵在門板上。以後就不會再和前輩們一起在這裡換衣服、打鬧了。以後,也不會再和他在這裡鬥嘴、寫日誌了。

 

又嘆了口氣,閉上眼、搖搖頭緬懷了一下自己突然的少女情懷,覺得好笑。

 

 

這說不出口的愛情,最後還是只能終結在這裡嗎?

 

 

再次的嘆了口氣,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多愁善感了。

輸球的挫敗感嗎......還真讓人心情低落啊......

 

 

「赤葦你這樣一直嘆氣幸福會跑掉的喔。」

 

 

不該在這個時候出現的聲音突然的響起,不可置信的睜開眼,緩緩的轉頭。

 

 

「呃,赤葦,你的頭是黏在門上了嗎?」

 

 

意識到自己詭異的動作,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默默的用手撐住,將身體帶離。

 

 

「木兔前輩怎麼會來?」抬手按了按頭頂的翹毛。

 

「那赤葦又怎麼會來?」

 

「嗯......習慣了,不知不覺得就已經站在這裡了。」

 

「是嗎。」木兔聳聳肩,慢慢的走近。接著微微的低頭看向赤葦的眼睛。

 

 

很少在球場以外的地方被這麼盯著,這讓赤葦感到有些難為情。

即使認真的回望,也看不出此刻木兔的情緒。

 

 

發現木兔似乎有愈來愈靠近的趨勢,下意識的低下頭,並抬起手抵住對方的胸膛,「木兔前輩?」

 

「啊啊,以為會成功的呢。」雖然受到阻礙而停止靠近,但也沒有退開。

 

「成功?」不解的抬起頭看向對方,所以他剛剛......是想要做什麼?

 

「看來赤葦你昨天哭得很慘呢。」伸出手按了按赤葦的眼皮,「腫得很厲害喔,你的眼睛。」

 

 

對於對方有些親暱的動作,赤葦感覺到有些不適應。

 

 

不同於往常的擊掌或是勾肩搭背,如此細膩的舉動反而讓他不知所措,只能逃避似的撇開頭

,「請不要嘲笑我,木兔前輩。」

 

「並沒有在嘲笑喔。」像是終於意識到兩人間不正常的距離,向後退開了一步,「你很難過嗎,赤葦?」

「因為輸球,所以你很難過嗎?」

 

「這不是當然的嗎,誰輸了球還會開心?」

 

「是嗎。」將雙手交叉、背在腦後,「我倒覺得很開心。」

 

接著像是表達自己的歡快情緒般,在原地轉了半圈,背對著赤葦,「因為自始至終,你都陪在我的身邊,所以就算是輸球了我也還是覺得很開心。」

 

 

「所以你也別難過了,只是輸球而已,我們都還在啊。」

 

 

不,不一樣,之後的球場上,就不會再看到你們的身影了。

不會再......看到你了......

 

 

「不......」

 

「嗯?」微微轉過頭,看向赤葦。

 

「不在了......之後你們都......不會在了......」

「我還想再跟你們一起站在球場上。」我想跟你一起站在球場上。

「我還想再為你們做出漂亮的舉球。」我想為你做出漂亮的舉球。

「我還想再看到你們勝利時的笑臉。」我想看到你勝利時的笑臉。

 

 

但你們都要離開了。你要離開了。

 

 

視線開始模糊,以為昨天已經哭乾的淚水、整理好的情緒,一瞬間都化為烏有。

 

 

站在對面的人沒有再說話,時間就像靜止了。

抹去眼淚想要停止哭泣,卻只有更多的淚水。

覺得好難過,但是真正難過的原因又卻說不出口。

 

 

什麼時候自己也變得這麼膽小。

 

 

「所以赤葦你就只是想要繼續跟我們一起打球而已嗎?」轉過身,開始往赤葦靠近。

 

「不......不是......」我不是只有想要跟你們一起打球而已。

 

「那是什麼?」

 

 

低垂的視線中,出現了那雙熟悉的皮鞋。

 

 

「我......」我想要的是......

 

 

我想要的是可以和你一直在一起。

 

 

但我卻說不出口。

 

 

「我......我想要......」斷斷續續的話語,卻只是停留在這幾個字上。

 

 

對面的木兔像是失去了耐心,放下雙手,嘆了口氣。

第一次在別人面前展現出自己懦弱面的赤葦,對於這樣的反應有些心急。正想要再次開口嘗試的時候,就感覺到木兔的手輕撫上自己的頭。

 

 

「你總是想太多了赤葦,」揉了揉手中的軟毛,「偶爾也停止運轉一下你的腦袋,好好順從一下自己的心意吧。」

 

 

接著捧起赤葦的臉,在額上烙下深深的一吻。

對著因為錯愕而停止哭泣的赤葦微微一笑。

 

擲起赤葦的雙手,掌心朝上,虔誠的親吻,有如膜拜。

在這個世界裡,是你帶給我最開闊的天空,讓我無所畏懼的前行。

所有的愛戀與感激,都集結在輕輕的一吻。

 

 

「我能夠期望,這雙手,繼續為我開闢道路引領我前進嗎?」

「赤葦京治,你願意繼續為我領路,在這往後的未來嗎?」

 

 

耀眼的金色中透露著溫柔,難得的沈靜卻在赤葦的心中帶起風暴。

 

 

「如果木兔前輩不嫌棄,就請應下我的每一次呼喊吧。」

 

 

收緊雙手,十指相扣。

 

 

 

 

 

============================

 

 

 

 

 

「喂喂,這跟當初說好的不一樣啊。」躲在一旁偷看的木葉表示,當初說好要轟轟烈烈的告白的啊不是嗎?現在搞得這麼文藝是怎麼回事?

 

「感覺木兔整個畫風都變了啊。」木兔有這麼帥的嗎?所以他之前的白癡都是裝出來的嗎?小見心中充滿了疑惑。

 

「現在怎麼辦啊?」猿杙不知所措的看著其他兩人,所以我們到底來幹麼的。不過木兔這麼文藝的告白赤葦居然聽得也是不簡單啊。

 

「不知道。」小見搖搖頭。而且赤葦也回的好深奧啊,這對情侶未來都要這麼相處的嗎?

 

「可惡這臭貓頭鷹,輸球已經很不爽了隔天還要早起來幫人家告白更不爽了結果這人居然還不照劇本走!!!」轉頭搶過猿杙跟小見手中的拉炮,「可惡我要去炸死那對現充!!!」

 

「「冷靜啊木葉!!!」」

 

 

 

 

 

============================

 

 

 

 

 

哎……說實話我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當初寫的時候腦中的畫面只有木兔親吻赤葦的手掌而已,其他部份到底是……(((望天

 

嗯,大概是想寫溫暖一點的故事吧?!

 

 

 

總之,感謝閱讀,我也要去炸木兔了~(((被揍

评论 ( 8 )
热度 ( 46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