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兔赤》戰功

今天,是排球日啊……(((望天

對的,我又完全忘記了!(((攤手(((被揍
對不起(((跪
只有兔赤了……


-----------------------------------------------









木兔很喜歡赤葦的背。

 

沒有過度張揚的肌肉,也沒有近乎纖細的骨架,但他就是喜歡。他喜歡兩片肩胛骨在活動時轉動的弧度,也喜歡在扭腰時流暢的下背。伸手撫上,沒有結實的硬度,但也不軟嫩。

 

幸好赤葦總是喜歡將手背在身後,所以這樣的美麗只有自己看見。

 
 
 
 
 

假藉前後輩的關係,不經意的觸碰;或是在球場上仗著隊形之便,將手搭在他的背上。隔著衣服傳來的熱氣,讓木兔分不清到底是誰的體溫;磕在手上的骨頭,隨著舉起手準備攔網的動作滑過指尖。

輕輕蹭過那圓弧,換來對方的一瞥。

 
 

「木兔前輩,請專心。」

 
 

更加放肆的緊握。

 

即使沒有銅牆鐵壁般的防衛,但我能為你攻下對面的城池。

 

獻上我最誠心的桂冠。

 
 
 
 
 

眾人已經散去,赤葦站在自己的置物櫃前紀錄今天的反省。偶爾提起衣領抹去下巴的汗珠。

身後的木兔早已脫下汗溼的球衣,正赤裸著上身。坐在木質地板上,雙手撐在後方,眼神卻是緊盯那挺拔的身影。

輕薄、透氣的球衣,為了便於行動而設計的較為貼身,沾滿汗水之後更是服貼。

 

真是羨慕可以碰觸在他肌膚之上的那塊布料啊。

 

終於完成書寫,赤葦將手上的筆記本放回部室內的架上,移動時撇了眼木兔。回到自己的櫃前,捏起早已鬆散的衣襬、緩緩上提。

遮蔽了半個臀部的球衣逐漸向上,卻在木兔期待的眼光中,止在褲頭。

 

什麼都沒能看見。木兔扁了扁嘴。

 
 

「您打算就這麼看著嗎?」

 
 

視線上移才發現,被窺視的對象早已是半回頭。木兔聳聳肩,卻不回答。但在看見對方放下手時皺起了眉,抬了下下巴,像是示意對方繼續。

 

這樣的舉動卻觸及了對方的底線。抱胸、轉身,倚在鐵櫃上,挑起眉。深知激怒對方不會有好下場,木兔投降似的抬起雙手,向後躺去。

長時間的沈默,這讓木兔有些沉不住氣。

 
 

總有些不甘心。

 
 

發現赤葦已經回過身,打開置物櫃時,木兔翻滾了幾下。上背壓在地板上有些疼,但卻無法阻止他的前進。

 

從腳踝開始,已經換下球襪,但勒緊的壓痕尚未褪去。順著那圓潤的關節畫了一圈,用指尖開始輕搔。小腿的線條,即使沒有用力也流暢的悅目,稍微揉捏幾下就準備繼續前進。在大腿的後側流連,然後滑入兩腿之間。細嫩的觸感與粗糙的手形成強烈對比,木兔感覺到那塊肌肉僵硬了一下。

空閒的手撐起頭,才發現那人從一開始就一直看著。

 
 

「比賽贏了,總該給點獎勵吧。」像是在為自己的行為辯解。

 
 

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木兔覺得有些苦惱。

但也沒有收到任何拒絕。

 
 

正想著是要就此停手,還是繼續滿足自己小小的心願時,就聽見赤葦的聲音。

 
 

「木兔前輩這樣就滿足了嗎?」

 
 
 
 
 

這樣就滿足了嗎?

 
 
 
 
 
 
 
 
 
 
 
 
 
 
 

怎麼可能!

 
 
 
 
 
 
 
 
 
 
 
 
 
 
 

原本撐著頭的手迅速的讓自己爬起,稍嫌粗暴的將赤葦緊壓在鐵櫃上。瞬間發出的巨大聲響也沒能讓自己產生憐惜。雙手探入球衣,用力拉起。

聽見赤葦發出低低的笑聲時,衣服才剛扯過頭頸。未完全脫下的球衣掛在手上,藉著布料的阻隔,赤葦乾脆的趴上鐵櫃,只有稍稍的側臉。

細細的汗水逐漸匯聚成水珠,木兔的視線跟著那滑動的晶體,從髮梢墜落、爬上突出的頸椎、滑下肩胛的低谷,順著那完美的S型,消失在暗色的布料之中。

 

長時間的靜止讓赤葦開始神遊,用手上的球衣抹去額上的汗水。深埋在黑暗之中時,聽見後方的喘氣聲。想要回過頭,卻被木兔一把攫住後頸,更加用力的按在櫃子上。試圖反抗的將手撐在兩側,想要推開對方的壓制卻完全辦不到。反而聽見後方的氣息變得粗重。

 
 

「木兔前輩,」放棄繼續浪費力氣,手仍撐在身體兩側,「別只是看著,」轉動頭部露出側臉,「不想做點什麼嗎?」

 
 

不愧是掌握一切的司令官,總是恰到好處的撩撥。

 
 

「那我就不客氣了。」

 
 

微微傾身,壓制的手雖然力道減輕不少,但仍未鬆開。

 

伸出舌,從剛剛消失的地方開始,反向移動。細細嚙咬兩旁的下背,口中的鹹味與隨著動作而僵硬的肌肉讓木兔感到愉悅,試圖在每一節脊椎上留下自己的足跡,像是怕找不到那汗珠逝去的地方。

 

被啃咬的人卻是發出了笑聲,微微的刺痛感讓人也不禁興奮起來。

 

進入上背,用臉頰蹭著一側的蝴蝶骨,另一側則是被印上了一個又一個的齒痕。偶爾聽見赤葦發出的低吟,反而讓他加重力道。

終於離開肩胛所形成的山谷時,赤葦早已筋疲力竭。

 

木兔將雙手撫在那兩片漂亮骨頭的下方,沿著那弧度來回揉捏。唇已經停留在頸椎,那汗珠降落之處。重覆磨蹭,偶爾輕舔。

似乎是擔心位置太過顯眼,赤葦有些閃躲。

 
 

「這裡,」貼著肌膚,低沉的語音,「我會在這裡,獻上我的勝利。」

 

停下動作,短暫的安靜後,赤葦再次的輕笑,「拭目以待。」

 
 
 
 
 

手掌按在那印著自己戰績的背上,木兔覺得滿足。趴臥在地上的赤葦慵懶的看了眼木兔,再看了眼角落皺成一團的球衣。

 
 

「我會幫你洗乾淨的。」

 

「可別用來作什麼奇怪的事情。」

 

「怎麼可能。」

 
 

我可是對他嫉妒的想要將之四分五裂吶。

 
 
 
 
 
 
 
 
 
 

因為班上值日的工作而耽誤了時間。打開部室的門時,映入眼簾的是赤葦赤裸的上背。

 

難得看見對方更衣,打過招呼後徑自朝固定位置走去,期間不免好奇的多看了兩眼。原先以為只是瘀青或是蚊蟲叮咬的痕跡,隨著愈來愈近的距離開始有了不同的解釋。

 
 

「赤葦,你的背……?!」

 

「那個啊。」套上衣服、拉好下襬,扣上面前的櫃子,轉頭、露出驕傲的笑容,「是勛章。」

 
 

是我那最強大的戰士,所奉上的每一次勝利。







-----------------------------------------------



這個是,有點無意識亂想的時候冒出來的東西,所以還真不知道是什麼意義……(((逃
總之排球日快樂,先逃!!!

感謝看完的各位!

评论 ( 4 )
热度 ( 53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