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兔赤兔》成雙成對

 

 

 

 

 

一如既往的早晨,黑尾正在思考要做些什麼當作早餐。木葉剛醒來在餐桌前敲著碗等飯,木兔出去晨跑以維持他的體能,赤葦則是還在睡,沒有人敢去叫他。

直到木兔完成每日的基礎訓練、稍稍梳洗後,才開始執行這個艱難的任務。赤葦昨天剛結束所有的期中考試跟報告,算起來好像有一個月的時間沒有好好睡覺了,要讓他可以自己起床根本是天方夜譚吧。而且今天又沒有課,雖然赤葦總是說生活作息要正常,但是這樣的情況下怎麼可能還會正常啊,如果不叫他的話他大概可以直接睡到明天早上再起床都不是問題。

 

話雖如此,但木兔還是在心中祈禱赤葦會自己起床。正站在門口做著心裡準備的同時,就聽見房內傳來什麼東西翻倒的聲音,然後是雜亂的腳步聲。

 

 

是作惡夢嚇醒了嗎?

 

 

木兔思考要不要趕快進去安撫時,門就打開了,然後是赤葦摔出來的身影。

 

是的,摔出來。

 

幾乎沒有看過這麼驚慌失措的赤葦,大家一瞬間都傻了。想著到底是怎麼回事,房間裡面有什麼嗎的木兔,被衝出來的赤葦給推了進去,還關上房門。

 

正在捏飯糰的黑尾不是很想理他們的繼續著動作,木葉則是直接用筷子偷吃著白飯。兩人正想著原來赤葦怕蟑螂時,就聽見木兔淒厲的慘叫聲。

 

 

「嗚喔啊嘎嘎嘎嘎!!!」

「嗚哇嘎嘎嘎嘎嘎!!!」

 

 

嗯,今天的貓頭鷹慘叫怎麼有二重唱的感覺?

 

 

「冷靜!你冷靜!」

「對!冷靜啊,快放下手中的東西!」

 

 

不過他是在跟誰說話?

 

 

「不要激動啊赤葦,會死人的!!!」

「對啊真的會死的,會死掉的啊赤葦!!!」

 

 

嗯?赤葦?

 

 

黑尾跟木葉兩人都停下動作,對看了一眼,然後再轉頭看向將木兔塞進房間後就坐倒在地上的赤葦。

 

 

啊啊,不是的吧,那個赤葦又來了哦?!

 

 

難怪今天有非作飯糰不可的預感,黑尾心中想著。

還好我今天早上開始就有課,木葉心中慶幸著。

 

 

似乎是聽見裡面只正發生什麼不得了的事情,赤葦在地上掙扎了一會才爬起身,想要衝進去看看情況時,房門再次被打開,而站在門口的赤葦則是被衝出來的木兔給撲倒在地。

 

 

「赤葦救我!赤葦要殺我!」

 

 

所以到底是要救你還是殺你?

 

 

正在心中竊笑的黑尾與木葉兩人,在看見接在木兔後面走出來的人後,就發現他們笑不出來了。

 

接著走出的的確是赤葦,他臉上雖然帶著笑容,但是手上卻拿著木兔訓練用的啞鈴。

 

而且還是最重的那一個。

 

 

真的要死人了啊!!!

 

 

兩人驚慌的拋下手上的工作圍了過去,但也不敢太過靠近怕被波及。怎麼17年後的起床氣更可怕啊!一點長進都沒有啊!而且上次明明就很好啊!

 

但是在看見追在未來的赤葦身後出現的人時,又覺得一切都可以理解了。

 

一大早就看見兩個木兔的確是會讓人湧現滿滿殺意啊!

 

 

你還是安息吧,木兔。

 

 

黑尾回到廚房繼續捏著飯糰,木葉回到桌前繼續偷吃著白飯跟配料。把亂做一團的客廳當成一齣搞笑劇在看。

 

 

「你覺得最後會怎麼收尾?」將一個捏好的飯糰擺上盤子。

 

「王子吻醒公主?」塞了一口白飯。

 

「可是現在王子都快被公主殺死了啊。」

 

 

一個木兔躲在赤葦後面,另一個木兔抓著舉起啞鈴的手。

 

 

「不要激動啊赤葦,你如果殺掉他的話我也會消失啊!!!」

 

 

原本的動作突然停下了,兩個木兔以為他是聽懂了意思,但卻看他回頭看看身後的木兔,再看看躲在赤葦後面的木兔,然後又看了看自己的木兔。像是明白似的點點頭,正想著可以鬆一口氣的時候,卻沒想到赤葦將手上的啞鈴用力朝著這個世界的木兔丟去。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啊啊啊木兔光太郎你這混帳啊啊啊!!!」

 

 

被推在前面的赤葦也被迫發出驚恐的叫聲。雖然知道自己並非攻擊目標,但是他現在被木兔當成擋箭牌推在前面,難保不會被抓起來去擋那個啞鈴。

 

 

所以剛剛那句話根本就是火上加油啊!提醒著對方只要現在把這個世界的木兔弄死就可以永遠除掉木兔啊!所以說未來的木兔你都做了些什麼啊!!!

 

 

看到這樣的場景圍在餐桌旁的兩人再次驚慌的跑了過來,想著要一起壓制那個起床氣已經爆表的赤葦。

還好木兔的反應快閃過了那個啞鈴同時也記得把赤葦拉開,不然他真的要消失了。

但是攻擊miss的那個赤葦看起來倒是不開心了,用力的皺起眉頭。

 

 

「哎,糟糕……」

 

 

察覺到赤葦的表情,未來的木兔似乎是驚覺有什麼更可怕的事情要發生,放開赤葦的手開始後退,最後整個人躲進房內只剩下一顆頭偷看著。

 

 

這是什麼意思?!

 

 

所有人看著攻擊力大概可以算是最高的那個木兔躲藏起來,還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是那個赤葦要開始大開殺戒的意思嗎?!現在的故事走向是要進入什麼血腥暴力劇情嗎?!

稍稍回頭看了眼躲藏在房間裡的木兔瞇起眼,似乎是在警告他要他呆著別動,然後再次回身凝視著依然躲在赤葦身後的木兔,邁開步伐緩緩靠近。

 

 

怎麼辦,現在怎麼辦?要把木兔前輩交出去嗎?應該是只要把他交出去就會沒事了吧?反正他的目標是木兔前輩,所以只要把他交出去就可以結束了吧?!

 

 

像是確定作戰計劃後,赤葦嚥了下口水,準備趁木兔不注意時將他丟過去,卻發現後腦不知道什麼時候壓了兩隻手,是黑尾跟木葉。正想要開口問他們想做些什麼,就被用力的推向面前的赤葦,然後唇對唇的親了上去。

 

 

痛死了!!!

 

 

這是赤葦此時唯一的感想。

 

雖然突然,但這是可以解救大家的方法了。看著原本準備爆發的赤葦伸出手抱住被推過來的對象,緊皺的眉也放鬆,甚至還笑彎了眼時,大家就知道,危機解除。

躲在房裡的木兔也趁勢跑了出來,然後將兩個赤葦推了進去,關上房門。

 

門關上的瞬間可以看見赤葦求救的眼神,但眾人也只是跟他揮揮手,然後默哀0.5秒鐘。

 

 

「你們!!!」

 

 

像是終於意識到剛剛發生什麼事情的木兔跳了起來就想往房間裡衝,但卻被另一個木兔給架住。

 

 

「對不起啊,我們覺得只有公主可以吻醒公主了。」黑尾拍拍木兔的左肩,回到廚房。

 

「畢竟公主都要殺掉王子了。」木葉拍拍木兔的右肩,坐回餐桌前。

 

「你就這樣讓他們兩個進去了?!」開始掙扎著想要讓對方鬆脫,但卻發現鉗制的力氣遠超過他的想像。

 

「沒有辦法,你不懂赤葦抓狂起來真的很可怕啊!」將抓住的木兔放在客廳沙發上,「至少他還蠻喜歡自己的,所以絕對不會有危險的!」露出自信的笑容。

 

「什麼不會有危險,我的赤葦要是被他吃乾抹淨了怎麼辦?!」

 

「這個倒是不用擔心,因為已經吃乾抹淨了。」拍著木兔的肩膀,繼續微笑。

 

「……你說什麼?」

 

「嗯?我說已經被吃乾抹淨了。」

 

 

餐桌那邊傳來餐具掉落的聲音。

 

 

「……嗚哦哦哦!!!怎麼會?!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

 

「嗯?就是上次我被換過來那次啊。」

 

 

什麼,這傢伙有來過了我們怎麼都不知道?

 

 

廚房的兩人現在更驚嚇了。

 

 

「你是說……你被換過來那次?」

 

「嗯,對啊。我那時候不就告訴你了他們兩個可能在互……」

 

「嗚哦哦哦哦哦哦!!!閉嘴我不要聽!!!」

 

木兔捂上耳朵開始在客廳打滾,似乎試圖用這種方式來讓自己冷靜下來。

 

「你太吵的話赤葦會出來喔。」

 

「……」連崩潰的權利都沒有了,我的人權……

 

看著不會動的木兔,聳聳肩,然後起身走進廚房,「現在也只能等他們兩個自己出來了。我可以借用一下廁所嗎?」

 

 

黑尾跟木葉同時指著廁所的方向,木兔道了聲謝後走進浴室。看著那人的背影,黑尾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的繼續捏著飯糰,雖然手上的那個飯糰已經快要變成漿糊了。

 

 

感覺,剛剛聽到了可怕的消息啊……

 

 

而木葉則是呆滯一會,起身找著一次性的盥洗用具還有毛巾,遞給廁所裡的木兔。

 

 

赤葦那傢伙到底有多自戀啊,連自己都不放過。

 

 

再看看哭倒在客廳地上的木兔。

 

 

嗯,算了,總比這傢伙強多了。

 

 

 

 

 

一直到木兔完成盥洗,甚至是沖了個澡,那兩個赤葦都沒有從房間裡出來。黑尾偷偷撇了一眼身旁熟練的捏著飯糰的木兔,小心翼翼的問著,「他們兩個……會在裡面幹麼?」

 

「嗯?睡覺吧。赤葦昨天上班到挺晚的,幾乎是他剛睡著沒多久就換過來了。」將完成的飯糰裝盤,然後再次的盛起白飯。

 

「你上次是什麼時候來的,怎麼沒有看到你?」一旁已經偷吃飽的木葉趴在桌上有些彌留。

 

「不知道。上次來的時候我好像睡了一天一夜吧,總之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回去了。」然後開始收拾亂七八糟的房間還有亂來的赤葦。當然,這些他沒有講出口,不然還躺在地上的那個木兔大概要開窗跳下去了。

 

「能睡到一天一夜也是蠻厲害的。」難怪一點動靜都沒有。

 

「因為那天才剛結束連續比賽,剛好賽季告終可以放一個禮拜的假。」

 

「結束賽季?」躺在地上的木兔突然有了反應,以光速爬起坐到桌前,「所以未來的我是在幹麼?還在打排球嗎?」

 

「嗯?我不知道你未來會幹麼啦,但我是在……」

 

 

喀嚓。房門打開了。

 

 

原本輕鬆閒聊的氣氛突然凝重了起來。所有人像是定格般的停下動作,黑尾覺得有汗珠從他的背後滑過、木葉覺得身後有一股殺意。兩個木兔顫抖的轉過去看向打開的門,只看見未來的赤葦站在門口,只露出半張臉,毫無表情的看著他們。

 

 

這是在……拍驚悚片嗎?感覺他下一秒就會舉著刀子衝過來啊!

 

 

維持著上一秒的動作沒有人敢隨意亂動。

 

 

一二三木頭人都沒有這麼可怕啊!!!你快關門或是開門選一個好不好拜託!!!不然這裡有很多飯糰你要來一個嗎???怎樣都好不要站在那邊一直看卻什麼都不作!!!

 

 

還好這樣的情況沒有維持很久,站在門後的赤葦慢慢的走出房間、在木兔面前站定。當然,是他的木兔。

原本的木兔早就趁著空檔衝進房間去救他的赤葦了。

 

 

「木兔。」

 

「是!」

 

「我們談談。」

 

 

然後拖著木兔走進浴室。

 

 

拜託你們別出來了!!!黑尾跟木葉心中想著。

 

 

雖然如此,但在聽見浴室傳來水聲時,木葉還是認命的再次拿出毛巾掛在門把上。接著轉身回到餐桌前,拿出保鮮盒裝了幾個飯糰,「我要去上課了。」

 

「哎?可是現在才八點半啊,你不是十點才有課?」

 

「不管,我要去上課了!」將東西塞進背包,頭也不回的離開屋子。

 

 

就算去教室坐著發呆也好,我才不要待在這種感覺隨時會有生命危險的地方!!!

 

 

看著拋下自己偷逃走的木葉,黑尾覺得自己現在孤立無援。而在聽見浴室傳來的聲響後,一股怒氣開始上升。他大步的走到浴室門前,開始用力的砸門,「你們兩個現充不要太過分了!!!跑到人家家來做愛是什麼意思!!!一個木兔就已經很煩了現在又來一個是怎樣!!!」

 

 

沒有人回應。

 

 

「嗚哦哦哦哦!!!氣死我了!!!」知道裡面的人絕對不會理自己的抗議,發泄的踹了幾下後轉頭離開。

 

 

但在一回頭就看見躲在門後的木兔時,黑尾覺得他現在的情緒已經不是憤怒就可以形容的了。他學著木葉抓了幾個飯糰,準備出門。

 

 

看見唯一的正常人也要離開,木兔趕緊跑了出來,「黑尾你要去哪裡?」

 

「去上課!!!」

 

「可是你今天不是沒有課嗎?」

 

「閉嘴,我有課!!!」

 

「騙人,你明明就沒有!」

 

「我說有課就是有課!!!」甩上門,飛速的離開。

 

 

門上的吊飾因為過於用力而掉下,木兔只能認命的撿起掛好。有些無助的想著該怎麼辦。自己下午才有課而赤葦今天一整天都是空堂。想說乾脆蹺課留在家以免發生什麼事情,但是下午的課卻是絕對會點名而且不允許逃掉的必修。啊啊,怎麼辦呢……

 

剛剛進去時赤葦似乎還在半睡半醒的狀態,沒有完全睡著就還有對話的機會,稍微問了一下,兩個赤葦進到房間後真的就只有在睡覺而已。因為對方下班一回到家就累的攤倒在床上,還沒更衣也還沒梳洗,剛闔眼沒多久就跑過來了。

 

 

嗯,如果是這種情況的赤葦被吵醒的話大概也會氣到想殺他吧。木兔打了個冷顫。

 

 

無奈的抓抓頭,想著再去捏幾個飯糰放著以免他不在時赤葦餓肚子。但一轉身就看見另一個木兔房間裡走出來。

 

 

「你把那個赤葦放回去了?」

 

「對啊。」不然要放哪裡?

 

「嗚哇!」驚慌的跑回房間,他是真的很害怕那個赤葦會對他的赤葦做些什麼啊!但一打開門就看見自己的赤葦正跪在另一個赤葦的腿間,拉著內褲。

 

 

木兔覺得他現在很混亂。

 

 

「赤葦你在幹麼?」

 

「嗯?」看看門口的木兔,再看看自己手上的動作,然後一副你在說什麼廢話的表情看著木兔,「幫他穿內褲啊。」然後用力套上,躺倒在一旁。

 

 

總覺得只要是讓他們兩個待在同一個空間就是件危險的事情啊,不論誰會對誰出手。

但偏偏自己又沒有把他們分開的勇氣。看著已經纏上赤葦的另一個赤葦,而自己的赤葦也很順從的抱住對方,木兔覺得現在不知道該說崩潰比較好還是說失神比較好。但他還是默默的拿出手機開始拍照。

 

 

「原來你都偷偷作這種事情啊。」

 

 

後頭突然冒出來的聲音讓木兔嚇的手機差點飛出去,快速的轉頭擺出噤聲的手勢後繼續動作。對方也沒有再多說什麼轉身出去了。而木兔則是直到心滿意足後才收起手機,輕手輕腳的離開。

 

 

「你都不會這麼作嗎?」直到關上門後,木兔才提出問題。

 

「是說偷拍嗎?」

 

「嗯。」抓起飯糰開始啃著,「就是覺得某些時候特別可愛,會想要拍下來做紀念。」

 

「一開始會吧。」也跟著抓起飯糰,「但赤葦總是生氣。」

 

「對,他總是生氣……」

 

「不過後來發現他只是害羞。而且好好跟他說了之後其實他也可以接受的。」咀嚼了兩下,歪著頭,「但他還是害羞。」開始舔著手指上的米飯,「不過後來就有一種放棄的感覺。」

 

「……不是因為當了公關的關係嗎……」

 

「多少有可能吧。」擺擺手,又抓起一個飯糰,「但有些表情跟動作還是只有自己可以看到的,那些時候他就會特別害羞。」

 

「你都沒有阻止他嗎?」

 

「阻止什麼?去做公關?」

 

 

木兔點點頭。

 

 

「怎麼可能沒有,當初還鬧到差點分手。」像是又想起當時的情景,嘆了口氣,「剛開始還會後悔,不過現在倒是好很多了。」

 

「他為什麼要去作這個工作啊?」

 

「嗯,具體原因我不能說,赤葦剛剛警告我什麼都不可以說。不過他工作的地方還蠻安全的,所以說實話他其實也就是花時間跟別人喝酒聊天,偶爾特別活動時會穿的少一點。」將手上的飯糰消滅,「反正別人只能看,不能碰、不能摸甚至連拍照都不可以。以前高中游泳課也是穿那麼少,這麼想就會有些釋懷了。」

「而且你別看他那樣,他要是真的生氣起來,連我也壓制不住他。」

 

 

難怪你剛剛躲那麼遠。

 

 

看著對方似乎是吃飽般的心滿意足模樣,木兔覺得心裡有些鬱悶。繼續咬著手上的飯糰但卻不知道在煩惱什麼。

 

一旁的木兔站起身,拍拍他的腦袋,「未來的事情還很難說,而且這麼多種可能也未必會走向跟我們一樣的選擇。」轉頭,打開冰箱,「裡面的食材都可以用嗎,我想再做些赤葦喜歡吃的東西。」

 

「嗯,可以吧,今天剛好要去重新添購。」

 

 

看著對方發出歡呼然後輕快起來的動作,木兔覺得,他還是很鬱悶。

 

 

 

 

 

直到接近中午木兔才想起他在鬱悶什麼。

 

 

下午該怎麼辦?

 

 

看著依舊毫無動靜的房門,期間也是有偷偷打開看過幾次,但兩個赤葦都睡得很熟,完全沒有醒來的意思。木兔偶爾會偷拍幾張照片,另一個木兔則是會跑進去偷親幾下然後跑掉。看著對方如此親密的動作,木兔也想試試看但卻提不起勇氣。

 

嘆口氣傳了訊息給黑尾問他下午會不會回來,但卻被已讀不回。

 

 

嘖,可惡的黑貓。

 

 

再傳了訊息請木葉幫他請了下午球隊練習的假,也是已讀不回。

 

 

我是被全世界放生了嗎。木兔覺得有點消極。

 

 

再次拿起手機開始傳訊息給正在睡覺的赤葦,想著反正他手機永遠都是震動,而且從來不開訊息提示的所以沒有關係時,就看見已讀表示。一直瘋狂按著哭泣貓頭鷹貼圖的手突然停下,然後在楞了三秒後覺得自己的死期不遠了。接著在房門打開的瞬間從椅子上摔落。一旁的另一個木兔不知道是被門打開的聲音嚇到還是被摔下椅子的動靜嚇到,整個人跳了起來。

 

率先走出來的是原本的赤葦,而且直直的朝著坐在地上的木兔走去。然後跨過他身上坐下、緊緊抱住磨蹭。

一開始嚇的不敢動作的木兔先是觀察了很久,才發現赤葦大概是在跟自己撒嬌,輕聲的問著要不要吃點東西,在得到肯定的回覆後將對方扶到餐桌前開始張羅著。

 

而另一個赤葦則是遲遲沒有動靜,讓另一個木兔只能小心的走進房內一探究竟。雖然在看見床上的赤葦睜著眼睛看他時倒抽了一口氣,但發現對方沒有攻擊的意思後才慢慢的摸上床,心滿意足的抱了幾下後接著問著需要些什麼。

 

 

 

 

 

正在餐桌前慢慢啃著飯糰的赤葦在看見另一個赤葦被抱出來時噎了一下。木兔在後面緊張的又是拍背又是倒水的。但對方卻只是在他旁邊坐定後笑著看他咳到滿臉通紅。

在赤葦覺得自己快要喘不過氣時另一個木兔已經倒好牛奶放在他們兩個面前,然後一人一匙蜂蜜攪拌著。

 

 

木兔覺得他看見兩個赤葦的眼中都放出了光芒。

 

 

在高級蜂蜜牛奶的安撫下,兩個赤葦相安無事的用完了午餐。

 

但下午的事情還沒有解決。

 

 

「不會有事的,他又不會對我怎麼樣。」赤葦頭也不抬的小口小口抿著牛奶。

 

 

但我怕你對他怎麼樣。不過木兔不敢講。

 

 

「不然你把木兔也帶走好了,這樣就不用擔心了。」另一個赤葦也是頭也不抬的喝著牛奶,偶爾伸出舌頭舔去杯壁的殘餘。

 

 

所以說了重點是你啊!而且你一定要用什麼情色的方式喝嗎?當然,木兔還是不敢講。

 

 

「嘿哎~跟他去學校嗎?好像很有趣啊。」

 

 

一點都不有趣啊,你們可以好好想想我的心情嗎!!!

 

 

「那就這麼辦吧,木兔你跟木兔去上課。」

 

「木兔前輩別忘記跟木兔前輩去添購食材。」

 

 

看著兩個赤葦開心的拍板定案,木兔決定要融化在這張椅子上,誰都別想趕走他。

 

 

 

 

 

當然一切都只是說說而已,尤其是在看見兩個赤葦眼中冒出的殺氣時。他認命的收著背包、拿下冰箱上的便條紙,打開寫著食物的小罐子拿出錢,然後再傳了訊息給黑尾跟木葉要他們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說一聲後,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出門。

 

另一個木兔則是穿著他的衣服、他的褲子、他的鞋子跟在他後面。

 

兩個赤葦正坐在沙發上商討下午的活動。但木兔看不懂他們在兩秒內完成的眼神交流。等發現的時候他們已經點頭達成共識然後把他們兩個丟出門了。

 

木兔這輩子第一感受到什麼叫做被拎起來。到底是哪裡來的怪力……

 

 

「去學校之後要怎麼解釋我們的關係?」身後的人一派輕鬆的觀察周遭,似乎是覺得有趣。

 

「不知道。」他現在覺得很沮喪。

 

「說是你哥哥嗎?」

 

「我才沒有這麼老的哥哥。」

 

「臭小鬼。」

 

「你這樣罵我也等於是在罵你自己。」

 

「沒關係,反正我現在已經不是了。」將雙手背在腦後,「但你還是。」

 

「……你都這麼幼稚的嗎!」

 

「跟你一樣囉,這個倒是一點長進都沒有。」

 

「……」木兔覺得這個人很煩,真的很煩,超級煩的!!!

 

「幹麼這樣看我,我們可是同一個人。」露出燦爛的微笑,「所以你罵我的話也是在罵你自己呦!」

 

 

看著對方跟自己一模一樣的笑臉,但卻多了一分成熟氣息。也許未來的自己的確是比自己更加沉穩,但說真的,

 

 

他真的是有夠煩的啊啊啊啊啊啊!!!

 

 

 

 

 

剛進到教室內還沒有人發現,木兔偷偷的找了角落的位子坐下,期盼時間可以過得快一些。

趴在桌上擺弄著手機,看著傳出去的訊息沒有半點回應,木兔覺得更加沮喪,再來個打擊他就可以進入消極模式了。

 

 

「等等要上什麼課啊?」

 

「運動生理學。」

 

「嗚哇,麻煩!!!」

 

「跟你一樣。」

 

「你也不遑多讓。」

 

「嘖。」

 

 

撇了對方一眼,木兔從背包內拿出課本。此時一旁有同學靠了過來。

 

平時總是吵吵鬧鬧進教室的木兔今天這麼安靜不太尋常啊,這麼想著的同學們想看看今天的木兔是怎麼一回事,但在走近後就發現一旁的另一個木兔,頓時遲疑了起來。

 

 

「木兔,這位是……?」

 

「嗯?」看向同學疑惑的表情,果然,是瞞不住的,「我爸。」

 

「呃……是、是伯父嗎。」

 

 

一旁的木兔倒也沒有反駁,只是挑挑眉。

 

 

「對,他今天剛回國無處可去,所以跟著我來了。」

 

「這樣啊。」朝著另一個木兔稍稍鞠躬,「伯父好。不過伯父看起來好年輕啊。」

 

「當然,因為我18歲就生這個臭小鬼了。」轉頭拍拍木兔的肩膀,「對吧,光太郎。」附帶一個誇張的笑容。

 

 

嘖,這樣還整不到你。

 

 

雖然千百個不願意,但還是露出笑容贊同著對方的話,「對,沒有錯。」

 

「那木兔的媽媽一定也很年輕囉?」

 

「的確是呢,小我一歲。啊啊,想想那時候還真是辛苦啊,光太郎這孩子總是亂跑亂跳的永遠靜不下來,跟個猴子一樣。」

 

「猴……猴子?!」居然說我是猴子?!

 

「記得還有一次他洗好澡之後光著屁股就跑去公園跟其他……」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聽到這裡,一旁的木兔飛撲了過來捂住他的嘴阻止對方繼續說下去。

 

 

他都忘了,他們兩個是同一個人,自己小時候發生糗事他一定也知道。而且就算說出來也絕對是他丟臉,對方根本不痛不癢啊!

 

 

看向對方展露勝利的眼神,木兔覺得自己已經奠基在金字塔的底部,永無翻身的機會。

還好上課鈴及時拯救了木兔,不然他真的不知道對方還會說出什麼。

 

 

那個世界的人,都一定要這樣嗎……

 

 

 

 

 

好不容易捱過漫長的三節重課,木兔覺得他已經全身虛脫了。不只要認真上課,連休息時間都要應付好奇的同學。

 

木兔第一次覺得太過顯眼也不是件好事。

 

踏著沈重的步伐、拖著疲憊的身軀,推著購物車在賣場裡四處晃著。如果可以,還真想坐進去裡面。

看看手上的紙條,將日常生活需要的物品一一丟入車內,接著才走向生鮮區。

 

 

晚餐吃什麼呢?那兩個叛徒回來吃飯嗎?

 

 

木兔靠在推車上思考晚餐菜色,順便傳訊息給消失一整天的黑尾跟木葉。另一個木兔則是站在水產區前認真的挑選。看著排成一列的秋刀魚,皺起眉頭。接著眼明手快的指向剛剛才被擺上、被其他同類給壓住的一條。

接過店員遞來的塑膠袋後掂了掂重量,心滿意足的走回推車。此時的木兔依然在思考晚餐的搭配。不理會故作深沈的木兔,這次是來到肉品櫃前,拿了雞肉跟豬肉以及少許牛肉後再次回到推車,期間還順道拿了雞蛋跟麵粉。

 

木兔仍舊毫無動靜。

 

目標改向蔬果區,揀著新鮮的蔬菜,但表情看起來有些煩惱。

 

 

「這個季節沒有油菜花啊。」將東西放回推車時抱怨了一下。

 

「嗯?什麼?」已經不知道神遊到哪去的木兔終於注意到被堆滿的推車,「你也拿太多!」

 

「不是還有黑尾跟木葉嗎。」

 

「他們兩個會不會回來還不知道呢!」

 

「你就傳訊息跟他們說有新鮮的秋刀魚還有炸雞他們就會回來了。」這招屢試不爽。

 

「喔。」

 

 

傳完訊息後再拿了些清單上的東西,便完成購物。而且如願的在賣場門口看見許久不見的兩人。

 

 

為了吃你們還真是……

 

 

無奈的將手中的提袋分配出去,木兔表示對這兩個只想到吃的傢伙他深深的鄙視。

離開前傳給赤葦的訊息一直到他們回到公寓都還是未讀的狀態,大概是在睡覺吧。他們兩個光是那樣抱在一起就可以睡一個下午了。但總覺得隱約有著奇怪的預感。讓他每次都搶第一個衝進去的慾望卻步了不少。

 

但等到黑尾打開門之後,木兔有些後悔自己沒有第一個衝進去。

 

站在門口的是赤葦。是另一個赤葦。是穿著圍裙的赤葦。是穿著裸體圍裙的赤葦。

 

 

「歡迎回來。」附帶職業性的笑容。

 

 

黑尾手上的袋子掉在地上。還好裡面沒有雞蛋,木兔想。木葉一瞬間立刻轉過身背對著那個畫面,臉上的表情大概是驚恐。另一個木兔則是沈默的將手上的東西交給轉過來的木葉。

看著毫無反應的眾人,赤葦歪了歪頭,似乎覺得有些不解。

 

 

「上次不是說想看裸體圍裙嗎?」

 

 

並沒有!!!那是你自己說的!!!

 

 

「啊!」像是想起了什麼,赤葦一手握拳的敲在另一隻手的手掌上,「是那個吧,經典臺詞。」只見他放下雙手,輕輕撩起圍裙的裙擺,「要先……」

 

 

但什麼都還沒有說完,就被一個人影給扛了起來,朝著房間飛奔。

 

 

「先吃你!!!」還附帶了這樣的宣言。

 

 

看著風似的消失的兩人,其餘三人愣在玄關處久久不能恢復。

 

 

「所以說不可以讓他自己待在家裡啊!!!」黑尾崩潰的倒在地上。

 

「但赤葦也在啊!!!」將黑尾丟在地上的袋子撿起,木兔朝著廚房走去。

 

「赤葦有什麼用!!!你不知道他根本就拿他沒轍嗎?!」悔恨般的捶著地板。

 

「哎,說到赤葦,」木葉跟在木兔身後張望著,「怎麼沒有看到赤葦?」

 

「哎?!」

 

 

對,赤葦呢?

 

 

驚慌的木兔將東西塞給身後的木葉著急的想要去尋找從剛剛就不見蹤影的赤葦。然後在房間門口發現了被棉被包的跟粽子一樣的赤葦,嘴裡還被塞了毛巾。

慌張的將口中的毛巾取出,心疼的將赤葦抱起,「赤葦你怎麼弄成這樣,是誰幹的!」

 

「還能有誰。」你以為我可以辦到這種把自己綑起來的事情嗎?

 

「可惡那傢伙!」丟下懷中的赤葦,打開身後的房門,大步的踏了進去,「可惡你......」但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裡面的景象嚇的說不出話。

先是愣了三秒,才火速的退了出來、關上房門。將背抵在門上,看著還在地上蠕動的赤葦,表情像是快要哭出一樣,「赤葦......」

 

「嗯?」正努力扭動著想要掙脫。

 

「我覺得我眼睛會瞎掉......」

 

「蛤?」停下動作,抬頭看向木兔,臉上的表情像是在說你的腦子有洞嗎,「與其擔心這種事情,還不如趕快來幫我解開啊木兔光太郎!!!」

 

 

聽起來赤葦已經快要無法忍受了,木兔趕緊將他鬆綁。

 

終於逃脫出來的赤葦先是鬆了一口氣,然後拿起棉被、打開房門,使盡全力的將棉被朝著床上的兩人甩去。一旁看著這連串動作的木兔還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赤葦早就關上門隔絕裡面傳出來的木兔的慘叫聲及赤葦的笑聲。

看了眼還蹲在地上的木兔,皺著眉頭,「看什麼,別檔路我累死了。」繞過木兔,趴倒在沙發上。

 

 

房間裡的人安靜了一會,接著才聽見開門聲。只見木兔眼中含著淚、垂頭喪氣的走了出來,「赤葦你好狠心,要是我以後都不行了該怎麼辦。」

 

「我會很開心的。」

 

「那赤葦怎麼辦啊!」

 

「也會很開心的。」

 

「怎麼可能,你亂說!」

 

「我們是同一個人,相信我,很開心的。」

 

 

正在廚房收拾著東西的木兔覺得這對話怎麼聽怎麼怪,雖然聽不出到底在談論什麼,但卻覺得有些隱隱約約的被攻擊感。

 

 

 

 

 

 

 

晚餐在兩個木兔的合作下顯得異常豐盛。這讓眾人從一早開始就受到驚嚇的神經舒緩了不少。原本稍嫌安靜的餐桌也逐漸熱鬧起來。

一開始只是普通的話家常,或是聊聊學校的生活。但鑒於木兔這個愛出風頭的個性,總是會不經意的開始炫耀起什麼。

 

今天的炫耀對象就是,赤葦。

 

 

「我的赤葦很可愛啊,雖然有時候早上起床氣很可怕,可是沒睡醒迷迷糊糊的樣子真的很可愛啊!!!」

 

「喔,我的也是啊!」

 

 

廢話,你的那個也是赤葦啊!黑尾在心中默默的吐槽。

 

 

「我的赤葦身材真的很好呢,雖然看起來瘦瘦的但其實穿衣服怎麼穿都好看啊!!!」

 

「我的赤葦也不遑多讓啊!」

 

 

說什麼蠢話,因為他們根本就是同一個人啊!木葉鄙視的看了兩個木兔一眼。

 

 

「我的赤葦排球打得很好喔,每次都可以舉出我想要的球!!!」

 

「嗯嗯,我的赤葦也是這樣。」

 

 

你們兩個到底有什麼問題啊?一直被討論的對象赤葦正在心中默默的燃起火焰。

 

 

這樣漫無目的就是想跟對方炫耀的對話,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了差錯。

 

 

「我的赤葦技術很好喔!!!」

 

 

嗯?另一個赤葦總覺得自己的那個木兔好像要開啟什麼奇怪的話題,挑挑眉。

 

 

「技術很好?」

 

「就是那個啊!」舉起手,比出了一個隱晦的手勢。

 

 

在場的所有人,除了正在專心吃飯沒有認真注意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的赤葦以外,其他人都了然於心。

 

 

「你!!!」木兔對於另一個木兔這麼突然的舉動先是嚇了一跳,然後偷偷看了自己的赤葦一眼,發現對方並沒有注意到之後才不服輸的回應,「我......我的赤葦只是青澀了一點!!!」

 

「那就是技術不好嗎。」

 

「是青澀!!!」

 

「技術不好。」

 

「青澀!!!」

 

 

終於意識到兩個木兔好像吵起來的赤葦,將視線轉了過去。但卻突然被坐在旁邊的赤葦捂住了耳朵。

這樣的舉動讓他默默的遞了一個眼神過去。

 

 

你幹麼?

 

這不是小孩子可以聽的。

 

我才不是小孩!

 

但在場就你未成年。

 

未......等等,他們該不會在討論什麼奇怪的話題吧。

 

誰知道呢。聳聳肩。

 

不行不行,我要知道木兔前輩都說了些什麼。放下筷子想將耳朵上的手移開。

 

你不會想知道的。雙手開始施加壓力。

 

嗚啊啊啊啊啊啊痛痛痛痛痛痛痛痛我的頭要被你擠爆了啦!!!

 

啊,抱歉,一個不小心就太用力了。附帶毫無歉意的微笑。

 

你根本就是故意的!!!眼眶泛淚的瞪了過去。

 

好啦好啦,別生氣嗎,快吃飯吧,乖。

 

不要把我當小孩子哄!!!

 

 

「我說,眼神交流可以交流到這麼複雜的事情嗎?」一邊的黑尾看著兩個赤葦對望許久,總覺得他們的眼中都可以冒出對話框來了。

 

「不知道。不要看,很可怕的。」大概是因為從高中開始就跟這兩個人相處了,木葉完全放棄去參與其中。

 

「我覺得他們這樣有點可怕。」兩個一模一樣的木兔在討論到私密到不行的話題,原本只是在炫耀技術什麼的,後來不知道為什麼開始扯保險套跟潤滑之類的,然後現在正交頭接耳的不知道再說些什麼。總覺剛剛隱約有聽到另一個木兔說要傳授什麼技巧給他。

 

 

你們是變態大叔嗎?

 

 

「別擔心,趕快吃完趕快走就是了。把他們當空氣他們就不會理你了。」過來人木葉依然淡定的吃著豐盛的晚餐。對於對面的兩個赤葦還在用眼神交流這件事完全的視而不見。

 

 

 

 

 

好不容易結束詭異的晚餐,大家都洗完澡後,就到了黑尾跟木葉最期待的房間分配時間。

 

 

上次這麼輕易的就結束了真是太無趣了。黑尾趴在沙發椅背上看著在房裡爭吵的木兔們。

這次多了一隻木兔,相信會變得更加精彩。木葉正翹著腳聽著兩個木兔吵架。

 

 

「所以說我要跟我的赤葦睡!!!」

 

「難道你要讓我的赤葦睡地板嗎?」

 

「不是。可是我不能讓兩個赤葦一起睡!!!」

 

「為什麼不行,他們兩個睡不好嗎,這樣赤葦都有床可以睡啊!!!」

 

「你不懂他們兩個上次一起睡最後超可怕的!!!」

 

「有什麼好可怕的,他們都已經把對方吃乾抹淨了!!!」

 

「嗚喔喔喔喔喔喔!!!閉嘴,不要再提這件事情了!!!」

 

「不然你說要怎麼辦?四個人都睡在床上嗎?」

 

「床會垮的啊,你那麼大隻!!!」

 

「你沒有資格說我大隻!!!」

 

「那個,我可以睡地板的。」赤葦有些無奈的想要打斷這個沒有意義的對話。

 

 

「「不可以!!!」」兩個木兔同時否決了這個提案。

 

 

「我可以跟赤葦一起睡地板的。」另一個赤葦似乎只是好玩而已,隨口說出了一個方法。

 

 

「「你休想!!!」」再次的被兩個木兔駁回。

 

 

「那不然你跟我的赤葦一起睡床上,我跟你的赤葦一起睡地板好了。」

 

「這樣有什麼意義嗎?而且為什麼要分開啊?!」

 

「至少我不會對你的赤葦作什麼。」擺擺手,「但我不能保證我的赤葦不會對你做什麼。」

 

「我不要!!!」這怎麼聽都很可怕啊!!!

 

 

很精彩啊。黑尾小聲的說著。

嗯,超精彩的。木葉點頭認同。

 

兩個人小動作的完成了一個擊掌。

 

 

「不然我去跟木葉前輩睡好了。」赤葦抱起自己的枕頭。

 

「那我去跟黑尾睡好了。」另一個赤葦朝著黑尾投以微笑。

 

 

拜託不要把我們拖下水啊!!!我們錯了對不起!!!黑尾跟木葉心中崩潰吶喊著。

 

 

「「不可以,那你們兩個去睡床!!!」」兩個木兔同時阻擋著赤葦們的前進路線。

 

「搞定。」拉住還抱著枕頭沒有反應過來的赤葦,進到房間內躺好。

 

 

看著兩個赤葦躺在床上開心的扭動身體、喬著姿勢,木兔總覺得自己好像中計了。

 

 

「那我去跟木葉睡好了。」木兔心碎的抱起自己的枕頭。

 

「那我就只好去跟黑尾睡了。」另一個木兔無奈的聳肩。

 

 

「「你們兩個給我睡客廳!!!」」黑尾、木葉大聲的反駁了想要來併床的兩人,飛也似的逃回房間,並將房門上鎖。

 

 

被毫不猶豫而且冷淡拒絕的木兔們,顯得有些失落。

 

無奈的兩人,在客廳繞著圈,似乎是想要找一個可以睡覺的地方。房間裡的赤葦則是覺得這兩個人的行為實在是很有趣。

而另一個赤葦早就脫光衣服只剩內褲在床上躺好了。但看到失落的兩個木兔還是無奈的嘆口氣,起身走到門口,「所以說你們兩個幹麼不睡在房間的地上就好了。」

 

聽到這樣的建議,兩個木兔像是發現了什麼寶物一樣瞪大眼睛。

 

 

啊啊,兩個呆瓜。無奈的搖頭,回到床上躺好。

 

 

但卻沒想到兩個木兔爭先恐後的衝進房間,結果卻互相把對方卡在門口。

因為他們誰都想要搶到距離赤葦最近的位子躺下。

 

 

「走開,這是我房間應該我先進去。」

 

「說什麼傻話,你不知道敬老尊賢嗎?」

 

「說什麼敬老尊賢,是有多老啊你。」

 

「不是你爸嗎?」

 

「閉嘴!」

 

 

「你們再不進來我就關門囉。」終於無法忍受的赤葦,站在兩人面前用陰沉的表情看著他們。

 

「等等,可是我們......」「「嗚哇!!!」」

 

 

還來不及把話說完,兩個木兔就被另一個赤葦給過肩摔摔了進來。

 

第一次看到可以同時過肩摔兩個人的赤葦對於另一個赤葦的武力值上限又刷新了不少。在心中默默記下絕對不可以惹他生氣後,故作鎮定的關門,上床睡覺。

 

 

 

 

 

 

 

隔天一早自動起床的木兔,在看見空蕩蕩的身旁後,知道他們終於回去了。

 

 

拜託這輩子都不要再來了好嘛!摀著臉在心中吶喊。

 

 

小心的坐起,慢慢的滾到床上,但卻發現赤葦的情況不太對。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赤葦!赤葦!你快醒醒,為什麼你又沒穿內褲,你們昨天......嗚噗!!!」

 

 

在挨了赤葦的一拳,木兔光太郎才再次的想起,昨天的鬱悶不是因為下午不在、也不是擔心另一個赤葦對他的赤葦作什麼,而是他依然忘記問正確的叫赤葦起床的方法了。

 

 

 

==================================

 

 

 

而回到原本世界的兩人。

 

 

「赤葦你手上那是什麼?」

 

「嗯?」看看手上的東西,「內褲吧?」附帶微笑。

 

 

木兔無奈的撇撇嘴,那邊的木兔大概要瘋了。

 

 

 

 

 

-----------------------------------------------

 

 

 

這次試著帶上木兔一起亂跑,結果事情變得很失控,木兔真的很煩啊!!!

(((木兔:又我了?!每次都我?!

 

 

兩個赤葦依舊相親相愛,兩個木兔倒是在互相傷害,不過黑尾跟木葉每次都遭殃,他們應該很想搬家吧?

 

(((黑尾、木葉:不是很想,是超想!!!

 

 

感覺不特別有趣,果然木兔太失控了,很難駕馭(((攤手

(((木兔:明明就是你的問題!!!

 

 

嗯,取名依舊……隨興……(((捂臉

 

 

希望有娛樂到大家~!!!

评论 ( 8 )
热度 ( 42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