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佐久葦》充電

 

 

 

 

 

看完比賽準備回到自己比賽所屬的場地時,發現那人正站在自己身後。

 

 

「赤葦小心!」

 

 

被木兔一把推到身後,像是小雞被母雞護住一般。但木兔那一推的力量可不是開玩笑的,赤葦整個人可以說是撞在牆上,然後又被木兔整個用背壓在牆上。

 

 

還沒被老鷹吃掉就先被母雞壓死了,赤葦這麼想著。

 

 

「告訴你,今天不……嗚哦!!!」

 

被赤葦一個手刀戳在腰上的木兔向旁邊跳開,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看過去,「赤葦你居然背叛我?!」

 

「你太誇張了,木兔前輩。而且你剛剛壓的太用力了!」

 

「哎,是嗎?對不起。」

 

對於木兔的道歉像是不以為意的擺擺手,整理了一下被弄亂的衣服、看向來人,「怎麼突然來了?」

 

 

但對方卻只是皺著眉頭,不發一語。心裡清楚對方反應所代表的意思,赤葦不動聲色的嘆了口氣、稍稍向前站了一步,但卻被木兔敏銳的察覺。

看著抓住自己帽子的木兔,眼中的認真讓赤葦不禁有些遲疑。但這樣的舉動卻讓對方的眉頭皺的更緊,伸出手想要拉過赤葦時,被木兔早一步的再次將赤葦擋在身後。

 

 

「平時就算了但今天不可以,我們等等還要比賽。」

 

「你在說些什麼啊,木兔前輩。」拍上前方背影的肩時,卻被那人回頭的眼神給震住。

 

 

認真且銳利,他什麼都知道。他跟他之間的關係。

 

 

「平常練習因為腰酸背痛請假我都可以當作不知道,但是等等就要比賽了,我不允許有這樣的差錯。你也不希望平時的努力都敗在這一刻吧。」

 

 

看著如此認真的木兔,赤葦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該先對被這麼明確點出平時請假原因感到害羞,還是先向對方的擔憂道謝?

 

 

「木兔前輩……」知道是認真的在擔心自己,也不好意思嫌棄對方多管閒事。但繼續僵在這裡也不是辦法,看向那難得嚴肅的金色眼眸,知道他不會輕易放行。

 

「我不會對他作什麼的。」

 

 

也許是察覺木兔只是想要個保證、又或是單純想要快點擺脫現狀,原本不發一語的人終於開口。

 

 

聽到這句話,木兔緩緩的轉過頭,雙手抱胸的看著對方,「你保證?」

 

「我保證。」

 

 

對此木兔仍然直直的盯著對方。

 

 

被這麼盯著的人有些猶豫了一下,鬆開皺著的眉,抬手拉下口罩,認真的望著赤葦,「我保證不會對京治作什麼讓他不舒服或是上不了場的事情。」

 

知道對方並沒有看著自己,但他剛剛的舉動足以表達自己的誠意。木兔也不再多說什麼,向旁邊邁開一步、看向赤葦,「自己注意時間回來,有帶手機吧?」

 

 

赤葦點點頭。

 

 

「那自己注意安全,不要到外面去冷到了。」撇了一眼等在一旁的人,「有危險就大叫。」

 

「是。」雖然有危險就大叫什麼的有些太誇張,但赤葦也只是微笑點頭,「那我去去就回。」

 

「嗯。」

 

 

經過木兔身旁時,一個輕拳撞在木兔的胸口,表達了感謝,隨著那人離開。

 

 

 

 

 

 

 

「要到哪裡去?」

 

 

跟在那人身邊已經走了五分鐘了,好像還沒有要停下的意思。而且對於自己的提問似乎也沒有要回答的意思。

 

 

「你不回答的話我要大叫囉。」

 

 

雖然自己也想像不出自己大叫的樣子。

 

 

「你才不會。」

 

 

看吧,連對方都不相信,如果是木兔的話,早就嚇的什麼都說了。

 

 

 

終於在一扇門前停下時,赤葦已經搞不清楚自己到底身處何處了。對方拉開門走了進去,赤葦觀察了一下周遭,看來就算大叫也不會有人聽見吧。

 

但仍舊毫不猶豫的跟了進去。

 

看起來像是倉庫的地方,裡面堆了不少雜物。關上門後,那人已經坐在堆疊的軟墊上看著他。赤葦對於這樣的舉動挑起眉。

 

 

「這裡是距離球場比較遠的儲藏室,所以幾乎沒有在使用。」

 

 

對於這樣的回覆赤葦還是沒有說話。

 

 

「我昨天已經有來稍微整理過了。」至少現在他坐的位置可以說是非常乾淨的。

 

「原來是預謀犯案嗎?」

 

 

看來是得到滿意的答覆,赤葦邁開步伐朝那人靠近。

 

 

「說是預謀有些誇張了。」伸出手將近在眼前的赤葦拉入懷中,「只是非常期待。」

 

 

被拉了一下的赤葦,正單腿屈膝的跪在那人雙腿間。對方拉下赤葦的風衣拉鏈,將手伸入外套內環在腰上,接著拉下口罩、將臉埋入赤葦的胸前。

 

 

「這又是在作什麼?」

 

「充電。」悶悶的聲音傳出,對方深吸了一口氣,「有京治的味道。」

 

「是洗衣精的味道吧。」

 

「不,是京治的味道。」左右磨蹭著臉。

 

「別這樣,很癢。」

 

 

對方停下動作,再次深吸一口氣。

 

對於這樣的舉動赤葦只覺得有些可愛,唇角微微勾起。將左手搭在肩上、右手繞道後腦順著黑髮,然後輕輕將下巴靠在對方的頭頂上。

 

長時間的靜止以及擁抱所帶來的溫暖讓赤葦有些昏昏欲睡,直到發覺原本掛在腰上的一隻手正開始下滑才稍稍清醒。

 

 

推著對方的肩膀稍稍退開身體、右手反折到身後按住對方的手,「你這樣犯規喔。」

 

「我什麼都還沒做。」

 

「等你做了就來不及了。」

 

「哼嗯。」

 

「不要撒嬌。」

 

 

被制止的手再次強硬的移動,最後停留在臀上。壓制在上的手似乎也只是作作樣子,隨著動作一起滑動。在對方停下後,順著手臂游移、挑起下巴,深沈、墨黑的眼中透露出些許的興奮。赤葦總是能恰到好處的挑起對方的慾望。

 

 

低頭靠近,幾乎鼻尖相貼時驟然停下,「不能再多囉。」側頭、親吻。

 

 

 

再次回過神時自己已經跨坐在對方的腿上,深知這個姿勢其實不太妙的赤葦強制的終結了這個吻。看著對方追過來的唇抬起手遮住,卻見到對方皺起的眉。露出微笑的貼近對方的耳邊,「比完賽再繼續。」

 

「比完賽你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那就只能先說聲抱歉了。」將頭靠在肩上,遮在對方唇上的手環在脖頸上。

 

「京治真狡猾。」臀上的手用力捏了一下。

 

對於這樣的動作赤葦也只是笑了笑、拍拍對方的背,「時間差不多了,我要走了。」

 

「哼嗯。」

 

「你真的很愛撒嬌。」

 

 

 

 

 

走出器材室發現靠在一旁的小見時赤葦愣了一下,然後是被突然的拉到一旁。

看著站在自己一左一右的猿杙及木葉兩位前輩,還有自己身後的鷲尾前輩時,赤葦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但猿杙卻是拍拍赤葦的肩膀,露出要他安心的微笑。

跟在赤葦身後走出的人,首先看見的是站在前面的小見及木兔,然後是被其他前輩包圍的赤葦。

 

這是什麼啊,護法嗎?

 

 

「時間到了,赤葦我們必須要帶走。」

 

 

你們都包圍成這樣了,我是能去搶嗎?

 

 

不等對方給出回應,梟谷的貓頭鷹們已經圍著赤葦慢慢走出了視線。

最後看見的是赤葦回頭的得意笑容。看來想要更加靠近不是那麼容易,對方猶如么女般被所有的哥哥們保護著,隨意靠近的話可能會死在他們的利爪之下。

 

難得的露出興奮笑容、拉上口罩,踏著步伐回到球場。

 

 

 

 

 

 

 

「話說前輩們是怎麼找到我的?」赤葦疑惑的看著依然圍在自己四周的三年級們。

 

「我們有木兔啊,他可是有赤葦雷達呢。」小見大力的拍了下木兔的後背。

 

「那是什麼啊?」

 

「其實只是猿杙去上廁所的時候剛好看到你們走進去而已。」

 

「前輩你跑到那麼遠的地方上廁所?」

 

「其實沒有很遠。」猿杙臉上的笑容看起來更明顯了些,「只是那個方向比較沒有人去而已。」

 

 

果不其然,話才剛說完就看見等等比賽的場地。赤葦走到休息區脫下外套準備熱身時,就瞧見也剛回到球場的那人。

從對方調笑的眼神可以猜出,剛剛那一陣長時間的亂繞,大概只是想躲開什麼吧。

 

 

 

 

 

--------------------------------------------------

 

 

 

我發現我總是不記得為什麼要寫這樣的文章內容的原因……orz

 

我只記得這個是想要看木兔玩老鷹抓小雞,然後小雞被壓死這樣(((這什麼可怕的遊戲!!!

 

 

不過也是因為最新的排球少年連載剛好大家都在看烏野的比賽,所以大家都聚在同一個場地上,想說比完賽之後應該會不小心碰面吧......大概......也許……可能……或許…….(((被揍

 

 

雖然木兔是梟谷的老么,不過赤葦感覺就像是梟谷唯一的妹妹,被所有高年級保護著(((這什麼奇怪的比喻

 

啊,好吧,想不到要說什麼了。

啊對,我真的很不會取名字(((捂臉(((倒地(((被揍

 

 

感謝看完的各位,希望各位看的愉快~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