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クロ赤》痛痛飛走了

 

 

 

 

「手沒事吧?」

 

 

比賽剛結束,可以打出這樣的成績不論是誰都會稱羨,但最後一球倒是讓人看的手指發麻。

 

 

「這句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你。」手上正包紮著繃帶的人,還是先關心一下自己吧。

 

「我可是關心你耶!」

 

「熱心助人的前輩嗎?」

 

「是稱職體貼的好男友!」

 

「過去式?」

 

「現在進行式!」

 

「你到底哪來的自信,」皺起眉、撇撇嘴,「怎麼說也只可能是未來式。」

 

「所以未來有機會囉?」

 

「嗯,很有機會加上否定詞。」

 

「赤葦京治你!!!」

 

「你這隻臭貓不要欺負我們家赤葦!」

 

 

被黑尾大聲反駁的聲音給吸引來的木兔,想都不想的就將手上的毛巾甩上黑尾的臉。

而被突如其來的攻擊給遮蔽視線的黑尾先是慌亂的一陣掙扎後,才把臉上的毛巾扯下。

 

 

「臭死了你這隻臭鳥,你想謀殺我嗎?!」

 

「說什麼,我才不臭呢!」

 

「明明超臭的,你自己聞聞。」

 

 

不等木兔反應過來,黑尾已經將毛巾堵上他的口鼻。揮舞雙手的反抗,但仍然吸了一大口氣。

像是受到刺激用力的推開黑尾的手,跑到一旁彎腰反胃著。

 

 

「嘔!好臭!超臭的!」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好不容易緩下陣陣的嘔吐感,接著轉頭看向赤葦,「你的毛巾怎麼這麼臭啊!!!」

 

「那是因為木兔前輩你們每個人都拿去擦的關係。」

 

「可惡,想說給黑尾一個驚喜的,沒想到這麼可怕。」

 

 

說到這,兩人才發現黑尾好一陣子沒有搭話。轉頭看向那人,卻發現他正蹲在地上,高舉著受傷的那隻手。原本已經止血而且包紮好的位置,現在已經是通紅一片。

 

 

「沒事吧,黑尾前輩?」

 

「……傷口……裂開了。」

 

 

 

 

 

 

 

 

 

 

帶著受到二次傷害的黑尾再次來到醫護室,看著一旁木兔內疚的表情,黑尾有些尷尬的抓抓頭。

 

 

「也不是你的錯啦,是我自己愛玩才會這樣。」

 

 

你也知道啊。站在一旁的赤葦無奈的在心中翻了個白眼。

 

 

接到通知的研磨,依舊是懶懶散散的步伐。就連看到黑尾的手指時,也只是皺了下眉頭。感覺他連嫌棄黑尾都覺得麻煩。

 

 

「一定是小黑玩的太過火了吧。」

 

「喂,這種時候好歹也安慰我一下啊。」

 

「不要,麻煩。」

 

 

退到赤葦的身旁,讓出了空間給護理人員作處理。看著紗布打開後模糊的一片,看來似乎有點嚴重。

不過還好只是因為剛剛撞了一下裂開而已,護理師翻看著黑尾的手指,表示傷口並沒有變嚴重。那接下來就是一樣作簡單的包紮即可。

 

看黑尾僵在半空的手正微微發抖,不知道是因為痛還是剛比完賽的關係。指尖凝聚在一起的血珠眼看就要低落,距離最近的木兔趕緊抽了紙巾遞過去。

 

 

「你不去幫忙嗎?」雖然木兔看起來很熟練,但如果是你的話黑尾會比較開心。

 

「木兔前輩看起來做的挺好的。」而且不想給黑尾得意忘形的機會。

 

 

準備完器械的護理師再次回到黑尾身邊,將鐵盤在一旁放好,然後抓著黑尾的手移動到水槽上方。

 

總覺得剛剛那一下聽見了黑尾發出的小聲哀號。

 

 

先是清澈的生理食鹽水,帶有紅色的水順著指尖滑落,原本已經乾涸的血塊逐漸被稀釋,傷口的模樣也漸漸清晰。

 

看來是指甲掀起來了,但並不完全。

 

這樣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狀況最麻煩了,總令人想要乾脆的拔下那片快要失去保護功能的角質。

 

 

沖洗乾淨後壓上一塊乾淨的紗布。

 

 

「先等他血止住。」

 

 

所有人不知所措的看著護理師,似乎是知道大家不懂他的意思,只能無奈抓住黑尾的另一隻手,然後用力的壓緊。

 

 

「嗚啊!!!」

「好痛!!!」

 

 

雖然是與剛剛相同的處理模式,但黑尾還沒有做好必須再經歷一次的心裡準備。而一旁的木兔,在看見這樣的景象後不知道為什麼也跟著大叫。

 

 

「你叫什麼啊!」

 

「很痛啊!看起來超痛的!!!」

 

「是我在痛又不是你在痛。」

 

「可是看起來就是很痛啊!」

 

「木兔光太郎你好煩啊,我想揍你。」

 

「哎?!為什麼突然又要揍我了?小心揍我的話傷口會再裂開哦!」

 

 

所以說你就快閉嘴吧,木兔光太郎。

 

 

不過也因為與木兔鬥嘴轉移了注意力,再回神時血已經不再流了。

 

看著護理師再次沖著生理食鹽水打開紗布,黑尾嚥了口口水。發現黑尾突然安靜下來,木兔也不再吵鬧。一旁的赤葦及研磨,不知道為什麼,但也隱約感覺到黑尾正在緊張。

 

就在褐色的液體沖過傷口時,黑尾倒抽了一口氣,手顫抖的情況更嚴重了。

 

 

「嗚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

 

 

一旁的木兔,也亂叫的更嚴重了。

 

 

「好痛啊黑尾!!!好痛啊!!!」

 

「閉嘴啊木兔你叫的太大聲了啦!!!」

 

「可是真的好痛啊!!!嗚啊啊啊啊!!!」

 

「吵死啦!!!」

 

 

雖然這樣的景象真的很嚇人,但赤葦跟研磨兩人依舊是冷靜的看著。也許是因為木兔的關係,讓黑尾的注意力始終無法專注在自己的傷口上,等發現時,已經進入包紮完畢、正要貼上透氣膠帶的最後步驟了。

 

看著氣喘吁吁的木兔,感覺剛剛接受到這樣可怕對待的人是他一樣。黑尾聽著護理師的叮嚀一邊把木兔推開。

 

 

從頭到尾都站在一旁不發一語的研磨,用手肘頂了下赤葦,「不做點表示嗎?」

 

「什麼?」

 

「安慰之類的。」

 

「呃、應該不需要吧。」

 

研磨轉頭凝望著赤葦的雙眼,「你明知道他會很開心的。」就算只是一句慰問。

 

「唔……」有些不知道該怎麼的漂移著眼神。在看見面前的兩人又開始鬥嘴後,似乎下定了決心。

 

 

還在互相嘲笑的木兔跟黑尾在瞧見突然靠近的赤葦時都安靜了下來。黑尾有些期待的看向那人。被盯的有些不自在的赤葦先是撇了下嘴、四處張望了一下,然後像是放棄般的嘆了口氣。

 

 

雙手輕輕的捧起黑尾受傷的手,對著傷口吹了一口氣,「痛痛飛走了。」兩手配合的擺出煙霧消散的動作。

一時間所有人都說不出話,赤葦向黑尾微微欠身,「祝早日康復。」然後低著頭,快步離開。

 

 

搞不清剛剛發生什麼事情的木兔先是來回看了看黑尾跟赤葦兩人,接著對黑尾比出大拇指後追了上去。

 

聽見外面傳來木兔大喊赤葦臉紅了的聲音,還有似乎受到暴力制裁的哀號後,黑尾這才反應過來。一旁的研磨默默的拿出口袋的手機,打開遊戲。

 

 

「小黑你臉好紅。」

 

「……不要看我啦。」

 

 

 

 

 

-------------------------------------------

 

 

 

 

 

一開始只是把焦點放在他們兩個比賽的時候看起來手都很痛。

 

一個是指甲掀了、一個是攔網打到手指,看的我手都痛了......

 

 

但是後來已經完全忘記赤葦的手,而是專注在黑尾的手了。沒辦法,誰叫他的看起來比較痛(((攤手(((被揍

 

話說這還真是寫了開頭差點收不了尾,因為一開始沒有想好要怎麼結束所以有點困擾,最後想出了這樣的結局XDDD

 

終於讓黑尾賺到一次!!!

 

 

感謝閱讀的各位~(((啊、我的手也好痛,不想打字......(((被揍

评论 ( 6 )
热度 ( 10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