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逃避中。
=============
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CP失控中,請小心警語。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木兔木兔》當危機加倍時

 

 

 

 

 

赤葦覺得現在面前的情況讓他認為愚人節還沒有結束。

 

一樣的金色大眼、一樣的灰白髮、一樣的氣勢,唯一不同的就是性別。

 

 

看著面前正在對峙的兩個木兔,雖然身高上有些差距但眼神中的威嚇卻是不容小覷的。

手叉腰、挺起胸膛的直視對方眼睛,赤葦開始認真思考,要是事後木兔回憶起來這是他第一次靠在女生胸部上會有什麼反應。

 

 

「你是誰!」其中一個木兔率先開口詢問,不同於平常聽慣的聲音,赤葦稍稍有些不熟悉。

 

「我是木兔光太郎啊!」

 

「騙人,我才是木兔光太郎。」

 

「說什麼傻話,木兔光太郎是男生的名字耶!」

 

「你管我,我媽取的就叫作木兔光太郎啊!」

 

「可是木兔光太郎是我的名字耶!」

 

「那又怎樣,你叫木兔光太郎我就不能叫木兔光太郎嗎?!」

 

「你要是也叫木兔光太郎不就很容易搞混嗎!」

 

「反正赤葦不會搞混就好啦!」

 

  

突然被提及的赤葦,站在一旁只閃過一連串想要逃避的話語。說真的,我也不知道到底誰才是真的木兔光太郎啊,本來的木兔前輩是長什麼樣子的?

木兔前輩本來是男生還是女生,還是木兔前輩根本是假的?

 

 

還沈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就被突然逼近的黑影給拉回現實,雖然其中一個黑影小了一點。

 

 

「「赤葦你說,誰才是真的木兔光太郎!」」

 

 

不論誰是真的,我都不想知道。而且怎麼會問我,怎麼不回去問木兔媽媽還比較快。

 

 

當然,心裡想是這麼想,但要是說出口大概又會引來一頓爭吵。

面前的兩人還在步步逼近,眼看就要整個人壓在自己身上,赤葦吞了口口水。

這簡直比在球場上遇到危機還令他頭疼。

 

看看左邊的木兔、再看看右邊的木兔,兩個雖然有那麼些許的不同,但是這個眼神跟氣質,都的確是木兔沒有錯。

這是赤葦京治覺得人生中所遇到的最大危機。

總是可以在短時間內想出對策的腦袋現在一點都派不上用場,因為木兔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人,更何況現在又多了一個。

 

在經過與平時不同的長時間思考後,赤葦下定了決心。

他向後退了兩步,然後彎下腰、深深的一個鞠躬。

 

 

「對不起,我不認識兩位。」

 

 

接著毫不猶豫的跑了。

 

 

 

 

 

 

 

 

 

 

暫時逃離了危機,但赤葦知道放學後的部活時間根本逃不了。雖然一度打算請假不去,但他實在很害怕他不在的這段時間兩個木兔會搞出什麼事情。

 

不過當他到了體育館的時候就不這麼想了。

 

赤葦想不明白在他沒有參與到的這段時間裡,兩個木兔是怎麼相處的,但是看兩人說說笑笑的,看來是相處的很愉快吧。

雖然很高興兩個人沒有做出足以毀滅梟谷的事情,但看著面前笑的開心的兩個木兔,心裡湧上莫名的寂寞感還是讓他不禁有些失落。

 

 

「赤葦,你怎麼了,看起來心情很差。」

 

「是啊,沒有吃飽嗎?」

 

「不,沒什麼,我沒事。」

 

 

婉拒了兩位木兔的關心,赤葦開始獨自的作起了暖身。

 

 

性別不同,但的確還是木兔。該高興的時候還是高興、失落的時候照常失落,只是被奉為飼育員的赤葦倒是工作量加倍。

 

看著坐倒在球場邊的兩隻消極貓頭鷹,赤葦花了點時間安撫自己想要揍他們一頓的衝動。

 

 

「兩位木兔前輩,你們怎麼了。」

 

「赤葦……」

「我忘記斜線怎麼打了……」

 

 

很好,又是這種莫名其妙的問題。

 

 

「沒關係的木兔前輩,就算是直線他們也攔不住你們。」

 

「話說這麼說沒有錯……」眼前的木兔依然消極,但看起來有正在慢慢恢復的趨勢。

 

赤葦轉頭看向另一位木兔,「你呢,前輩?」

 

「赤葦……」

 

「嗯?」

 

「我肚子餓了……」

 

 

很好,莫名其妙的問題再來一個。

赤葦做了一個深呼吸。

 

 

「那木兔前輩你要吃一個我的飯糰嗎?」

 

「……可以嗎?」

 

 

面前的木兔似乎很滿意這樣的回答,看他眼中冒出的光芒就知道問題已經解決了。

 

正滿心歡喜覺得事情順利解決的赤葦,卻聽見面前兩個木兔再次爭吵的聲音。

 

 

「你怎麼可以吃掉赤葦的飯糰,那可是赤葦的耶!」

 

「可是我肚子餓啊!而且赤葦說可以的!」

 

「就算他說可以我也不准!你吃掉了我吃什麼?!」

 

「你又不餓給你吃幹麼!」

 

「誰說我不餓的我超餓!」

 

「餓就去吃東西啊,在這邊喊有什麼用!」

 

「所以說我也要吃赤葦的飯糰啊!」

 

「赤葦已經先答應我了那是我的飯糰!」

 

「才不是那是赤葦的飯糰!」

 

 

手上拿著便當盒,裡面裝著最後一個飯糰的赤葦,看了眼已經進入幼稚園等級的爭吵、默默打開飯盒。

 

 

「閉嘴,你個貓頭鷹頭!」

 

「你才閉嘴你這個鳥頭!」

 

「兩位前輩。」

 

「「幹麼?!」」

 

 

吵的不可開交的兩人,被突然插入的叫喚給打斷。憤怒的轉頭後只看見面無表情的赤葦,還有嘴邊的飯粒。

 

 

「兩位前輩對不起,看你們吵架讓我覺得有點餓,所以飯糰我已經吃掉了。」簡言之,你們兩個誰都別想吃到飯糰了。

 

 

原本還在爭吵的兩人,看著赤葦手上捧著飯盒、再次的深深一鞠躬後,乾脆的跑開。

看著漸漸遠離的身影,這才反應過來剛剛發生什麼事情,不禁轉頭瞪向對方。

 

 

「「都是你啦!!!」」

 

 

 

 

至於事後另一個木兔到底是如何來到、又是如何消失的,至今仍是個謎。

 

 

 

 

 

-------------------------------------------

 

 

 

 

 

如果真的有兩個木兔,第一個退隊的大概就是赤葦了。

光是看他們兩個吵架就飽了……

 

 

不過另一個性別的木兔感覺會是個可愛的女孩子,雖然有時候會莫名的脫線XDDD

但整體來說還是蠻吸引人的~

 

但說實話如果兩個木兔都是男生的時候,他們大概會、互相把對方氣死……

互相覺得對方很煩、非常煩、超煩的。

(((木兔:我怎麼覺得這感想好耳熟?

 

 

不過還好木兔只有一個,不然赤葦可要頭痛了~

 

 

感謝各位的閱讀,來去畫個招換陣呼喚木兔吧~

(((木兔:並不會有!!!


评论 ( 12 )
热度 ( 26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