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你們這群人根本比恐怖片還要恐怖!!!

 

 

 

我,再也不要跟你們出來看電影了!!!

 

梟谷學園男子排球部的三年級生,木葉秋紀,此時正坐在電影院的正中央,周圍坐著他平時一同在球場上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們,大螢幕上播放著恐怖片。

 

原本應該是沉浸在恐怖氛圍中,好好的享受被嚇到的刺激感,但此時的木葉卻是緊抓著放在一旁的可樂,全身顫抖著。

 

當然,不是因為恐懼,大概可以說是憤怒的發抖。

 

如果可以的話,木葉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大概就是,

捏爆手上的可樂然後將爆米花當成機關槍來掃射他周圍的好夥伴們。

 

 

 

情人節過後的周末,春高已經結束了,三年級也開始淡出,偶爾的聚會便成了難得可以全員到齊的日子。

說是全員到齊其實也就是常見的幾個人而已,今天的成員有猿杙、木兔、赤葦、木葉跟小見。

 

嗯?你問這個順序是怎麼排的?是按照背號排的。

(木兔:我想當第一個啊!!!)

 

好吧,那就重來一次,今天的成員有……

(赤葦:沒關係的,這個部分可以跳過。)

(木兔:赤葦!!!)

 

總之今天的活動是看電影。

(木兔:真的結束了?!)

 

但是要看哪一部倒是沒有個定論,

反正到現場再決定也不遲,剛好最近有不少眾所期待的大片要上映,選擇上應該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木葉在心中一派輕鬆的想著,都是高中男生,也是同一個社團的,口味應該不至於相差太多。

 

但他錯了,完全的錯了,他忘記木兔光太郎這個某些時候會突然失控到連赤葦都無法阻止的存在。

 

 

 

而現在,沒有人可以阻止木兔表示他要決定看哪一部電影還有買票的決心。

 

 

 

「讓我決定嘛!!!我是隊長耶!!!大家要相信我的直覺啊!!!」

不不不不,你現在已經不是隊長了而且你的直覺雖然很準但每次都讓大家很崩潰啊!!!

 

木葉心中的吶喊也同時是大家心中的想法,但是沒有人可以擋下已經開始一喊二鬧三消極的木兔,所以也只能順著他的意,讓他決定以及買票。

 

 

 

「不知道木兔會選哪一部片呢,感覺好不安。」

看他那充滿氣勢離去的背影,一副要上戰場的樣子。

 

「說不定他會意外正常的選悍X任務。」

雖然他現在連售票處都找不到。

 

「喔喔,我知道我知道,那部聽說評價很好,我也蠻想看的。」

啊,順利進入排隊的人潮中了。

 

「搞不好木兔前輩會選關鍵X數。」

 

「他數學都不及格了看什麼關鍵X數!!!」

 

「你也知道,木兔前輩絕對是只看名字選的,那個名字感覺就是他會喜歡的風格。」

 

「因為提到關鍵兩個字嗎......」

 

「哈哈哈哈,很像他的作風呢。」

 

「木兔他應該......不會挑格X的50道陰影吧......」

 

「..................................」

 

「..................................」

 

「......跟你們看完我都要陰影了......」

 

「......要求陰影面積嗎,前輩......」

 

「......赤葦......這不好笑......你怎麼變成這樣......」

 

「..................................」

 

「..................................」

 

「..................................」

 

「......哎,我好擔心啊,現在退出來的及嗎?」

 

「木葉你想拋棄我們先走嗎?」

 

「難道你不擔心嗎?去買票的可是木兔啊!!!那個木兔光太郎啊!!!」

 

「我知道我有看到啊!!!我也很擔心啊!!!」

 

「好啦好啦,你們不要這麼激動嗎。」

 

「怎麼可能不激動啊!!!這可是攸關我的心靈健康啊!!!與其這樣我寧願被木兔的發球打到!!!」

 

「有這麼誇張嗎,只是看場電影而已。」

 

「各位前輩我就先告辭了。」

 

「「「赤葦!!!」」」

 

「可惡啊,為什麼偏偏這個時候鷲尾不在,如果他在的話就可以阻止木兔了。」

 

「也是,他可是一句話就讓木兔道歉的男人啊。」

 

「......啊啊,怎麼辦,我好擔心啊……」

 

「......比賽都沒有這麼緊張……」

 

「......不然我們大家一起逃吧?」

 

「喔喔,這提議不錯,贊成!!!」

 

「附議。」

 

「好!!!那麼事不宜遲,今天就……」

 

 

「嘿嘿嘿!!!各位!!!我回來了!!!」

 

 

 

來不及了!!!

 

 

 

 

 

既來之,則安之。

既然已經逃不掉了,那就坦然接受吧。

 

在木兔的帶領下,走進電影院,找到正確的播放廳,正確的位置,就定位。

大家坐位的排序依舊是猿杙、木兔、赤葦、木葉、小見。

(木兔:所以說我想當第一個啊!!!(掀座椅))

(赤葦:木兔前輩,那個椅子會自己彈回去的,不需要這麼用力。)

(木兔:赤葦!!!)

 

看著周圍滿滿的人潮,讓人不禁好奇,木兔到底是選了哪一部片怎麼這麼熱門,幾乎已經坐滿了呢。

 

「木兔,你選了什麼啊,怎麼這麼多人?」

 

「該不會真的是悍X任務吧,哇,木兔難得你也正常了一次。」

 

「啊,不是的,我選了一部片名聽起來很溫馨的片子。」

 

「聽起來很溫馨?該不會是那個什麼海X奇緣吧?」

 

「噗噗,猜錯了。」

 

「幹什麼學高中女生發出那種聲音,噁心死了!!!」

 

「所以到底是哪一部?」

 

「安X貝爾。」

 

「「「「哎?」」」」

 

「安X貝爾啊,不覺得這個名字聽起來很溫馨嗎?」

 

「不,先不論這個名字到底溫不溫馨,木兔前輩你是去了什麼奇怪的平行時空買票了嗎?那都是多久以前的片了。」

 

「哎?是嗎?售票員跟我說這是一部驚悚懸疑恐怖的溫馨感人片。」

 

到底是要驚悚懸疑還是要恐怖還是要溫馨感人倒是選一個啊!!!

有這麼組合的電影嘛!!!

 

「所以木兔前輩你就選了這一部?」

 

「嗯,對啊,售票員說為了劇情的需要,所以要我務必選擇這部。」

 

「..................................」

 

「..................................」

 

「..................................」

 

「..................................」

 

 

 

該死的芽苗啊!!!

 

 

 

「......現在退出來的及嗎?」

 

「這個對話之前就出現過了,放棄掙扎吧,木葉。」

 

「沒關係的木葉前輩,總比等一下還要計算陰影面積來的好。」

 

「快忘記這個梗啊赤葦,你是這樣的角色設定嗎。」

 

「所以這部片到底是在演什麼啊?不溫馨也不感人嗎?猿杙好像很緊張啊。」

 

「哎?原來猿杙你怕恐怖片啊,真意外。」

 

「嘛,也不是害怕,就是.…..不太擅長應付?」

 

「哎???!!!所以是恐怖片嗎?」

始作俑者,木兔光太郎同學,此時好像領悟到了什麼。

 

「售票員不是有說了恐怖嗎,木兔前輩。」

 

「但他還說了溫馨感人啊!!!」

對對對,還有驚悚懸疑。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現在離開來的及嗎???我不敢看恐怖片啊怎麼辦!!!赤葦快救我!!!」

 

「不,木兔前輩,這個我也......」

 

 

 

啪!!!

熄燈了。

 

 

 

「「嗚哇!!!」」

 

喂喂,只是關個燈而已你們兩個就嚇成這樣,不說人家還以為你們是工作人員假扮來製造氣氛的啊。

 

 

 

 

 

隨著劇情的推演,整部片慢慢的進入了高潮,同時也開始進入到最恐怖的部分。偶爾可以聽到別的地方傳來受到驚嚇的呼喊。

 

「啊,好可怕啊!!!」坐在前面的女孩子因為受到了驚嚇,將整個人埋入了男朋友的懷中。

「不怕不怕,我會保護你的。」

 

你看看你看看,看恐怖片就是有這種好處,真好啊。

 

「嗚哇!!!猿杙HSKRYI%^(%(^W$%)^_」

「木兔你不要拉我%&*#^*)#$@*&)」

 

哎哎前面的先生,拜託你也來保護一下這兩位吧。

 

木葉無奈的看著前面甜蜜蜜的情侶,再看看最旁邊兩隻受驚的貓頭鷹,想轉頭與小見分享這難得一見的有趣畫面時,卻發現到小見整個人可以說是以非常端正的姿勢坐在位子上。

 

看個電影有需要這麼認真嗎,上課都沒有這麼認真呢。

 

「哎小見。」

 

木葉輕聲呼喊著,卻發現對方完全沒有動靜。

想說可能是對方太過專心沒有注意到,所以決定再次出聲,「哎,小見......小見春樹!!!」稍微放大了音量,但對方依舊是沒有任何的動靜。

 

感到有些不對勁的木葉皺了皺眉,探頭到小見的面前。

 

 

 

哇塞這傢伙根本就是整個人嚇傻進入放空狀態了啊!!!

 

 

 

看著眼神空洞不知道還有沒有呼吸的小見,木葉只能默默的坐回位子上,開始盼望坐在另外一邊的赤葦能夠正常一點。

 

雖然這麼想,但眼角的餘光可以看到,赤葦雖然是以非常放鬆的姿勢陷在座位裡面,但是卻用外套遮住了口鼻,像是隨時可以遮住眼睛似的。

與此同時,還可以觀察到肩膀偶爾會不停的聳動。

 

原來赤葦也會怕啊,真沒想到。

不知道赤葦被嚇到的時候會是怎麼樣的表情。

 

結束對其他人的觀察,木葉將思緒再次拉回到電影上。

 

 

 

 

 

「喔嗯嘎!!!!!!!!!!!!!!!%#&^*$^*%@%^*」

「猿杙你放開不要抱著我這樣我沒有手遮啊%^*^&)@%^#$*&$」

 

你可以把眼睛閉上啊,木兔光太郎同學。

 

被一旁一點都不唯美的慘叫聲嚇到的木葉在心中默默的吐槽著。

 

轉頭看看旁邊依舊靈魂出竅的小見。

再看看另一邊的赤葦,卻發現到赤葦的肩膀正不斷的顫抖著。

 

「哎哎,赤葦,你還好嗎?」

 

「嗯...我...我...我...很好...謝謝你...木...木葉...前...輩...」

 

不是的吧,這聽起來一點都不好啊,都結巴了呢。

 

「真的會怕的話,我是不介意把手借你抓啦,有需要的話就別客氣。」

 

「好...好的...謝...謝...謝謝前輩...的...關...關心...」

 

「嗚喔啊!!!%^*$^&)($)$@%^」

「嘎嘎嘎!!!$%&%^*(#%$&(#)」

 

哎哎,隔壁的兩位,你們已經開始發出非人類的聲音了啊,要現出原形了嗎。

 

木葉皺了皺眉,越過赤葦看著將近失控的兩人,不禁感覺到有些難為情。

正想要恢復坐姿的時候,卻發現到,赤葦的肩膀,因為剛剛另外兩人怪異的慘叫聲,顫動的更加厲害了。

 

赤葦這傢伙該不會......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之後,木葉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

 

 

 

赤葦他...在笑!!!

 

 

 

他居然在笑!!!

是很高興被逗樂的笑!!!

 

 

 

不是因為木兔跟猿杙那兩個傢伙發出奇怪叫聲的關係,是因為劇情的關係!!!

而且越恐怖的地方赤葦他笑得越開心!!!

 

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到底是有什麼好笑的!!!我不懂啊!!!前輩我不懂啊!!!

你這孩子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奇怪的啊!!!

 

木葉有些半崩潰的抓住放在座椅上的可樂,想喝個幾口讓自己冷靜時,又聽到旁邊兩隻貓頭鷹的鬼叫,再加上旁邊忍笑忍到幾乎整個人都在抖動的赤葦,以及另一邊已經失去意識徒留軀體的小見,木葉覺得,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怒火正熊熊燃燒著。

 

 

 

你們這群人!!!可不可以正常一點啊!!!

 

 

 

 

 

開燈,散場。

 

看著不停捲動的演員表,木葉表示心好累。

 

「啊啊,木兔我的手好痛啊......」

「我也是,我覺得快要內傷了......」

 廢話你們兩個從頭到尾不是互相用力緊抓著對方就是用力抱在一起。

 

「赤葦你還好嗎?」木兔在稍作休息之後,轉頭詢問著一旁的赤葦,「剛剛好像有感覺到你在發抖的樣子,應該也是被嚇到了吧。」

 

哇,你自己抖成那樣還可以感覺到別人在發抖,也是蠻厲害的啊。

 

「啊,是呢,我也覺得我快要內傷了。」

 你是憋笑憋到快內傷吧你!!!

 

「哎小見呢?他怎麼不見了?」

 

「他說他尿急,去廁所了。」

而且還是在開燈的一瞬間,幾乎是用飛的消失了。

 

「木葉前輩覺得呢?」

 

「啊?什麼?」

 

「覺得這部片怎麼樣?」

 

「啊,還好吧,恐怖片不就那樣嗎。」

 

「說的也是呢。」

 

木葉望著赤葦勾起淡淡的笑容,在心中發誓,

 

 

 

 

 

我再也不要跟你們這群人一起看恐怖片了,

你們這群人根本比恐怖片還要恐怖!!!

 

 

 

 

 

--------------------------------------------------------------------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認真

 

 

 

以前跟學長姐們一起去看電影的時候發生的事情(((笑

 

感覺其他觀眾心中的OS大概就是這群人好可怕,不要靠近他們......

 

 

 

這是彌補我在情人節亂來的結果,不過最後變得好像流水帳......(((倒

 

總之謝謝看完的大家~!!!(((跪

 

评论 ( 10 )
热度 ( 56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