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クロ赤クロ》吵架

 

 

 

 

「你們吵架了嗎?」

 

 

木兔看著面前正在大口的灌下啤酒的人。

 

 

「沒有。」

 

「是吵架了吧。」

 

「我說沒有。」

 

「騙人,看你這個反應,絕對是吵架了。」

 

對面的人似乎覺得不耐煩,但又像是被說中而感到惱羞,用力的皺起眉頭,「我說沒有!」

 

「那是你說的。」掏出手機開始從通訊錄中尋找聯絡人,在看到目標後按下通話鍵。不同於以往總是讓他等待,這次很快的就被接起,「喂,你們吵架了是不是。」

 

完全不給對方閃躲的空間,木兔直接的問出自己的問題。

 

 

對面的人似乎沒有想到木兔會這麼作,放下手中的杯子伸出手想要搶奪手機。

 

大概是喝了酒的關係,又或是平時就敵不過對方的蠻力,兩隻手都被木兔輕鬆的抓住,而且只用了一隻手。看著對面還在嘮叨的人,張開口就往他的手上咬去。

 

 

「嗚嘎嘎嘎嘎啊!!!」沒有想到對方會做出這麼有失形象的行為,木兔慘叫了一陣,接著才趕緊跟電話的那頭求救,「總之你趕快過來啦,他現在不止在生氣而且還喝醉了在發酒瘋!!!」

 

雖然被咬的發疼,但木兔依舊是在切斷電話後才把手抽回、難受的揉著,「居然咬我的手,你也太誇張了吧。」眼角還掛著淚珠。

 

「是……是木兔前輩不好……」垂下有些搖晃的腦袋,斷斷續續的言語,「就……就跟你說……沒有吵架……」

 

「不是的吧,還真的喝醉了。」

 

「沒有。」

 

「明明就是醉了,你看你連說話都變的很奇怪。」

 

「沒有,沒有醉。」抬起頭認真的看向木兔。

 

 

看著對方認真的眼神,木兔一瞬間有那麼點相信了。但是看到不停流下的眼淚時,木兔覺得自己現在超級頭大啊。

 

 

 

 

 

 

 

好不容易等到救兵到場,木兔正被對方用八爪章魚般的方式給纏住,身上被蹭滿淚水、鼻水跟口水,而始作俑者則是已經睡到不省人事。

 

看著槁木死灰般的神情、眼神已死的木兔,剛到場的人是想笑但又不好意思笑。

 

 

「想笑就笑吧,你這樣憋著的表情有夠噁心的。」

 

 

得到允許,開始放肆的大聲嘲笑。

 

 

「你這樣……超蠢的啊木兔!!!」

 

「是誰害的。」

 

「你的頭髮……噗哈哈哈!!!」

 

「是誰抓的。」

 

「你的衣服……噗哈哈哈,超噁心的啊!!!」

 

「是誰蹭的。」

 

「天啊,不行不行,我要拍下來。」一邊彎著腰大笑、一邊在口袋中掏著手機,「這真是難得一見的奇景啊,如此頹喪的木兔跟如此沒有形象的赤葦。」

 

「你是嫌你們架吵的不夠兇嗎……」

 

「嘛嘛,」隨意的揮揮手,在按下幾次拍照鍵後才滿意的收回手機,「也不是什麼大事啦。」

 

「不是什麼大事他會醉成這樣?」

 

「嗯,你也知道,我們兩個總是想太多,一點小事都會變大事。」

 

「對不起我不想知道,拜託快把你男朋友弄走,我很怕他醒來會吐我一身。」

 

「不會不會,別擔心。」走過去戳戳赤葦的臉頰,軟軟嫩嫩的,不愧是頰囊。

 

「快點弄走他啦!!!我被他困在這裡快要半個小時了我想上廁所啊!!!」再次憤怒的大喊,要不是被整個抱住完全沒有手可以撥開他,誰想跟一個喝醉的傢伙抱在一起啊!!!有夠煩的!!!

 

「你才沒有資格說人家煩呢木兔。」

 

「閉嘴!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發現自己的男朋友這樣抱著別人還這麼開心的傢伙。」

 

「所以我現在該揍你嗎?」

 

「怎樣都好啦,拜託你快弄走他!!!」

 

 

聽到木兔這樣崩潰的吶喊,對方再次的大笑出聲,但同時間手上也開始將赤葦纏繞著木兔的手腳給撥開,然後將赤葦背在自己背上。

 

 

「解放!!!」

 

 

風一般逃脫的背影,看來是真的尿很急啊。

 

 

 

 

 

 

 

「我的頭髮都毀了啦!!!」

 

「好啦好啦,他沒有把你抓禿就該慶幸了。」

 

「還不是你,沒事幹麼吵架啊!!!」

 

「啊,意外。」

 

「你們兩個腦子聰明又滿肚子壞水的傢伙每次吵架都是旁邊的人遭殃啊,你們就不能自己去外面打一架嗎!!!」

 

「你也知道,我們是頭腦派的。」

 

「我才不想知道,你們真的是頭腦派的就不要每次都去騷擾別人啊,你看看,」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憤怒的點開通訊軟體,「研磨都傳了多少條的訊息來啊,手機都要爆炸了啊!!!」

 

「嗚哇,真的耶!」

 

 

而且全部都是阿黑好煩、阿黑好囉唆、阿黑真的好煩、叫赤葦快來把阿黑帶走、我覺得我要崩潰了……之類的。

 

 

「你看看,研磨說他要崩潰了啊,他要崩潰了啊!!!」

 

「我覺得你比較崩潰。」

 

「廢話!!!下次你也來自己感受一下喝醉後超煩人的赤葦,他可是在那之後突然武力值爆表啊!!!超可怕的力氣超大的啊!!!」

 

「好好好,你先冷靜。」

 

「我才不要冷靜,我要走了!!!再見!!!」

 

「啊……再見。」

 

 

見對方完全不停頓的轉身背影、再搭配上氣呼呼的表情以及憤怒的步伐,自己也只能順從的跟對方道別。

 

托了一下背上有些下滑的赤葦,無奈的笑著。每次都這麼生氣的抱怨,但之後還不是會答應赤葦的邀約。這都不知道第幾次了……

 

 

 

 

 

 

 

轉身慢慢踏上回家的路,回憶交往至今,雖然時間不長但兩個人的確幾乎是一直在吵架,不過即使吵的那麼兇卻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分手。

 

 

大概真的是要歸功於身邊的朋友們吧。

 

 

微微側頭蹭蹭一旁的腦袋,偷偷的笑著。

 

 

每次都是在吵些什麼呢?

 

有時候是因為自己嘲笑赤葦的口味、有時候是赤葦嘲笑自己的頭髮,還有什麼?

總之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但是因為是喜歡的人口中說出的,所以特別難過啊。

 

憋在心裡不說,然後跟朋友抱怨時總會被問,為什麼不告訴對方。

 

 

對啊,為什麼不告訴對方?

大概是怕對方愧疚吧。

 

 

最後卻演變成對方知道了抱怨的內容反而難過為什麼不告訴他。

然後兩個人就吵起來了。

 

 

誠如別人的評語,有夠無聊。

 

 

那這次又是什麼?

 

 

啊,交往紀念日。第一年的交往紀念日。

現在想想什麼事情都可以吵的兩個人可以在一起一年大概可以算得上是奇跡吧。

 

 

起因是赤葦忘了今天是交往紀念日。

 

 

也許很無聊,但第一年的交往紀念日總是特別的珍貴。因為是第一個紀念日啊。

不過他連自己的生日都會忘記了所以說他不記得大概也是在預料之中。

 

 

但還是會落寞的。

 

 

想到這裡不禁嘆口氣,是很落寞吧。

 

 

然後就跟以前一樣,向朋友抱怨了一下情人的不貼心。

其實自己也不是真的在意但就是想抱怨一下。

 

 

結果就是這樣,對方知道了,然後生氣為什麼不直接告訴他。解釋著自己只是想說而已並沒有責怪的意思。

 

 

那為什麼不跟我說!

 

 

看著對方再次拋出這個關鍵句,對啊,為什麼不跟他說呢。

 

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自己那時候,大概又是跟以前一樣吧,不肯服輸的拋出一句,有什麼好說的。

 

 

戰爭爆發。

 

 

 

 

 

每次都是相同的套路,蠢到自己都覺得好笑。

明明都知道原因,為什麼卻不去解決。

 

再次的,回到原點,不想看到對方愧疚。

 

 

 

 

 

再次的嘆口氣。

 

 

「黑尾……前輩?」

 

「醒了?」

 

「你在……生氣嗎?」

 

「為什麼?」

 

「因為我……忘了……今天是紀念日……的事情。」

 

「不,我……」應該跟之前一樣,說出我沒有在生氣這樣的臺詞,但這次卻怎麼樣都說不出口。

 

「黑尾前輩?」

 

「對……」

 

「嗯?」

 

「對,我在生氣。」

 

「……對不起……」

 

 

這不是我想要的啊……

 

 

嘆了口氣,引來背上的人再次的道歉。停下腳步,將下滑的人托起,「我就是不想聽到這個……」

 

「什麼?」

 

「我就是不想聽到你這麼愧疚的道歉,所以才不說的。」微微側頭看向背上的人,「你也是吧。」

 

 

的確。確實是真的不想聽見對方的道歉、也不想看到對方內疚的表情,所以才不說出口。

但是卻沒有想過後續只是引來更大的衝突。

 

 

「我啊,的確是對於赤葦忘了今天是紀念日這件事情感到生氣。可是又覺得,這又不是什麼大事,不慶祝也不會死,忘了也不表示你不愛我。」仰起頭,靠著後方人的頭,「但是心中的難過卻不是這麼簡單幾句安慰就可以驅散的。」

 

「對不起……」

 

「你知道我想聽的不是這個。」

 

「紀念日快樂……」

 

「噗哧,算了,你能做到這種地步也是很努力了。」

 

「那黑尾前輩想聽到什麼?」

 

「嗯?」

 

「黑尾前輩,希望聽到什麼?希望聽到,我對你說些什麼?」

 

「不知道,」聳聳肩,「其實我也不知道。」

 

「那黑尾前輩會對我說些什麼呢?在今天這個紀念日。」

 

「嗯,紀念日快樂?」

 

「這不是跟我一樣嗎……」

 

「希望明年的今天,也可以像現在這樣,身邊依然有你陪著。」

 

「……我才不要……」

 

「哎?!」

 

「我不想……再吵架了……」

 

 

不想再經歷這種,懷疑自己、懷疑對方的心情了……

 

 

「黑尾前輩,」

 

「嗯?」

 

「我們做個約定好嗎?」

 

「你說。」

 

「以後不管是高興、難過、還是生氣,都要第一個告訴對方,好嗎?」

 

「那你也會這麼作嗎?」側頭看向身後的人。

 

「會……吧?」緩緩移開視線。

 

「喂喂,哪有人自己提出條件卻作不到的。」

 

「為了黑尾前輩,我會努力的。」

 

「就是這句吧。」

 

「嗯?」

 

「我想聽的,大概就是這句吧。」

 

「為了黑尾前輩我會努力?」

 

「你再講一次就一點情調都沒有了。」

 

「反正我就是個沒有情調的人……」

 

「我又不是這個意思,不是說好不要再吵架了。」

 

「嗯……」

 

「好啦好啦,我不是在嫌棄你。你也知道,我講話就是這樣。」

 

「不可以……嫌棄我哦……」

 

「才不會呢。」輕跳了一下,再次托高身後的赤葦,「我這麼愛你。」

 

「嗯……」

 

「怎麼,不說句我也很愛黑尾前輩來聽聽?」

 

「黑尾前輩……」

 

「嗯嗯!」

 

「你剛剛跳那一下我好想吐啊……」

 

「不是的吧?!你忍住啊,就快到家了!」

 

「嘔……」

 

「赤葦京治!!!」

 

 

 

 

 

========================================

 

 

 

 

 

突如其來的配對,不過喜歡這個配對其實也蠻久了,只是腦中冒不出東西~

然後我只是想讓赤葦吐在黑尾身上XDDDDD
(((黑尾:WHAT ???

 

不過兩個聰明人兜在一起感覺就很容易吵架呢。

 

尤其又是不怎麼想跟對方低頭的時候。

然後又不知道怎麼開口說出真實的想法的時候。

 

 

 

話說兩個黑毛很棒!!!(((這是重點???

 

 

 

感謝各位的閱讀~!!!(((最近的感想愈來愈沒誠意了!!!(((跪

评论 ( 16 )
热度 ( 23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