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兔赤兔》手

 

 

 

 

「赤葦的手指很漂亮啊。」

 

「真的耶,又直又細長。」

 

「謝謝。」

 

 

看著隊上兩位經理圍在赤葦身邊抓著他的手像是在研究什麼,木兔不禁也好奇的靠了過來,「什麼什麼,什麼東西很漂亮?」

 

 

「木兔你走開,全身都是汗!」

 

「為什麼這麼嫌棄我啊!!!」

 

「誰叫你是木兔光太郎。」

 

「我的手指也很漂亮啊,快來稱讚我!」說完,也伸出自己的手疊在赤葦的手上。

 

「木兔的手看起來就是男生的手啊。」

 

「我本來就是男生啊。」

 

「可是你看人家赤葦的手就不會像你這樣。」

 

 

將赤葦的手舉高至木兔的面前。的確,與木兔相比赤葦的手指的確是較為細長,而且似乎是平常有在保養看起來也較為白皙。不過指腹以及手掌上靠近指縫位置的硬繭倒是不少。

 

 

「嗯~!」仔細著觀察面前的手掌,木兔皺起眉頭,然後也抬起自己的手貼了上去,「嗚喔!!!手指居然比我還長!!!」

 

「真的耶,木兔光太郎你怎麼回事。」

 

「什麼我怎麼回事,你應該問赤葦的手怎麼回事!」比較著兩人的手指長度,前前後後的看著,「赤葦你的手是怎麼回事?」

 

「前輩你就算這麼問,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

 

「赤葦你會彈鋼琴嗎?」白福將赤葦的手從木兔手上拔開,揉捏著上面的硬繭,「感覺這不是打排球就可以磨出來的啊。」

 

「鋼琴嗎?稍微會一點點吧。」

 

「哎~好厲害,難怪氣質跟其他人就是不一樣。」

 

「我也會啊!」

 

「你會什麼?」

 

「彈鋼琴啊,我也會!」

 

「真的假的,你會?」

 

「嗯嗯,一隻手指頭的話。」

 

 

看著面前木兔驕傲伸出的食指,白福先是沉下臉,然後抓住那隻手指開始扭轉。

 

 

「嗚哇!!!白福你幹什麼快放手啊,要斷掉了要斷掉了啊!!!」

 

「我讓你彈鋼琴!!!」

 

 

看著開始攻擊木兔手指的兩位經理已經無暇再理會自己,在收回手之後也稍微看了一下,鋼琴嗎?的確是很久沒練了。輕輕的揉捏關節,也許該找時間練習一下。

 

 

 

 

 

經過木兔跟經理的這麼一鬧,倒是讓赤葦回憶起不少過去的事情。

 

還沒上小學的時候的確是被媽媽送去學了鋼琴,因為手指很長很適合。不過到了小學因為對排球產生了興趣所以有點稍稍怠惰。光是練習時間的分配上就很麻煩,再加上這兩項都是需要頻繁使用到手的活動,那時候的確是花費不少心思在保護手啊。

 

想到這赤葦稍稍轉了下手腕、動動手指。

 

不過還好小學時的排球除了發球之外倒是很少會使用到上手來托球,受傷的機會倒是少很多。但到了中學就開始頻繁的使用起來。想起曾經因為打球手指受傷而無法練琴時老師的表情,赤葦不禁打了個冷顫。這大概是少數可以讓他這麼害怕的時刻了。

 

 

啊,那個,最近好像也有點怠惰了,因為都在準備比賽的緣故。說起來今年的檢定報名好像快要到了,是不是該去試試看呢?

 

去年因為剛升上高中,除了適應課業外也還在適應強度完全提升一個等級的球隊訓練,導致自己幾乎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練習所以直接放棄了檢定,想想今年大概可以試試看吧。

 

在心中排定日程表之後赤葦似乎做出了決定。

 

 

梟谷好像也有樂團吧,去問問能不能稍稍借用場地練習好了。

 

 

 

 

 

木兔覺得最近赤葦很難找。

 

晨練之後就跑不見蹤影,以前就算早自習有小考也沒有看他跑這麼快過。中午時間也是,幾乎是一口一個飯糰的了結午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在擔心我們搶他食物呢,不過還真虧他不會噎到。然後是最近的自主練習......

 

 

赤葦完全拒絕他的邀請啊,完全的,毫不留情的。而且幾乎在看到他打開嘴巴的一瞬間就抓起所有的裝備衝出體育館,這是怎麼樣的一個堅定信念讓他可以如此的迅速啊。

 

 

 

 

「不覺得,赤葦最近很奇怪嗎。」木兔雙手交握的放在面前,將下頜靠上手指遮住嘴巴。

 

 

你現在這樣才奇怪吧,是在偷別人的POSE嗎。以為是碇司令嗎。眾人心中吐槽。

 

 

但似乎也知曉如果沒有人給他回應的話,他就會繼續糾纏下去,直到所有人抓狂為止。

 

 

「哪裡奇怪,他不是一直都這樣嗎?」

 

「你看他最近晨練結束都跑超快的,幾乎可以說是一瞬間就不見了。」

 

「大概是最近在準備考試吧,怎麼說他也是升學班。」同為升學班的鷲尾在一旁點頭附和。

 

「中午也是,從來沒有看過他吃東西這麼快過。而且吃完就不見了,那他幹麼還特意過來一起吃呢。」

 

「大概是最近在準備考試吧,怎麼說他也是升學班。」同為升學班的鷲尾在一旁再次點頭附和。

 

「還有練球結束之後,居然拒絕了我的自主練習邀請,他以前從來都不會這樣的。」

 

「大概是最近在準備考試吧,怎麼說他也是升學班。」同為升學班的鷲尾在一旁繼續點頭附和。

 

「你們是不是一直在用同一句話再敷衍我?」

 

「大概是最近在準備考試吧,怎麼說他也是升學班。」這次鷲尾沉默了,因為他發現牛頭不對馬嘴。

 

「......」

 

「......」

 

「......」

 

「......」

 

「......」

 

「你們果然是一直在用同一句話敷衍我!!!可惡,虧我還這麼認真的在問你們!!!」

 

「哎不是,你問這問題也沒有人知道,你幹麼不自己去問赤葦啊!」

 

「如果可以抓到他的話我會不問嗎?你沒看他最近真的是只要視線一離開他身上他就消失了啊!!!他是用飛的嗎?用飛的嗎?!」

 

「是不是你對他做了什麼啊?」

 

「我才沒有對他做什麼,若真要說有也只是把日誌丟給他寫而已!可是他最近都逃走了把日誌丟下所以我不得不自己寫啊!!!我很困擾你知道嘛!!!」

 

「所以你找他的重點只是因為日誌沒人寫嗎?!」

 

「當然不是啊!雖然自己寫日誌很困擾但是找不到赤葦我更困擾啊!!!」

 

「你在困擾什麼,木兔前輩?」

 

「呣嘰!!!」

 

「呣機?」

 

 

沒有預料到自己正在談論的對象突然地出現在自己身邊,木兔發出了大概是他這生中最詭異的聲音。而其他人在聽到這樣的叫聲後,紛紛轉過頭去偷笑。

 

 

「赤赤赤赤赤赤赤赤葦?!」看著在自己身邊坐下的赤葦,木兔覺得他話都說不好了。

 

「是?!」雖然不懂為什麼木兔要這麼驚訝,但赤葦還是照常的拆開午餐的包裝,大口咬下。好久沒有這麼放鬆心情的吃午餐了。

 

「你今天怎麼會來!」

 

「我每天都有來啊,木兔前輩。」

 

「不是,你今天怎麼還在!」

 

「可是我才剛來啊。」還在什麼的,根本就不成立啊。

 

「不是,你......我......嗚嘎!!!」

 

「如果木兔前輩覺得很困擾的話那我就先離開了。」收起才咬了一口的飯糰,半跪起、撐起膝蓋準備離開。

 

「不是!不是的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眼看好不容易盼到的赤葦終於出現了,木兔連忙撲過去抓住他。不過因為太過激動,所以木兔可以說是整個人壓在赤葦身上。而赤葦被這麼一撲,手上的飯糰也跟著飛了出去,好在被一旁的小見眼明手快的接住,不然今天的午餐可就泡湯了。

 

 

不愧是自由球員啊,反應真靈敏。赤葦心中感嘆著。

 

 

維持著仰頭看向午餐的姿勢嘆了口氣,一低頭就發現所有的前輩們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讓赤葦不禁開始思考自己剛剛是不是也太過激動,跟木兔一樣發出奇怪的聲音。

 

 

「赤葦你......」

 

「是?」

 

「你的下巴......」

 

「下巴?」對於前輩提出的問題赤葦先是一楞,然後突然的抬手按住有著痕跡的位置。

 

 

糟糕,被發現了。

 

 

「那是什麼,赤葦你幹麼遮起來?」

 

距離最近的木兔似乎也注意到那個位置有什麼不對,抓住赤葦的手想要扳開,但卻發現赤葦的力氣似乎比平常還要更大。

 

 

到底是藏了什麼秘密不想讓人家發現?木兔反而更好奇了。

 

 

「是吻痕嗎?」

 

「哎?」

 

 

聽到這樣的回答連赤葦都感到驚訝。原本只是覺得被發現了要解釋起來很麻煩,但是沒有想過會產生這樣的誤會。這讓赤葦也有些愣住了。不過在撇見壓在自己身上木兔的表情後,只覺得現在情況變得更加麻煩,不論說不說實話。

 

 

「那個,並不是吻痕。」

 

「我看看。」

 

 

完全不等赤葦回覆,木兔就強硬的扳開赤葦遮掩的手。但在拉下左手之後右手又隨即蓋上,這讓木兔不得不放棄用手撐住自己的身體,伸出另一隻手去拉開赤葦的右手。

 

 

「嗚哇!木兔前輩你好重啊!」

 

 

可憐的赤葦現在真的被木兔整隻壓住了。

 

 

「那是什麼?」

 

 

糟糕,要解釋嗎?還是不解釋?要是保持沉默的話感覺木兔前輩會一直追問到底,但是真要解釋起來又很麻煩啊。

花了0.5秒思考對策,嘆口氣正想要開口時,就看見木兔張開嘴朝著痕跡的位置吻去,然後還附帶著吸吮。

 

 

赤葦京治現在是真的愣住了。

 

所有人也都愣住了。

 

 

直到木兔再次抬起頭,赤葦才反應過來的開始推著他的腦袋。

 

 

「你搞什麼啊木兔前輩,現在不就真的變成吻痕了嗎!!!」

 

「不可以,赤葦是我的,只可以印上我的記號!!!」

 

「所以說了這不是吻痕啊!!!」

 

「總之不可以!!!」

 

「好好聽人說話啊木兔前輩!!!」

 

 

不停地推著木兔撲過來磨蹭的臉,赤葦覺得今天來參加午餐聚會真是個錯誤的決定。看著一旁看好戲的前輩們還有不停蹭過來的木兔,赤葦覺得心累。

好不容易終於擺脫,拿過自己的午餐後氣呼呼的用力咬下,絲毫不理會在一旁搖晃著手賠罪的木兔。現在道歉有什麼用,剛剛不要這麼做不就好了嗎!原本只是個印子現在真的變成吻痕了是要怎麼辦!撇過頭吸著木兔的果汁,心中依舊忿忿不平。

其他人則是早就習以為常了,一邊吃著自己的午餐一邊嘲笑木兔的行為。

 

直到一旁的木兔突然安靜下來,赤葦才有些疑惑的偷看了一眼。卻發現木兔一直盯著自己的手瞧。這讓赤葦有些害怕的想收回自己的手,可是怎麼抽都抽不回來。

 

 

「你幹麼?」

 

「你的手,上面的繭更厚了耶。」

 

「嗯。」

 

 

看著木兔開始在自己口袋裡翻找著什麼,赤葦只覺得事情更加麻煩。

 

 

「這個,」展示在赤葦面前的是一條護手霜,「我從媽媽那邊要來的。」

 

打開蓋子擠出一點,開始在赤葦的手上塗抹,「這樣應該就可以幫赤葦消除掉一點了吧?」

 

「嗯,大概吧。」其實赤葦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赤葦這麼辛苦地幫我托球,可要好好的照顧啊,不然不就可惜了這雙這麼漂亮的手嗎。」

 

 

感覺到木兔在長繭的指腹及靠近指縫處輕柔的按摩,還有在手掌的按壓,赤葦雖然覺得難為情,但在看見木兔認真的眼神以及嘴角的笑容,又覺得木兔這樣的舉動還蠻窩心的,嘴角也無法抑制的稍稍上揚。

 

 

「謝謝你,木兔前輩。」

 

「不會的,我也只能做到這樣了。」

 

 

原本專注於塗抹的木兔抬起頭,向赤葦展露出自己的笑容後,再次低下頭忙碌。

 

 

「不過木兔前輩。」

 

「嗯?」

 

「你剛剛吃完東西有擦手嗎?」

 

「......啊!」

 

「......」

 

 

 

 

 

木兔發現赤葦更難找了。

 

 

「一定是你上次沒有擦手的關係吧。」

 

「所以我都道歉了啊!」

 

「你的道歉就是把手抹在另一個人身上嗎......」

 

「哎呀,不要在意這種細節啦,現在重點是赤葦啊,赤葦!」

 

「不過的確最近好像很少看到赤葦,他是不是都沒有來晨練啊?」

 

「何止沒有來晨練,他連午餐聚會都不來了!!!」

 

「木兔光太郎你又做了什麼?」

 

「又我了?」

 

「除了你還會有誰,別忘了你上次還給人家種了一個草莓。」

 

「但那邊不是本來就有一個嗎?」

 

「赤葦不是說了那不是嗎?」

 

「哎?是喔?」

 

「你真的很糟糕耶。」

 

「那怎麼辦,難道赤葦生氣了嗎?」

 

「我覺得赤葦不會因為這種事情生氣那麼久吧。」

 

「我也這麼覺得。」

 

「那赤葦到底是到哪裡去了。」

 

「不知道啊......」

 

 

所有人陷入沉默,開始陷入思考赤葦去向的意識中。

連有人推門靠近都沒有發現。

 

 

「這是什麼神祕的宗教儀式嗎?」

 

「「「「「嗚嘎!!!」」」」」

 

 

這是什麼,貓頭鷹合唱團嗎?

 

 

看著面前一起發出怪叫的前輩們,赤葦覺得今天似乎並不適合來參加午餐聚會。正想乾脆地轉身逃跑時,就被木兔給一把抱住了大腿,「赤葦啊啊啊啊啊啊!!!」

 

「木兔前輩,你這是......」

 

「對不起我上次不應該沒擦手就幫你抹護手霜的!!!」

 

「那個我早就忘了。」

 

「那你為什麼都不來跟我一起吃飯!」

 

 

還有我們啊,臭貓頭鷹。

 

 

「最近有點事情,比較忙一些。」被木兔半推半拉的,強迫在木兔的一旁就坐,「倒是木兔前輩幹麼一直急著找我。」

 

「你不在我好孤單啊,他們都欺負我!」

 

「你只是因為沒有人幫你托球吧,而且誰欺負你啦!」

 

「你看!他們現在就在欺負我!」

 

 

不,怎麼看你們都只是在互相傷害啊......

 

 

看著又開始爭吵的前輩們,赤葦默默地打開午餐咬著。期間還不時閃躲著撲來撲去的前輩們。

 

 

「赤葦。」

 

「是?」是猿杙前輩。臉上帶著笑容但是似乎眼神透露著擔憂。

 

「你的黑眼圈好重啊,最近是課業很忙嗎?」

 

「嗯,應該算是吧。」

 

「應該?」

 

「最近有想要完成的事情,所以時間安排上稍微緊湊了一些。」拿過一旁木兔的果汁吸了一口,「大概這個月底就會結束了,練習也會回歸平常。」

 

「是嗎,那可別太累了。」這個後輩總是可以把自己的事情好好地完成,不需要人家操心。不像某隻巨型貓頭鷹。

 

「謝謝前輩的關心。」那隻貓頭鷹的確很令人操心啊。

 

 

 

 

 

木兔光太郎表示,他現在很不開心、非常不開心、超級不開心。

 

原本赤葦只是不參加晨練、不參加午餐聚會,前一陣子連星期六的練習也不參加了。然後這個禮拜的練習完全請假!!!

 

 

「嗚喔喔喔喔喔喔!!!赤葦啊啊啊啊啊啊!!!」

 

「你這樣叫人家會以為赤葦怎麼了。」

 

「我現在就覺得赤葦怎麼了啊!」

 

「你這麼擔心幹麼不去看看他。」

 

「我找不到他啊!」木兔對著來人大聲的喊著。

 

「你的貓頭鷹探測器呢?」

 

「那是什麼東西啊!」

 

「不然你感應一下。」

 

「我試試。」閉上眼、伸出雙手掌心朝下的擺在胸前。

 

「需要水晶球嗎?」

 

「不需要,我快成功了。」

 

 

是要成功什麼啊,他還真以為他有什麼超能力喔。

 

 

嫌惡地看著面前表情嚴肅、皺著眉頭的木兔,四處張望了一下,深怕別人以為他跟木兔一樣在發神經。但卻看見剛從器材室走出來,然後慢慢離開體育館的赤葦。

 

 

「哎哎,是赤葦耶!」

 

「什麼?我召喚成功了嗎?」睜開眼、朝著對方手指的方向看去。就發現赤葦已經走遠的背影。

 

「不去追......」一陣風從身邊吹過,瞬間就只看到木兔衝出去的背影,「......嗎?」

 

 

 

 

 

說是追,但其實木兔也只是一路躲躲藏藏的跟在赤葦身後。說實話要不是赤葦戴著耳機不知道在聽些什麼,不然木兔一路上搞出的動靜早就被發現了。

 

 

很少看到赤葦在聽耳機啊,而且還聽得這麼認真。閃身躲進牆角。看赤葦的方向應該是社團大樓吧,他怎麼會去那裏?難道他要換社團?

不對不對不對,沒事怎麼會換社團呢。難道,真的是因為上次沒擦手就抹護手霜他生氣了所以要換社團?但他不是說他已經忘了嗎?

 

稍稍撇向赤葦的左手,就發現他的手正稍稍凹起,想是握著什麼東西,手指則是在按壓著什麼似的跳動著。

 

 

這樣看,赤葦的手指真的很漂亮啊。之前只是靜靜的看著就只是覺得很直、很長,但如果是在這樣富含韻律感的情況下來觀察的話,是真的很漂亮呢。尤其是彎成某些角度、擺成某個姿勢的時候,感覺就是一雙很有氣質、很優雅的手啊。不同於在球場上忙於托球,富含力量與彈性的手指。這樣的雙手,就是很適合出現在音樂家或是藝術家的身上。

 

 

所以赤葦真的打算換社團了嗎?

 

 

看著赤葦敲響了弦樂團的部室,木兔覺得心情開始低落。但卻發現赤葦只是進去了一下就又退出來了,手上還提著一個琴盒。

 

 

是小提琴嗎?還是中提琴?還是大提琴?

不對不對不對,大提琴沒有這麼小,難道是小提琴嗎?雖然分不出來中提琴跟小提琴的差異,但看這大小應該是小提琴吧?

 

 

繼續偷偷的跟在赤葦身後,對方似乎正朝著後面的個人練習室走去。

 

 

是要拿去給誰嗎?

 

 

努力伸長脖子想要看看琴盒上是否會有線索,但卻只看見上面掛了一顆小小的排球。

 

 

嗯,到底是誰?是女子排球部的人嗎?是赤葦認識的人嗎?難道是女朋友?

哎不對不對不對,赤葦明明在跟我交往啊,怎麼會有女朋友。嗯對,赤葦在跟我交往。

 

 

木兔自己點點頭。

 

 

沒錯沒錯,我們兩個是在交往。

 

等等,對吧,我們是在交往吧?上次我告白之後赤葦答應了對吧?他答應了沒錯吧?

 

 

此時的赤葦已經打開練習室的門走了進去。而木兔正陷入不知怎麼開始的莫名其妙自我懷疑。再抬頭的時候,早已不見赤葦的蹤影。

 

 

跟丟了!!!

 

 

沒辦法,只好一間一間找了。

還好門上都有小窗子可以看見裡面的情況,不然還真不知道從何找起。雖然也可以直接敲門進去看啦,但這樣不就被發現了。

 

 

沒有花費太多時間就找到了赤葦所在的位置。

 

 

裡面的赤葦正穿著練習服跟練習短褲,外頭套著球隊的外套。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穿成這樣,但大概就只是不想讓人家知道他在參加排球部以外的活動吧。純粹就是不想解釋怕麻煩啊。

所以什麼都不跟我們說也是怕麻煩囉?

 

 

木兔覺得他好像想通了什麼。

 

 

看著裡面的赤葦熟練地打開琴盒、取出裡面的小提琴,調整著琴弓的鬆緊以及開始調音。似乎是滿意了,看他露出微笑。然後取出琴譜擺好,深吸了一口氣、開始演奏。

因為練習室的隔音良好,所以木兔在外面什麼都聽不見。但是看著赤葦專注的眼神就知道他其實樂在其中。

將視線轉到正在弦上舞動的手指,偶爾輕壓、偶爾抬起,前後移動著按壓的位置,有時候輕撫、有時候快速的揉捻。隨著節奏微微晃動的身體,以及似乎是為了配合運弓而擺盪的身體,還有輕微晃動的頭部。

不像是在電視上看見的那樣誇張的肢體動作,赤葦就只是簡單的、輕柔的,配合著樂曲的演出在作表現。配上半闔著的眼,木兔覺得他再次迷上赤葦了。

 

 

一曲終了,赤葦放下琴弓,用脖子跟肩膀夾著琴身開始在琴譜上註記著什麼。

 

 

所以那個印記是這麼來的嗎?

 

 

木兔認真地看著赤葦在裡面的一舉一動,連赤葦轉頭發現他的存在時,也沒有想要閃躲的意思。

 

似乎是知道裝作沒看見也沒有用,赤葦無奈地朝著木兔笑了笑。放下小提琴後打開練習室的門,「要進來嗎?」

 

一開始木兔完全沒有反應,這讓赤葦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抬起手在木兔的眼前晃了晃,就發現他的眼神一直盯在自己的手上。

 

 

「木兔前輩,要進來看嗎?」

 

 

也許是聽到自己的名字,木兔將視線轉回到赤葦的臉上,認真地盯著。一直到赤葦再次覺得無奈,露出苦笑正準備開口時,才有了動作。

抬起雙手像是想要擁抱赤葦,而赤葦也順從的抬起手。但卻沒想到木兔突然間整個人撲了進來,而且還朝著他吻來。

沒有地方可以閃躲的赤葦被推著向後好幾步,原本抵著門的手也鬆脫,門順勢地關上。

 

 

一吻終了,赤葦臉紅得將頭埋進木兔的肩膀,「你怎麼了,木兔前輩。」

 

「我覺得我又愛上你了,赤葦。」

 

「是嗎。」

 

「請跟我交往好嗎?」

 

「不是已經在交往了嗎?」

 

「那就再跟我交往一次。」

 

「說什麼傻話,」抬頭,露出微笑,「你知道我不會拒絕的。」

 

 

漂亮的手指捧住木兔的雙頰,再次地親吻。

 

 

 

 

 

 

 

 

 

 

 

一旁幫忙鋼琴伴奏的同學表示,我什麼都看不見。

 

 

 

 

 

------------------------------------------------------

 

 

 

這篇其實跟另一篇”你有看過這麼帥的馬嗎?”是姊妹篇,因為他們都是用同一個主題所寫出的文章。

(((赤葦:把連結給我刪掉!!!

 

主題都是想看赤葦拉琴,不過寫到中間一度在想,赤葦到底什麼時候要拉琴啊……

 

 

連我都不知道他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拉琴了啊!!!(((被揍

 

 

 

但赤葦拉琴一整個感覺就是很厲害啊!!!

 

上次那篇如此破壞赤葦的形象,這麼就幫他扭轉一下吧!!!

(((赤葦:來不及了!!!

(((別這樣,那個馬……

(((赤葦:閉嘴!!!!!!!!!!

 

 

總之,這篇沒有之前那個有趣,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评论 ( 14 )
热度 ( 58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