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兔赤兔》你有看過這麼帥的馬嗎?

 

 

 

聽說今年梟谷學園的學園祭男子排球部要表演。

 

 

從研磨口中聽到這樣的消息時,黑尾正叼著一條魚。直到看見研磨像是驚嚇又像是同情的表情時才趕快放下口中的魚。

 

 

幹麼,我只是剛好在咬他的背鰭而已,誰知道頭抬起來他還不掉。

 

 

「所以他們要表演什麼?如何暴力扣殺?」

 

「那個應該每天部活時間去看就可以了。」而且這樣的提案學生會不會讓他們過的吧。

 

「不過以木兔那個性一定是又在想盡辦法大出風頭。」

 

「我比較訝異赤葦沒有阻止他。」

 

「應該是阻止不了吧,那隻貓頭鷹瘋起來誰都不管的。」

 

「也是。」

 

 

但還是蠻讓人好奇的,學園祭的表演,運動性社團是可以表演些什麼?

是有聽過體大的發表會的確會做一些較偏向展示的表演,不過高中社團有辦法做到那種程度嗎?

 

黑尾對此保持高度的懷疑。

 

 

「節目表呢?出來了嗎?」看過節目表應該就會知道他們的表演內容了吧。

 

「你忘了梟谷每年的節目表都是當場公佈的嗎。」而且公佈了也沒人看懂節目名稱。

 

「嘖!」這倒是真的忘了。

 

 

想起去年去參觀梟谷的學園祭,看到木兔居然在戲劇社表演軋上一角就覺得不舒服……

 

居然是灰姑娘的後母嗎,不只出乎意料,完全是驚嚇滿點啊……

所以說戲劇社的人到底是哪根筋不對了找他去幫忙?

 

不過連赤葦都被抓去幫忙,扮演了南瓜馬車的馬。事後合宿期間拿這件事出來嘲笑他居然得到了,「你有看過這麼帥的馬嗎?」的回覆,雖然面無表情但卻讓人覺得很想揍他。

 

結論梟谷的都是怪人吧。

 

 

「確定今年不是跟去年一樣只是幫別的社團湊人數?」

 

「應該不是。」

 

 

將手中的手機轉過,是梟谷學園的論壇頁面,整個版面都是在討論今年男子排球部要表演的消息。

 

照理說應該會保密到表演當天的,但不知道是誰傳了出去。起初是一位自稱學生會幹部的人發表了一篇文章,說是排球部提交了表演申請,而文化部在看完申請書之後就決定通過了。但是具體的表演內容依然是最高機密。

 

 

「申請書絕對是赤葦寫的吧,而且一定是木兔逼他寫的吧。」

 

「如果是木兔前輩自己寫的,應該在社團老師那關就被銷毀了。」

 

「噗哈哈哈哈,銷毀!居然是直接銷毀嗎!」

 

 

的確,如果是木兔自己寫的話,大概沒有人可以懂他到底想幹麼。這點只要看過他那充滿藝術感的社團日誌就會明白了。

 

想當然,梟谷學園的所有學生們也是抱持好奇的態度。

 

排球部耶,而且還是男子排球部耶,是那個有著木兔的男子排球部耶!

他們要表演的話是可以表演什麼?而且以木兔這樣的個性感覺不是大驚喜就是大驚嚇啊!看看去年的灰姑娘,大家都不記得灰姑娘了,那個後母光是站在那裡就超搶戲的啊!

有看過這麼壯的後母嗎?有看過朝天髮型的後母嗎?有看過自帶絕對領域的後母嗎?只要看過木兔光太郎所參與演出的灰姑娘,保證絕對會忘記灰姑娘原本的劇情。

 

什麼?你問那隻很帥的馬?

 

如果他最後沒有被後母扛起來帶走說要私奔的話的確也是蠻令人印象深刻的啦……

 

 

總之頁面上刷滿了各式各樣的想像。

 

暴力扣殺本來就不可能了,所以沒有人提出。有人問說會不會是後母與馬的私奔生活,但似乎並沒有獲得很大的迴響。也有人問該不會是要自己再演一次灰姑娘吧,然後木兔應該會搶當王子。

 

說不定他想當馬啊,黑尾想。

 

 

各式各樣可能與不可能的幻想與猜測,每個看起來都有機會但又不太實際。

 

 

「這種時候還是只能靠關係了!」

 

「你打算直接問他們?」

 

「當然!」

 

 

打開手機進入通訊軟體後,首先傳了訊息給木葉,但卻收到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的答覆。

 

 

 

------------------------------

 

黑尾:你怎麼會不知道?!

 

木葉:我怎麼會知道為什麼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時候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啊!

 

黑尾:所以你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寫了什麼,

 

木葉:我連到底是誰寫的都不知道啊!

 

黑尾:你都不擔心你被寫在上面哦……

 

木葉:所以我決定那天不要出現。

 

黑尾:(黑貓倒地打滾.jpg)

 

木葉:不要賣萌了,沒有用的。

 

黑尾:我還是直接去問赤葦好了。

 

木葉:你可以試試看,加油!

 

 

黑尾邀請赤葦、木兔加入聊天

 

 

木葉:What?!

 

木葉:我要刪你帳號!

 

黑尾:太誇張,退出不就好了。

 

 

木兔加入聊天

 

 

木兔:(貓頭鷹打滾.jpg)

 

木兔:(貓頭鷹歡呼.jpg)

 

木兔:(貓頭鷹沮喪.jpg)

 

木兔:(貓頭鷹哭哭.jpg)

 

木兔:(貓頭鷹失落.jpg)

 

木兔:(貓頭鷹魂飛.jpg)

 

黑尾:……木兔你幹麼?

 

黑尾:木兔他又在幹麼?

 

木葉:不知道我瞎了

 

 

木葉退出聊天

 

 

黑尾:哎?!

 

 

赤葦加入聊天

 

 

赤葦:?

 

黑尾:木兔他幹麼?

 

赤葦:嘖

 

 

赤葦退出聊天

 

 

黑尾:哎?!

 

木兔:哎??

 

黑尾:你哎屁,還不被你逼走的

 

木兔:(貓頭鷹害羞.jpg)

 

黑尾:沒有在稱讚你!!!

 

黑尾:夠了!!!

 

 

黑尾退出聊天

 

 

木兔:哎?!

 

------------------------------

 

 

 

暴怒的放下手機,如果可以真想仰天怒吼。

看著對面研磨投來的同情眼神,黑尾覺得自己真的是沒事找事作,有夠無聊。

 

但還是很在意啊!

 

再次拿起手機,打開通訊軟體。

 

 

 

------------------------------

 

黑尾:聽說你們學園祭要表演?

 

赤葦:我什麼都不知道。

 

黑尾:連你也不知道?難道真的是木兔自己幹的?!

 

赤葦:總之我什麼都不知道。

 

 

赤葦退出聊天

 

------------------------------

 

 

 

看著畫面上的退出訊息,黑尾挑著眉。怎麼可能跟木兔有關的事情他會不知道,木兔絕對會跟他說的啊。

 

 

 

------------------------------

 

黑尾:聽說你們學園祭要表演?

 

木兔:對,但我不能說。

 

黑尾:那你會表演嗎?

 

木兔:會,但我不能說。

 

------------------------------

 

 

 

這不是說出來了嗎……

 

黑尾看著手機露出同情的眼神。

 

 

 

------------------------------

 

木兔:啊……

 

黑尾:(黑貓大笑.jpg)

 

木兔:可惡居然套我話!總之記得來,我會讓你大吃一驚的!!!

 

 

木兔退出聊天

 

------------------------------

 

 

 

去年就已經很讓人吃驚了啊……

 

 

退出軟體介面後,思考著,今年……還是去看看吧。

 

 

 

 

 

 

 

距離學園祭還有一個月,大家還在猜測男子排球部的表演內容。

 

 

 

 

 

有人說可能是跟舞蹈有關的表演。

 

 

「赤葦你覺得這邊加個轉圈怎麼樣?」

 

「不論是理論上還是實際上都是不可能的。」

 

「那加一個wave呢?」

 

「木兔前輩你做嗎?」

 

「我做的話也是可以啦。」

 

「不了我不想看。」

 

「赤葦你很無趣耶!」

 

「踢你一腳的話倒是辦的到。」

 

「哎哎哎哎?!」

 

 

 

 

 

但也有人說可能要唱歌之類的。

 

 

「赤葦你覺得這裡跳一下怎麼樣?」

 

「這樣音會抖吧。」

 

「嗯,也是。」

 

「木兔前輩你覺得這邊用連音可以嗎?」

 

「拍子會不會怪怪的?」

 

「還是用彈的呢?」

 

「用彈的感覺很帥,就用彈的吧!」

 

「是我在彈又不是你在彈!」

 

「我可以跟你一起彈啊!」

 

「不了,你那樣音一定會跑掉的。」

 

 

 

 

 

更有人說可能會是歌劇。

 

 

「赤葦你覺得要加歌詞嗎?」

 

「蛤?!」

 

「歌詞啊!歌詞!」

 

「加什麼歌詞,就不能按照原本的好好來嗎?」

 

「有什麼關係,我可以填詞的!」

 

「不要,駁回。」

 

「赤葦!!!」

 

 

 

 

 

最後大家還是認為可能是話劇。

 

 

「赤葦你覺得服裝要怎樣的?」

 

「木兔前輩你真的問題很多耶。」

 

「什麼我問題很多,我是在增加可看性耶!!!」

 

「之前說好的那樣不行嗎?」

 

「我覺得可以更誇張一點!」

 

「誇張是指……」

 

「加個緞帶怎麼樣?」

 

「不要。」

 

「那蝴蝶結?」

 

「不要。」

 

「假髮?」

 

「不要。」

 

「怎麼什麼都不要!那怎樣你才願意接受!」

 

「我想看前輩穿那套馬裝。」

 

「是說去年你穿的那套嗎?」

 

「……對……」

 

「那我寧願穿那個後母裝!至少看起來比較華麗!」

 

「好啊,你穿吧。」

 

「那你要穿那個馬裝!」

 

「……我們還是維持原先的設定吧。」

 

「赤葦京治!!!」

 

 

 

 

 

看來當天的表演真的會很精彩啊。

 

 

 

 

 

不過到了學園祭前一週情況似乎開始有點不太妙。

 

 

「赤葦我背不起來啊!!!」

 

「這個我幫不了你木兔前輩,之前不就說過沒有人可以幫你。」

 

「可是我真的背不起來啊!!!我背不起來!!!」

 

「那要退出嗎?」

 

「不要!!!」

 

「那要背嗎?」

 

「不要!!!」

 

「......」所以到底是想怎樣......

 

「如果赤葦你陪我練習的話我就背的起來......」

 

「不要,木兔前輩每次練習的時候動作都很奇怪。」

 

「很奇怪?什麼很奇怪,那不是正常的嗎?是赤葦你太冷淡了,再熱情一點啊熱情一點!!!」

 

「那不是可以熱情的東西吧。」

 

「快發揮你全身的細胞去感受啊,感受這之中的故事跟情感啊!!!」

 

「......我不是很懂......」

 

「所以說你要好好看著我啊!!!」

 

「我覺得我會笑場。」

 

「哎?!」

 

「尤其是看到你在抖的時候。」

 

「哎?!什麼抖!!!是表達情感,你懂嗎表達情感!!!」

 

「所以說我不是很懂......」

 

「這怎麼行!!!快跟著我一起感受這之中的悲愴這之中的振奮啊!!!」

 

「我覺得我只感受到憤怒,你真的好煩啊木兔前輩。」

 

「什......?!我很煩?!你居然說我很煩?!」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練習是吧,我去就是了!」

 

「耶嘿!!!」

 

 

所以說背不起來什麼根本是藉口吧木兔光太郎,你根本就只是想拐赤葦跟你一起練習啊。雖然不知道你們到底在搞些什麼,不過開始對赤葦有些同情了。

一直在一旁聽著兩人爭吵的三年級們紛紛對木兔傳達了鄙視的眼神後,才轉頭對赤葦表示同情。但是被木兔煩到有些沉不住氣的赤葦少見的抓著頭,看起來是真的很煩惱啊。

 

 

「那個,赤葦。」

 

「是?」

 

「如果真的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可以跟我們說。」雖然不知道你們到底要表演什麼。

 

「對啊,畢竟我們是隊友。」

 

「謝謝你們,前輩。但我想現在除了殺死木兔前輩之外大概沒有別的方法了。」

 

 

哎,赤葦,你剛剛可是說出很可怕的事情啊!!!你是認真的嗎?!

雖然我們很樂意但是這麼作是違法的啊!!!

 

 

「嘛,說歸說,但木兔前輩在緊要關頭的時候還是蠻可靠的。」聳聳肩,「不過如果前輩們願意的話,倒是有個地方可以麻煩你們。」

 

「喔喔,沒有問題的,包在前輩們身上吧。」

 

「前輩們真是可靠啊。」

 

「「「再多說一次!!!」」」

 

 

 

 

 

 

 

學園祭當天,黑尾拖著本來不太願意出門的研磨到了梟谷。

 

啊啊,好多人啊,果然有初中部跟高中部就是不一樣,不只是來參觀的人多,學生也多啊。拿過路上發送的宣傳單,看著今天的社團表演節目,排球部似乎是下半場的第一個。不過這個

節目名稱是怎麼回事啊,你有看過這麼帥的馬嗎?絕對是木兔光太郎那個傢伙取的啊,有夠蠢!!!算了,前面的表演也沒什麼有興趣的,不如就到那些貓頭鷹的班上去串串門子吧。

 

逛遍了三年級的教室卻沒有見到木兔,這有點不太正常。照理說他應該最喜歡這種場合了啊,吵吵鬧鬧的,怎麼不見他的蹤影?繞到二年級教室後發現赤葦似乎也不在。

 

 

「大概是去作表演的彩排了吧,聽他們說前一陣子狀況不太好?」

 

「嗯,狀況不好是正常的,狀況太好才是異常吧。」

 

「這麼說也是。」辛苦赤葦了。

 

 

趁著上半場結束的中間休息時間進到了表演禮堂,人依舊不少。在看台上找座位時就發現排球部的人早早就在裡面了,而且人手一顆排球。

 

 

「你們這是......」該不會真的要表演暴力扣殺吧。

 

「這是我們唯一的表演機會。」

 

 

聽起來很悲哀啊,怎麼覺得還不如不要比較好?

 

 

在附近就坐後開始觀察著台上的佈置。照理說這種時間應該會把下半場第一個表演的東西都擺出來。不過似乎沒有看到什麼東西啊,倒是那台看起來很昂貴的三角鋼琴不撤下嗎?

 

 

「赤葦好像很崩潰。」

 

「嗯?」

 

 

看著研磨遞過來的手機畫面上顯示的對話,對於研磨傳過去的問候赤葦只回覆了一堆亂碼。

 

 

「他的確是該崩潰,被逼著跟木兔一起表演什麼的。」

 

 

突然覺得去年赤葦會接受請託大概也是被木兔所逼,啊啊,真可憐。

 

 

 

 

 

臨近下半場開場時間,人漸漸多了。看來大家都想瞧瞧男子排球部到底會表演些什麼。雖然有些人在看見看台上的隊員們手上的排球時露出驚恐的表情。

 

 

「所以你們知道木兔要表演什麼了嗎?」看著一旁的木葉開始轉動肩膀,似乎是在暖身啊。

 

「不知道。」

 

「蛤?」

 

「赤葦只拜託了我們幫他這個忙,其他都沒講。反正苗頭不對我們會先走的,別擔心。」

 

 

不,並沒有在擔心。倒是你這樣的發言赤葦聽到都要哭泣了吧。

 

 

 

 

 

燈光突然的暗下,原本噪雜的人聲漸趨安靜。只剩下燈光的舞台,可以看見舞台上依然是什麼都沒有,而那台三角鋼琴仍舊在那。

突然有個人影從布幕旁走出,是赤葦。身上穿著去年那套馬人偶裝。臉上的表情超級厭世。黑尾跟旁邊的其他梟谷隊員們毫不留情的大笑出聲,研磨則是表情看起來很複雜,不知道是在憋笑還是太過震驚。

 

赤葦的表情看起來更慘淡了。

 

 

他舉起手中的小紙條,深呼吸了一下,才抬起麥克風開始發言,「大家好,我是全世界最帥的馬,赤葦京治。」

 

「噗哈哈哈哈哈!!!」黑尾覺得他沒有錄影真是一大損失。此時台下也笑成一片。

 

「這個台詞是木兔前輩寫的,所以有問題可以去找他。」默默的掃了看台上的梟谷隊員們一眼,「接下來要為大家表演的是男子排球部,表演內容還請各位接下去看就知道了。」像是完成重大任務般的放下小紙條,「接著請歡迎全世界最帥氣的後母,木兔光太郎。」

 

 

話才一說完,就看見一個穿著大澎裙的人影衝上舞台,看起來還非常驕傲的樣子。

 

 

「揍他!!!」

 

 

對於旁邊突然群情激憤起來的貓頭鷹們,黑尾表示他是真的嚇到了。

 

原來人手一顆排球是這麼用的嗎?在木兔光太郎出場的時候打他?還真的是唯一的演出機會啊你們!

 

 

「嗚嘎嘎嘎嘎!!!你們幹什麼幹什麼!!!」

 

 

木兔光太郎毫無形象的在台上亂叫亂跳著,連頭上頂著的假髮掉了都沒時間去撿。而赤葦則是退到一旁保護著鋼琴。開什麼玩笑,要是砸壞了就算把木兔光太郎賣掉也賠不起啊!

 

 

就算梟谷的球員人再多也還是會有砸完的時候,直到最後一顆球落下後,木兔才哭喪的臉轉頭看向赤葦,「這跟我們說好的不一樣啊!!!」

 

「沒關係,跟我說好的一樣就可以了。」附帶著微笑。以及馬頭。

 

「嗚噗!」一瞬間的驚慌頓時都被那個破壞氣氛的馬頭給消除了,看見赤葦露出的殺氣木兔只能趕快轉過頭,「那......我們趕快開始吧,噗!」

 

「木兔前輩我有聽到喔。」在鋼琴前落坐,打開琴蓋,看似靈巧的動動手指。

 

「別在意這種細節啦。」頭依舊迴避著赤葦的方向。用奇怪的姿勢接過旁人遞來的小提琴,看似專業的架在肩上,舉起弓。

 

 

 

「哎哎,真的假的,他們兩個會喔!」黑尾現在超級驚訝,認識木兔這麼久都不知到他居然會拉小提琴。赤葦就算了,他看起來就是有氣質的孩子,彈個鋼琴也不是什麼值得驚訝的事情。

 

 

一旁的研磨似乎也覺得有趣,正目不轉睛的盯著舞台瞧。

被問到的木葉也是一臉震驚,其他的隊員們更是傻住了。

 

 

 

「木兔前輩,你拿反了。」你是左撇子嗎。

 

「不要在意這種細節啦!」只會伸出一根手指的人沒有資格說我!

 

 

 

感覺不妙。

 

 

 

「那就開始囉。」

 

 

赤葦跟木兔看向對方,互相點點頭,在心中默數著一、二、三。

先是赤葦看似專業又瀟灑的抬起雙手、重重落下,結果只有右手的食指敲擊著鍵盤,而且還是零零落落的小星星。

而木兔也是氣勢異常高昂的抬弓抵上琴弦、然後用力一拉,發出了人家形容殺豬般的魔音。

 

 

 

超級不妙的啊這兩個人!!!

 

 

 

黑尾在看台上覺得他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驚悚的場面,旁邊的研磨似乎已經石化了,不然就是靈魂出竅了。梟谷隊員們一開始還是捧腹大笑,但是木兔發出的噪音真的太可怕了,到了最後不得不摀上耳朵開始慘叫,並且對木兔怒吼著要他安靜。

 

 

果然應該聽赤葦的話殺死他的啊!!!梟谷隊員們心中此時正悲痛著。

 

 

還好小星星的一小段並不長,不然所有在座的觀眾大概都要受到幾千萬點精神傷害了。

 

 

看似滿意的放下小提琴,木兔回頭對著赤葦一笑,不過赤葦似乎是受到太大的衝擊正處於呆愣的狀態。也是呢,距離這可怕的魔音最近的就是赤葦啊,看看那滿臉笑容的木兔,他大概一點都不覺得他自己剛剛作出了多麼慘絕人寰的事情吧。

 

 

果然不應該答應木兔前輩的提議!!!鋼琴還好,頂多聽不出是在彈什麼東西。但小提琴不一樣啊!!!他完全都沒有按任何弦就算了,還那麼用力的拿弓在摩擦!!!那聲音超可怕的啊!!!超驚悚的啊!!!根本就不是人類應該聽到的聲音啊!!!

 

 

「木兔前輩。」

 

「嗯?」

 

「你先把琴放下。」

 

「喔。」

 

 

就在木兔轉身將琴放回盒子的瞬間,赤葦從坐位上跳起、直接撲向了木兔。

 

 

這大概是赤葦這輩子除了在球場上看起來最有活力的時候了吧。事後黑尾這麼感嘆著。不愧是全世界最帥的馬呢。

 

 

撲過去的赤葦用力的將木兔身上的禮服給扯下,露出裡面早已穿好的制服襯衫。在完成木兔的變身後,也動手拉下背後的拉鍊、脫下這套人偶裝,然後抓起馬頭用力的摔出舞台。

 

 

感覺他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那個馬頭了。梟谷隊員們心中這麼想著。

 

 

也完成著裝的赤葦稍稍梳理一下有些雜亂的頭髮,然後再次的拿起麥克風。

 

 

「剛剛造成各位的驚嚇真是萬分抱歉,那我們現在開始正式演出。」附帶了極具親和力的笑容。

 

 

 

還來啊你們!!!

 

 

 

所有的觀眾一時間都沉默了。尤其是在看過剛剛赤葦突然的爆發之後。

 

 

「赤葦你超暴力的。」被強迫換裝的木兔拍拍屁股從地上爬起,整理了一下難得沒有抓起的頭髮,接著打開三腳鋼琴的頂蓋、然後在鋼琴前落坐,調整著椅子的距離與高度。

 

「沒辦法,我覺得我已經到極限了。」將剛剛木兔使用的小提琴收好,從鋼琴旁取出另一個琴盒。小心翼翼的打開,取出小提琴及弓,將墊布放好、夾上肩膀,然後調整著弓毛的鬆緊。

 

敲敲琴鍵確定不需要調音,然後繼續敲擊著、轉頭看向赤葦。將弓架上琴弦,就著木兔所彈出來的基準音開始校正,直到滿意後才點頭停下。

 

 

「喂喂,真的假的,他們現在是來真的嗎?」看起來都超專業的啊!!!

 

 

梟谷隊員們再次陷入沉默。說實話他們自己也搞不懂這兩個人了。

 

 

台上兩人似乎已經陷入自己的世界了,在完成簡單的準備後,這次是由木兔拿起麥克風。他起身走至赤葦身旁,帶著不同於以往的微笑。

 

 

「Beethoven,  violin sonata No.7 in C minor, movement 3 and4.」

 

 

放好麥克風,兩人對著觀眾稍稍的鞠躬,接著歸位。

 

 

黑尾覺得他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沉靜的木兔啊。而且他剛剛都講了些什麼啊?

 

 

轉身正準備回座位時,赤葦突然塞過幾張紙。是複印的樂譜。感激的露出笑容,但也不再多說什麼。坐好、擺上譜,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稍稍穩定心情。再次張眼後與赤葦對望,像是確認著開始的訊號。在看見赤葦的點頭示意後,將手放上琴鍵。輕柔的動作與以往球場上的剛強完全不同。

 

先是幾個靈巧的音符、然後是歡快的小提琴。與剛剛的慘況完全不同,這讓台下的觀眾驚訝不已,有的人甚至張大嘴巴感到不可置信。

 

看著木兔在琴鍵上靈活運動的手指,以及隨著音符擺動的身體。再看向赤葦望著他所露出的微笑,熟練的運弓以及輕巧在弦上跳動著手指,身體雖然動作不大、但卻感覺的出來他樂在其中。快樂、輕靈的旋律,偶爾激昂卻不憤慨,有種孩子在草原上奔跑的感覺。

 

就像是木兔光太郎的童稚。

 

 

進入第四部分前的停頓,沒有人發出任何聲響。只有台上將樂譜翻面的紙張擺動。

 

幾個低音配上小提琴漸強的琴聲,然後是漸快的旋律。整個節奏開始明亮。看得出木兔似乎用了較前一部分更多的力氣來敲擊琴鍵。原本沉穩的赤葦似乎也受到曲子渲染,身體的晃動幅度稍稍加大。後段加快的小提琴節奏、幾個連續的滑音,赤葦的手在弦上翻飛、彈躍。短而急促的運弓讓赤葦看起來完全的沉浸在音樂中。弓在琴上跳著、手在弦上舞著,最後的急促音符,逐漸激昂的旋律、漸強的琴聲,快速的運弓、移動手指、揉碾琴弦。

沉穩偶爾高亢的音樂,讓人覺得平靜的同時,也深深體會著那人對喜愛事物的熱情。

 

如同赤葦京治的內斂。

 

 

曲目終了,落下最後音符高抬著雙手。兩人都已經是滿頭大汗。

緩緩收回動作,起身與赤葦並肩,謝幕。

 

 

觀眾一時還無法反應,直到有人開始拍手才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看台上的貓頭鷹們早已亂成一團,不知道是驚訝還是高興,大聲叫囂著什麼。

 

 

「木兔快親他!」小見起鬨著。

「赤葦快踹他!」木葉叫囂著。

 

 

所以你們到底想怎樣。看著大吼大叫的隊友,木兔有些困惑。但仍就趁著赤葦不注意時舉起還緊握琴弓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起先赤葦似乎被這樣的舉動嚇到,但也只是一瞬間而已。他露出與往常相比較為燦爛的微笑,張開雙臂環抱著木兔。

 

 

啊啊,這對現充果然還是燒死比較好。隊友們這時候又後悔了。

 

 

兩人再次的鞠躬謝幕,然後離開舞台。

 

 

 

 

 

在後台赤葦將琴寶貝的收進琴盒,轉頭看向姍姍來遲的木兔。但原本的好心情在看見他手上的東西時頓時消逝的無影無蹤。

 

 

「赤葦這馬頭怎麼辦?」

 

「燒掉!!!」

 

「哎哎哎哎?!」

 

 

 

 

 

----------------------------------------------------

 

 

 

所以說去年的話劇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會讓赤葦這麼厭惡那個馬頭?

 

 

話劇的最後王子帶著玻璃鞋來尋找灰姑娘,飾演後母的木兔在看見王子後挑挑眉,「你把馬交出來我才讓你試。」

 

 

馬?是說赤葦演的那隻馬嗎?

 

 

所以赤葦又被其他人重新套上那套服裝、那顆馬頭給塞回舞台上。

還搞不清楚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赤葦,只覺得突然一陣天旋地轉。然後才發現自己被木兔扛在肩上。

 

 

「那這隻全世界最帥的馬我就收下了,你們慢慢試吧。」

 

「哎等等。」雖然是劇情外的演出,但大家還是想知道後母那麼想要這隻馬的原因,「你要帶那隻馬去哪裡?」

 

「私奔!!!」

 

 

頭也不回的扛著赤葦衝回後台。

 

 

 

 

 

 

 

學園祭結束後,後母帶著全世界最帥的馬私奔了的消息大概流傳了一個月吧。

 

你說,赤葦京治怎麼能不憤怒。

 

 

 

 

 

 

 

-----------------------------------------

 

 

這次的關鍵字是想要看赤葦拉琴,木兔的彈琴只是附帶的(((認真(((被揍
感覺腦洞好夥伴 @涅風 的提供腦洞

 

劇情一度失控XD

然後馬頭圖我找了好久XDDD     這是馬頭!!!

參考曲目是這個

 

不過對曲子的理解都是我掰的,一點都不專業對不起!!!(((跪

 

總之謝謝各位的閱讀,希望有娛樂到大家~!!!

(((來去燒馬頭

评论 ( 15 )
热度 ( 86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