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兔赤兔》花火

 

 

 

 

這曇花一現的光芒,若是能夠照亮你的笑容,即使奮不顧身,我也會炸出最絢爛的火花。

 

 

 

 

 

 

 

 

 

 

 

 

 

 

 

有什麼比跟同伴走失,只剩下自己和正在曖昧中的對象還要更尷尬的事情。

 

 

現在兩人正走在通往自己所找到最佳視角的小徑上。

就跟漫畫中一樣,兩旁聳立的大樹、一階一階的石梯,走到頂,就可以眺望整片城市。原本說好大家要一起來的,但走到一半就發現只是下自己跟他。

 

平時的多話,頓時都消失無蹤。攥緊了手掌,手心滿滿的汗水。安慰自己只是因為夏日的炎熱,但卻不能平息那逐漸加速的心跳。

 

 

 

 

 

再不把握就沒機會了,這可是最後的夏天。

 

 

記得自己的好友們曾經這麼說過。

 

 

的確呢,這是最後的夏天了。

 

 

 

 

 

 

 

 

 

 

畢業後雖然有許多大學進行邀約,但自己最終選擇了遠在東北的學校。一旦離開,下次見面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放開一路上緊握的拳頭,停下腳步。回身看向走在自己身後的那人,正大口大口的咬著蘋果糖,絲毫不覺得只剩下他們兩個是什麼奇怪的事。

 

 

的確,他們兩個總是在一起。

 

 

察覺走在前方的人已經佇立在眼前,這才收回到處張望的視線。有些疑惑在這樣不上不下的位置停下的原因,正打算開口,對方卻是回過頭,繼續走著。

沒有多言的踏上又一個階梯。面前是那人寬闊的後背,與平時不同的落髮,髮尾正垂著汗珠。

 

 

還真的是有點熱啊,今年的夏天。

 

 

 

 

 

 

 

 

 

 

 

 

 

 

 

終於到頂後,手上的蘋果糖也不見蹤跡。停下腳步翻找著紙巾,正愁那小小包的東西不知道被自己塞到哪裡去時,面前就出現了白花花的東西。抬眼一看是那人手上的濕紙巾。接過後小聲的道了謝,對方卻沒有如往常般的開自己玩笑,而是默默的繼續前進。

 

 

這不太對,太沉悶了。

 

 

仔細的觀察了,並沒有消極的樣子。但似乎就是煩惱著什麼。

那個說不知道煩惱兩字怎麼寫的人突然開始煩惱,也讓自己總是平靜的心起了波瀾。

 

最後兩人在山丘的邊緣停下,看起來年久失修的柵欄前擺了石椅。在平常來說坐下兩個人是沒有問題的,但今天不一樣。

平時肩並肩、腿碰腿的姿勢在今天來看怎麼都彆扭,而且氣氛詭異。

 

對方率先沉不住氣的坐到了地上,開口提醒會弄髒衣服卻只是得到了點頭回應。

 

 

所以說,現在該怎麼辦呢。

 

 

 

 

 

 

 

 

 

 

 

 

 

 

 

從泥土地透上來的冰涼讓自己冷靜不少,仰頭靠著石椅。在等待開始前,似乎是個開口的好機會,但在望見滿天的星斗,還有那人近似休憩的臉龐時,又突然覺得不應該打擾這樣的平靜。映在那人眼中的星光,是如此的閃亮。

 

 

我在他的眼中,也是這樣的耀眼嗎?

 

 

將頭轉回前方,看著自己長大的城市,燈火通明。原來這樣的光芒其實隨處可得,自己並不是唯一。

正想嘆口氣然後嘲笑自己時,一顆章魚燒碰到自己的嘴上。反射性的閃躲了一下才張口,有些冷掉了,但味道依舊濃郁,上面的醬料居然是芥末,果然是對方的口味。

嗆辣的味道讓自己不得不張著嘴像小孩子般咂咂咂的咬著,偶爾被嗆出的眼淚讓自己有些視線模糊。

 

 

真遜啊,自己。

 

 

仰起頭、抹去淚水。最後的機會啊。

 

 

「赤葦。」

 

 

那人轉過頭,凝視著自己。雙頰正塞滿了食物,圓滾滾的,而嘴也因為咀嚼而蠕動。

 

 

真可愛。

 

 

「我......」

 

 

才開頭第一個字,就被突然炸裂的光芒給打斷,然後是低沉爆炸聲。

 

夏季的煙火,總是如此的絢麗啊。即便稍縱即逝,也能在眾人心中留下最美麗的景色。

 

 

 

 

 

 

 

 

 

 

 

 

 

 

 

算了吧,就讓這一切,停在這最美好的時候吧。

 

 

 

 

 

 

 

 

 

 

 

 

 

 

 

遲遲沒有下文,那人歪著頭表達心中的疑惑。但自己卻是搖搖頭。

 

 

「不,沒什麼。」露出往常的笑容,再次搖頭,「沒事。」然後跟以前一樣,驕縱的撒嬌,「章魚燒,再給我一個吧。」

 

 

啣入口中的丸子,再次嗆出了淚水。

 

 

 

 

 

 

 

 

 

 

 

 

 

 

 

長達半小時的煙火,在最大最亮的花火出現時,忍不住再次的轉頭看了他一眼。雖然嘴角只有淡淡的微笑,但臉上卻是興奮的神情。從他眼中反射出的光芒,著實的讓自己著迷。

 

 

「像小孩子一樣......」

 

「什麼?」

 

 

 

 

 

 

 

 

 

 

 

 

 

 

 

再美、再壯麗的煙火,最後都還是會成為灰燼、然後落在地上。

剛剛被照亮的天空又暗了下來,旁邊的人開始發出悉窸窣窣的聲音。正好奇的想偷看時,那人卻從椅子上離開,坐到自己身旁。

 

再次的並肩。總覺得剛剛被芥末嗆的餘味還在,眼眶熱了起來。

 

 

「木兔前輩。」

 

「嗯?」

 

「煙火真的很漂亮啊。」

 

「嗯。」

 

「雖然很快就消失了,但卻讓人無法忘記他曾經的美麗。」

 

「啊,是呢。」所以,也請你不要忘記我的光芒,好嗎。

 

「可是,木兔前輩。」

 

「嗯?」

 

「有些光芒,是只要看過一次了,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而且會窮盡一生都去追尋的。」曲起雙腿,將雙臂盤在膝蓋上,頭枕在那上方、看向自己,「我喜歡你喔,木兔前輩。」

 

 

 

 

 

 

 

 

 

 

你看,那芥末的嗆辣勁道,到現在都還持續著呢。

 

 

 

 

 

 

 

 

 

 

 

 

 

 

 

木兔那小子啊其實很膽小的,如果你不開口,那他最後只會把自己逼上絕境,然後擅自的結束掉這一切。

 

 

 

 

 

------------------------------------------

 

 

 

 

 

靈感來自niconico上的歌曲,是まふまふ唱的打上花火,有興趣的各位可以去聽聽看~

 

想要讓他們抓住夏天的尾巴,然後完成這段愛戀~(((但其實已經秋天了好嗎!!!

不過天氣很熱沒關係的(((被揍

 

 

啊,感謝閱讀的各位,我現在好想吃章魚燒啊……(((望天(((所以說為什麼是章魚燒?

 

评论
热度 ( 23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