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這跟說好的玉兔不一樣啊!!!




赤葦京治覺得自己現在一定在作夢,不然就是今天練球的時候被木兔的發球給把腦子打壞了。看著圍繞在自己身邊蹦繃跳跳的三隻大白兔、嘴裡還不斷的喊著,赤葦、赤葦,這怎麼想都不可能是現實世界。

而且這三隻大白兔都大的跟一隻狼犬一樣,是歐洲巨兔嗎……

眼前的三團白毛不停的跳著,偶爾還會疊在一起,這讓赤葦想起神隱少女裡的舞首。也許真的來到了異世界。

無奈的撥開那群毛球,撐地坐起,周圍也不是自己熟悉的環境,不知道問問這群會說話的兔子他們能不能回答。

正想開口,就見他們三個再次相疊,閃亮的光芒冒出,赤葦別過頭再回神時,原本的兔子已經融合成一個人了,是木兔光太郎。

「赤葦你醒了!」

被撲倒在地後,赤葦相信現在一定是宇宙的某個角落,總之不是現實。因為木兔頭上的長耳正隨之晃動。

知道就算問了也沒什麼用,超越常理的世界得到解答也毫無意義。跟在木兔身後走著,尾骨上的白色毛團讓自己移不開視線,終於在一個轉角忍不住伸手抓住。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聽過這個聲音,兔子的叫聲。奇怪又低沉的語調。前面的木兔已經回過頭,眼中帶淚的拍開赤葦的手,「不要每次一醒來就抓我尾巴!」

原來不是第一次了啊。

再次前行後,赤葦終於忍不住的發出疑問,「這裡是哪裡啊?」

「月球啊。」

「……哈啊?」等等,剛剛是說月球嗎?我有沒有聽錯?

就算赤葦的腦袋運行速度再快也還是會有打結的一天。

好,冷靜,現在來整理一下掌握的線索,這裡是月球,面前有一隻兔子光太郎,沒了。

想著反正也不是真的,赤葦再次提問,「木兔前輩你是玉兔嗎?」

「對啊,我是玉兔啊。」

還真的是。這跟今天是中秋節有關係嗎?

不知道吐槽有沒有意義的赤葦,還想要再次開口時,就聽見了廣播的聲音。

「木兔你這傢伙快把人帶來然後去工作!」

「我做完了啦!」

「那你也不要在這邊偷懶!」

「可惡,你吵死了!」

面前開始跟廣播器吵架的木兔,讓赤葦覺得這裡的一切都很有趣。不像是現代會有的建築,牆壁軟綿綿的看起來很好吃。

用力拉起之後還可以拔下一塊,不加思索的放入口中發現是年糕。

終於結束爭吵的木兔一轉頭就看見這樣的景象嚇的他衝過來將赤葦給撞開。但即使是撞在地上也不覺得痛,因為一樣是Q彈的年糕。

面前的木兔正扯著耳朵怪叫著。

似乎是發現自己剛剛的行為不太妥當,赤葦爬起身後,拍拍木兔的肩膀,「別太難過,我只吃了一點點而已。」

不是這個問題,木兔的眼中傳遞出這樣的訊息。

無奈的揮揮手,從口袋拿出筆做了記號後再次前行。

在一道門前停下後,赤葦確定門牌上寫的是搗藥室。木兔抓抓尾巴然後按上一旁的感應器。

居然是用尾巴作辨識的嗎?果然是只有玉兔可以進出的地方啊!

但感應器卻響起了錯誤的訊號。

「可惡,一定是剛剛赤葦把毛抓亂了!」

木兔轉身開始整理尾巴。這讓赤葦不知道該吐槽感應器太過靈敏還是勸他們換一個好一點的辨識方式比較好。

但打開門後赤葦覺得大概真的只能用尾巴感應了,因為裡面忙碌工作的全是兔子。

看清站在門口的是赤葦後,所有的兔子都拋下背上的東西圍了過來。

說實話一隻、兩隻的時候很可愛,五隻、十隻的時候很幸福,四十、五十隻的時候很壯觀,但如果幾百、幾千隻的時候,根本是場災難。

離開去拿了東西的木兔再回來時,赤葦已經被兔子給埋沒,只剩下一隻手露在外面像是求救般的揮著。

木兔不加思索的抓住那隻手就把赤葦拎了出來,滿身毛的樣子讓他不禁大笑。

「好了好了,先回去工作吧,等等再一起玩。」

面前的兔子們一哄而散,赤葦大口的喘著氣。冷靜下來後才發現木兔的手上正拿著一桶年糕。

「你這是要吃的?」

「是要補牆的!」

「原來玉兔真的都是在搗年糕啊。」

「是搗藥!」

「可是我看這邊都是年糕。」

環視四周,的確,兔子們正忙碌的運送年糕所需的材料,而轟隆隆運轉的機器也不斷的碾壓。說是搗藥,可以卻沒看見任何藥材的影子。

「這裡是月球耶,哪來那麼多藥可以搗啊!」

「不是有棵桂樹嗎?」

「搗桂樹幹麼啦?!」而且只有一棵搗了不就沒了!

「所以你們真的都沒有在搗藥囉?」

「嗯,還是有啦。」抬手指向角落,只見一群小巧可愛的兔子們正圍著一個研磨砵,輪流操作著研磨棒。

看起來就跟實習生一樣啊,在練習使用工具的樣子。

「好啦,我知道他們很可愛,等等再來看他們。」

拉著赤葦回到剛剛被吃掉的位置,開始填補的工作。

一邊偷吃桶裡的年糕一邊看木兔熟練的動作著。赤葦開始不能理解玉兔的真正工作內容了。

等工程結束後,木兔再次領著赤葦前進。

好不容易在門牌為指揮室的門外停下時,木兔只感覺到筋疲力竭。一路上防止赤葦再去偷吃牆壁還有抓他尾巴耗去了不少精力。

打開門後跟剛剛的搗藥室內完全是不同氣氛。

裡面的人都跟木兔一樣有著兔耳朵,但有長有短、有立有垂。每個人都忙碌的敲打著面前的鍵盤,然後緊張的用耳麥互相聯繫。

說是緊張,還不如說是肅殺。

「他們在作什麼?」

「在狙擊用手指月亮的人類。」

「……哈啊?!」

原來用手指月亮會被割耳朵是你們幹的好事嗎?!

「木兔你回來了就快點坐好不要在那邊玩!」

「我才沒有玩!我在跟赤葦說話!」

「怎樣都好啦!人手不足需要支援你快點!」

「真是。」

拋下還愣在原地的赤葦,木兔在唯一的空位坐下後戴上耳麥,也開始迅速的敲打鍵盤。

不理解他們到底是怎麼運作的赤葦好奇的走到木兔旁邊察看,只見他的螢幕上正顯示了世界地圖,許多紅點不停閃爍。

木兔選定地區、確認經緯、調整角度,按下發射鍵。

等等,原來你們狙擊人類這麼簡單嗎?!

「木兔你不要亂打啦!」

「我討厭他啊!」

「就算討厭也不可以!」

「鐮鼬打電話來了。」

「你看啦人家打電話來罵人了啦!」

「不管!反正我討厭那個人!」

看著面前正在爭吵的玉兔們,赤葦突然覺得世界上所有的詭異事件搞不好都是玉兔作出來的,尤其是木兔做的大概最多。

「啊,赤葦你怎麼還在這裡?!」

「……不然我應該要去哪裡?」

「快去換衣服啊,時間快要到了!」

「換衣服?」

「木兔你帶他去啦!」

「等一下!讓我打完這個人!」

「都說了你不要亂打啦!!!」














前面的木兔頭上正頂著三個包,連耳朵都垂下了。跟原本的木兔真像。

哭喪著臉帶領赤葦到了另一個房間,一開門,裡面的兔子再次蜂擁而上。

赤葦京治表示,這是他16年的人生裡第一次被兔子扒光衣服。換上嶄新的衣服時,赤葦都還無法從剛剛的驚嚇中恢復。木兔將手上的絲帶繞在他身後。

不解的看了下身上的服裝,合身又帥氣的全白西裝,如果不是由兔子穿上的會更好。抬手拍下肩上的兔毛。

「穿這樣是要作什麼呢?」

「你忘了你是嫦娥嗎?」

「……」

對不起不是忘了而是這件事是第一次出現在我的人生中。

雖然很想這麼說但其實一開始就知道這並不是現實世界所以算了。

「那我要做些什麼?」

「去月球表面坐好,然後笑就可以了。」

等等,這聽起來很奇怪啊,怎麼跟印象中的嫦娥不太一樣。

「好了好了,快點去吧,時間再晚就來不及了。」

被木兔抓著手在走廊上狂奔,搞不清方向的赤葦已經不知道轉了幾個彎了。最後在一道鐵門前停下,木兔好好的用手按下了感應。

面前緩緩出現的星空讓赤葦一瞬間呆愣住,然後是自己所居住的地球。

還來不及感嘆宇宙的美麗就被木兔從背後用力拍下、飛了出去。














再睜開眼睛時,看見的是體育館的天花板,還有其他人擔心的眼神。

原來自己是真的被木兔的發球給打中了,而且還暈了過去。雖然只有短暫的三分鐘,但剛剛的夢境可不只有那麼點時間。




回家的路上木兔一如既往的在赤葦身邊圍繞,但突然的驚呼引來他的關注。這才發現,木兔的耳朵上出現了小小的血痕。

其他人嘲笑著木兔大概是被鐮鼬咬了,不過赤葦可不這麼想。看向天空中又大又圓的月亮,隱約覺得有一隻小兔子在跟他招手。

大概是某隻任性的玉兔又在胡亂狙擊了吧。



-----------------------------------------



說真的,我真的一直以為玉兔是在搗麻糬或是年糕之類的……

到底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誤解我真的……也不知道。

雖然後來知道了他其實是在搗藥,但他的藥到底是哪來的?

突然覺得有些故事太過追根究底就失去他的浪漫了XD

總之祝各位中秋節快樂哦!等等要來去吃烤肉呢!!!

啊,對,玉兔拜託別打我!!!

感謝閱讀的各位,中秋節快樂!!!(((來去玩柚子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