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兔赤兔》暗戀對象

 

 

 

 

 

吵吵鬧鬧的部室內,青春期的男生們聚集在一起,總會討論的一個共同的話題,喜歡的對象。

 

外型、身材、妝容、打扮這樣一目瞭然的外在。

個性、頭腦、氣質、談吐需要深入瞭解的內在。

 

但以上這些條件似乎只有外在的部分被列在大家的討論範圍內。

 

        

「大胸部才是王道啊!」

 

「不不不,要長腿、長腿啊!又直又白的長腿啊!」

 

「嘿~可是我喜歡黑皮膚的。」

 

「陽光型的嗎。」

 

「對!不覺得黑皮膚很性感嗎!」

 

「是嗎?」

 

「我覺得黑頭髮比較性感!」

 

「沒有人問你木兔。」

 

「幹麼不問我,也問我一下啊!快給我參與感!」

 

「是是是,那你喜歡什麼樣的,大胸?」

 

「為什麼會覺得我喜歡大胸啊!」

 

「那你倒是說說啊。」

 

「屁股!我喜歡屁股!漂亮的屁股!」

 

「啊,好像是,上次在看雜誌的時候木兔一直盯著裡面model的屁股看。」

 

「那如果是有漂亮的屁股但是平胸呢。」

 

「沒有關係我不喜歡胸部。」

 

「嘿~真沒想到,還以為你絕對是喜歡胸部的。」

 

「胸部太大這樣抱抱就不能貼合了啊,會有縫隙感。」

 

「居然是這個原因嗎,果然很木兔啊。」

 

「嗯嗯,的確很木兔。」

 

「果然是木兔。」

 

「這是什麼意思啊,是在稱讚我嗎。」

 

「姑且當作是吧。」

 

「啊,我也喜歡長腿!」

 

「好了好了,我不想知道了你閉嘴。」

 

「幹麼這樣,讓我說啊!!!我喜歡鳳眼、翹屁股、黑長直髮跟白長腿!!!」

 

「不快回教室在這邊吶喊什麼變態話啊,木兔。」

 

「嗚咕,白福!」

 

「那個嗚咕是什麼意思?」

 

「只是個……感嘆詞……」

 

「是嗎,那你好好解釋一下是在感嘆什麼吧。」

 

「這個……」掃視了四周,發現其他隊友們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離開部室,「這個……我不知道啦!」奪門而出。

 

 

 

 

 

好不容易追上先行離開的其他人,木兔又開始發著牢騷,「你們幹麼不等我!」

 

「有夠吵的耶木兔。」

 

「嗯嗯嗯嗯,可惡!」放棄與隊友們爭吵,再向前跑了幾步,「赤葦等我啦!」

 

「不要。」

 

「哎?!」

 

 

不同於以往總是露出無奈的表情回頭,今天的赤葦可以說是非常冷淡的否決了木兔的要求。聲音中也帶著強烈的拒絕感。

沒有想到會得到這樣答覆的木兔一瞬間傻在原地,看著赤葦離去的背影,回頭望著其他人,「赤葦他在生什麼氣?」

 

「誰知道呢你這白痴。」

 

「對啊你這笨蛋。」

 

「上課囉傻子。」

 

「幹麼每個人都罵我啊!」

 

 

 

因為全隊的人都看出來赤葦喜歡你就你不知道啊!

 

眾人心中吶喊。

 

 

 

是的,赤葦的確是喜歡著木兔,但木兔本人似乎是一點感覺都沒有,依舊一副沒心沒肺的接受著赤葦的好意。

 

 

 

 

 

 

 

可惡,什麼黑長直髮。

 

使力的放下書包。

 

 

什麼又白又直的長腿。

 

用力的坐下。

 

 

什麼漂亮的屁股。

 

奮力的把課本拍在桌上。

 

 

我都沒有啊!!!

 

捂著頭,脫力的撞在桌上。

 

 

 

 

 

對於赤葦這樣的失控,一旁的同學們雖然稍稍的受到驚嚇,但似乎也很習慣了。

 

 

大概又是木兔隊長做了什麼吧,大家一致的認為。

 

 

 

遠在三年級教室的木兔打了個打噴嚏。

 

嗯,誰在想我?

 

 

 

 

 

 

 

赤葦的低潮一直持續著,從來沒有看過赤葦呈現這樣低落狀態的同學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偶爾的慰問也只是換來一句別擔心。

 

 

但這怎麼看都不是可以讓人別擔心的狀態啊!

這看起來就是失戀一樣的表現是怎麼回事啊!

 

 

接著,排球部副主將、二年級的優等生,赤葦京治失戀的消息,就這麼傳開了。

 

 

 

 

 

 

 

一直到下午的部活時間,被前輩圍堵在部室內,赤葦本人都還不知道有這麼個消息。

看著面前圍著自己的前輩們臉上欲言又止的表情,赤葦其實不了解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可以讓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前輩們這麼擔憂。

 

 

「請問……」

 

「赤葦,」

 

「是?」

 

「那個……」

 

「嗯?」

 

「聽說……」

 

「聽說?」

 

 

 

「赤葦聽說你失戀了!!!」

 

 

 

三年級們努力了半天都想不出好的措詞來詢問的問題,就這樣被剛進到部室的木兔給大聲又直接的問了出來。

所有人慢慢的回過頭看著站在門口的木兔,眼中流露出殺意。而看到大家像是喪屍一般,慢慢朝著自己走來的木兔,雖然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但本能告訴他,現在還是快逃會比較好。

 

 

不過他依舊是不怕死的多說了一句,「幹麼幹麼,你們幹麼,現在外面不都是這麼傳的嗎,說赤葦失戀了。」

 

「木兔光太郎你閉嘴!!!」

 

「嗚哇啊啊啊啊!!!」

 

 

看著衝出部室的前輩以及逃跑的木兔,赤葦突然覺得他可以理解木兔的消極模式是怎麼一回事了。

 

 

不過這樣的傳言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既然是毫無根據的傳言,那當然是很快就平息了。雖然主角到現在依舊是不懂到底哪裡發生了誤會。

 

不過木兔倒是不這麼想。自從那天之後每天都圍繞在赤葦身邊,纏著他問到底讓他失戀的對象是誰。這個根本就不存在的問題讓赤葦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覆。

 

也許應該說一直在問這個問題的人就是讓他失戀的對象這該怎麼開口?

 

本來沒事的搞得赤葦都覺得自己真的失戀了。

 

 

 

 

 

 

 

「所以說赤葦那個讓你失戀的對象倒底是誰啊?」

 

 

又開始了。

 

 

「不,木兔前輩,我已經說了很清楚了根本就沒有這回事啊。」

 

「那為什麼會有你失戀的傳言。」

 

「既然是傳言那當然就是假的,木兔前輩就不要當真了。」

 

「所以你真的沒有失戀。」

 

「沒有。」

 

「是嗎。」

 

 

看起來木兔終於是願意相信了,這讓赤葦覺得放鬆不少。至少不會再每天都受到木兔的聒噪攻擊。

這幾天的木兔纏人攻擊可是連其他的隊員看了都同情赤葦的遭遇呢。

 

說起來也挺慘的,木兔開出來的條件自己都沒有,反而還冒出了失戀的傳言。雖然在聽到木兔的理想對象時大概就跟失戀差不多,但是每天都被自己喜歡的對象這樣追問也是蠻可憐的。

 

 

 

「那赤葦你喜歡什麼類型的?」

 

 

 

所以說這個話題到底是怎麼跳到這邊的誰可以跟我說說!!!

 

 

但是沒有人懂赤葦現在心中的崩潰,因為大家都想著看好戲。

不過倒也覺得這不失為一個好機會,也許可以趁機給木兔點提示讓他知道赤葦對他的心意。雖然這樣的情況下不知道讓木兔知道了是好還是不好,不過如果可以趁早讓赤葦死心的話也好。

 

 

大概是也了解到這點,赤葦無奈地嘆口氣,看著滿臉疑惑的木兔緩緩地開口,「我喜歡的類型啊。」

 

「嗯嗯。」

 

上下掃視著木兔,「大胸。」

 

一旁的三年級們點點頭,木兔的確是胸肌發達沒有錯。

 

 

「絕對領域。」

 

再次點點頭,的確,他的護膝造就了神祕的絕對領域。

 

 

「年上。」

 

嗯嗯,這的確是不需要解釋。

 

 

「個性黏人、偶爾會耍小脾氣。」

 

這的確是木兔常幹的事情。

 

 

「喜歡吃肉。」

 

對對,木兔就喜歡吃肉。

 

 

「喜歡排球。」

 

沒錯沒錯,喜歡排球。

 

 

「笑起來很可愛,讓人很溫暖。啊,抱起來也很有安全感。」

 

嗯嗯,這個大概只有赤葦覺得。

 

 

「嘛,大概就這樣吧。」聳聳肩,轉了轉手上的排球,「時間差不多了,我先去收拾場地。」對著木兔禮貌的點頭,將球丟回球車,開始撿著場上散落的排球。

 

而從一開始就保持沉默的聽著赤葦發言的木兔,看著赤葦回想時臉上的微笑,只覺得心情異常失落。走回其他三年級旁想要尋求安慰,卻發現所有人都一副微妙的表情看著他。

 

 

「為什麼你們的表情那麼奇怪?」

 

「探聽到後輩的秘密覺得如何?」

 

「赤葦他有暗戀的人吧。」

 

「嗯嗯,的確是。」都到這個份上了,就幫幫赤葦一把吧。

 

「聽他剛剛描述的那麼具體,一定是的吧。」似乎是更加的失落,木兔低下頭。

 

 

木兔你終於開竅了,我們真是感到欣慰。三年級們點點頭,表示認同。

 

 

「我覺得好難過。」

 

「哎?!」他剛剛說什麼,好難過?是說好難過嗎?

 

「木兔你說你......好難過?」

 

「對啊,我好難過。」

 

「為什麼,你幹麼難過,失戀的赤葦比較難過吧。」

 

「可是赤葦剛剛說他沒有失戀啊。」

 

「呃,對......」差點穿幫。

 

「赤葦沒有失戀就代表他還有機會不是嗎。」

 

「話是這麼說沒有錯啦......」

 

「這樣不就代表我沒有機會了......」

 

「「「「......哎?!」」」」

 

 

對於木兔突然的發言,所有的三年級都愣住了,開始你看我我看你的。

 

 

他的意思是他喜歡赤葦嗎?

小見偷偷戳了一旁的猿杙。

 

是吧,不然他為什麼要說他沒機會了。

雖然依舊維持著笑臉,但猿杙額上的汗珠似乎也顯示了他的驚慌。

 

還是他誤會赤葦喜歡的人也是他喜歡的人?

小見再次提出了其他可能。

 

不不不,有辦法誤會到這個地步嗎?

木葉吐槽著。

 

直接問他不就好了。

似乎覺得這樣猜測實在很麻煩,鷲尾提出了辦法。

 

真的假的,直接問嗎?

沒有想到有人提出這麼大膽的想法,木葉感到驚嚇。不過怎樣都好,不要叫他問。

 

 

只見鷲尾點點頭,然後認真的看向木兔,「你的意思是你喜歡赤葦嗎?」

 

 

他真的問了!!!

其他的三年級內心騷動中。

 

 

「我看起來不喜歡赤葦嗎。」沒有想過居然會被問這種問題,木兔皺起眉頭。

 

「不,看起來不像.......」猿杙難得的反駁了木兔。

 

「你看起來比較像是在欺負他而已。」看不下去的小見直接提出了問題所在。

 

「對,你根本就只是在欺負他,不是把日誌丟給他寫就是亂丟東西讓他檢。」對此,木葉也表達了他的憤怒。

 

「因為,這樣赤葦他才會看著我啊。」

 

「「「「......蛤?」」」」小學生嗎你!!!

 

「算了啦,反正我都失戀了......」

 

「等等等等,那你那天在部室裡說的都是些什麼。」

 

「什麼東西什麼?」

 

「就是那天我們在聊喜歡的類型那天啊,你不是還說了一堆?」

 

「對啊,但我說的都是赤葦啊......」

 

 

都是赤葦?

 

 

鳳眼?

對,赤葦是有點鳳眼沒有錯。

 

白長腿?

眾人回頭看了眼正將球車推進器材室的赤葦。嗯,好啦,的確是又白又直的長腿。

 

漂亮的臀部?

眾人再次盯著從器材室走出來的赤葦,但只是簡單的一撇。

對不起我們對男人的屁股沒有興趣,但是稍微看一下的確是蠻挺翹的沒錯。

 

 

此時被盯著的赤葦突然打了個冷顫,看了眼聚在一起三年級們,覺得不要靠近他們比較好。

 

 

黑長直髮?

等等,赤葦是短髮啊!!!

 

 

「黑長直髮呢,赤葦不是啊!!!」

 

「我不能想像嗎!!!」

 

「......好吧。」請不要告訴我你想像的內容,我不想知道。

 

「反正,我都那樣講了赤葦還沒有反應,大概是沒有希望了啦......」

 

 

不不不不,就是因為你那樣講了所以才沒有人搞懂啊!!!

 

 

「所以赤葦暗戀的人到底是誰呢......好想知道......」

 

 

是你啊,笨蛋!!!

 

 

「聽他那樣講,怎麼想都是白福吧。大胸、年上、愛吃、喜歡排球。」

 

「你真的這麼想嗎?」

 

「對啊,你們不這麼覺得嗎?」

 

 

木兔抬頭看著面前的夥伴們,卻發現眾人正以非常快的速度搖著頭。

 

 

「你們幹麼,難道不是嗎?而且這樣搖頭脖子不會扭到嗎?」

 

「你真的這麼想嗎,木兔光太郎?」

 

「哎?」

 

 

終於,木兔發現大家為什麼要一邊搖頭一邊後退了。他僵硬的轉過頭,發現白福此時正站在他的身後,手上拿著拖把、臉上帶著莫名親切的微笑。

 

 

「白白白白白白白福!!!」

 

「木兔光太郎同學,」

 

「是!!!」

 

「我決定現在代替赤葦打死你這個傢伙!!!」

 

「哎哎哎哎!!!」

 

 

 

 

 

 

 

打掃完球場準備離開的赤葦,看著滿球場跑狀似打鬧的木兔跟白福,再次嘆了口氣。沒有誰在看到自己暗戀的對象跟其他女生打鬧還會感到開心的,赤葦決定趕快離開這個傷心地。

正準備轉頭離去時,經過身旁的三年級們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似語重心長的開口,「赤葦,為了你好,還是趁早放棄那個笨蛋吧。」拋給赤葦一個同情的眼神後,走出了體育館。

 

搞不清楚前輩們意思的赤葦,先是呆愣了一會,正想著追上去詢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時,就被後方撲來的木兔給撞倒在地。

 

 

「赤葦救命!!!」

 

 

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眼中含著淚水向自己求救的木兔,赤葦只覺得,想要喊救命的人,是他才對吧。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但是木兔前輩你可以先起來嗎,你好重啊。」

 

「不要,你先答應你會救我!!!」

 

「木兔前輩,如果你再不起來的話我就絕對不會救你。」

 

「那我起來你就會救我嗎?」

 

「不......」

 

「那我就不起來!!!」

 

 

對於木兔的無理取鬧,赤葦感到頭疼。

 

 

偏偏還是在這樣心情很差的時候,赤葦覺得自己的耐心已經到極限了。無奈地放棄推開木兔的動作,雙手攤開的倒在地上,猶如賭氣般的輕聲開口,「去找你喜歡的人救你,木兔前輩,我累了。」

 

「可是我喜歡的是你啊!!!」

 

「......哎?!」

 

「我喜歡的是你啊赤葦,所以你快救我!!!」

 

「......有你這麼告白的嗎,木兔前輩......」

 

「現在情況緊急啊,不要在意這種細節!!!」

 

「情況緊急?」

 

 

正想抬起頭看看到底是發生什麼情讓木兔這麼驚慌,就感覺到一股力量將他們兩個給推出了體育館。

 

在地上滾了幾圈之後才發現是白福拿著拖把將他們兩個人給掃出了體育館。這是什麼怪力嗎......

 

 

「很危險的啊白福,赤葦撞到頭怎麼辦!!!」

 

「閉嘴你這隻沒情調的臭貓頭鷹!!!」然後看著依舊抱在一起的兩人,「媽媽我是不會答應的!!!」

 

聽到這樣的發言木兔先是一楞,接著從地上跳起。起來前還不忘確認赤葦有沒有摔傷,然後才跟在白福後面又衝進了體育館,「為什麼?為什麼不答應,求求您把赤葦交給我啊母親大人!!!」

 

 

依舊躺在地上的赤葦先是翻了個身趴在地上看著體育館內爭吵的兩人,再看看躲在一旁偷看的其他三年級生,接著脫力的趴倒在地上。

 

 

 

 

 

誰可以來告訴我,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啊......

 

 

 

 

 

-----------------------------------------------

 

 

 

 

 

原本只是想讓他們討論喜歡的類型的,結果卻歪掉了(((望天

 

沒想到木兔前輩隱藏的這麼好,都沒有人發現他喜歡赤葦,倒是赤葦喜歡木兔所有人都知道了,這是怎麼回事(((抓頭(((被揍

(((赤葦:還不是你寫的!!!

(((感覺赤葦對我有深深的怨念(((抖

 

最後的超展開我已經無力回天了,想到什麼寫什麼結果變得如此詭異,就……對不起!!!(((跪

 

 

 

感謝看完的各位!!!(((跪

评论 ( 16 )
热度 ( 108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