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兔赤兔》誰還會記得我

我覺得我大概要精神分裂了(((笑


兔赤赤兔其實不知道是哪個所以都給他標上去了,任意使用真是對不起(((跪

然後有微微的路人赤描寫,應該說只有提到沒有描寫???(((到底在說什麼


好吧算了就這樣!!!



------------------------------------------------------


你還,記得我嗎?

 

眼底的絕望與悲傷已消失,

你是否願意,與我重新開始。

 

 

 

 

 

錢包放在體育館忘了拿了。

 

木兔邁著步子往體育館的方向前進。期盼體育館還沒有鎖,好讓自己可以順利取回錢包。

 

輕推體育館的門,發現沒有上鎖時不禁在心中歡呼著。一邊感謝這麼晚還留在體育館內的人,一邊尋找著錢包。而在接近器材室的時候,卻聽到了異常的聲響。

 

 

是在親熱的聲音,而且好像很激烈。

 

 

木兔秉持著這種時候就不要破壞別人的好事,但還是得要逮住機會嘲笑一番的心情,在拿回錢包之後默默的坐在體育館的門口等著裡面的人結束。

 

 

會是誰?

 

 

這個體育館平時就是排球部專用的,所以應該就是隊上的人。木兔在腦中把所有人都過濾了一遍,依舊猜不出裡面的主角。

 

其實也不是真的猜不出來,但是對象不合理。這個時候還會待在體育館內的人大概就只剩下赤葦了。但也沒有聽說他有女朋友,而且看他平時的表現,應該也不是會在體育館跟女朋友親熱的風格。

 

赤葦大概是會在圖書館裡面跟對方約會的風格吧?

 

想到這裡,木兔不禁笑了出來。在圖書館約會的確是很像赤葦那傢伙會做的事情呢,一副斯文、頭腦聰明又很會念書的樣子。

 

所以今天大概可以說是偶發狀況。

 

愈來愈好奇對方的真面目,讓木兔有些按耐不住。

 

 

啊,有人出來了。

 

 

聽到腳步聲的木兔趕緊躲到一旁,偷偷觀察著會是誰走出來。

 

嗯?那個女生,我記得是三年級吧,好像是跟鷲尾同班的,印象中有看過,成績不錯的樣子,不過名字是叫什麼來著……?

木兔看著首先走出體育館的女生,瞇著眼思考著,所以是三年級的嗎?嘿唉,是木葉嗎,還是猿杙?小見感覺不太可能啊,這不是他喜歡的型。嗚哇,難道是鷲尾?班對嗎?不過沒有想到鷲尾這麼大膽啊,平時一副沉默寡言的樣子沒想到這麼敢。嘖嘖嘖,真是……

 

就在木兔大腦不停想像的同時,主角出現了。

 

哎?騙人的吧?木兔不可置信的看著從體育館走出的另一個身影,腦袋瞬間當機。

 

 

是赤葦。

 

 

只見兩人短暫的談話後,女生拿出了什麼交到赤葦手中,便快步離去。而赤葦則是在原地站了一會,嘆了口氣,回頭將體育館上鎖,也準備離開。但是卻在轉角處遇上意料之外的人,木兔光太郎。

 

 

「木兔前輩?為什麼蹲在這裡?」

 

「……我錢包忘了拿。」

 

「這樣啊,那我現在幫你開門,你……」

 

「不用了!!!」

 

哎?

 

「我剛剛已經進去拿了。」

 

啊,這樣啊。那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就先告辭了。赤葦微微的欠身,與木兔旁擦身而過。

 

「我聽到了。」一句話,阻止了赤葦離開的腳步。我聽到了,赤葦,而剛剛,也看到了。

 

你到底,都在做些什麼?看剛剛那個樣子,應該也不是第一次了吧?

 

面對木兔的質問,赤葦低下頭嘆了口氣,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嗎,木兔前輩,你這是明知故問?

 

那是你女朋友?

 

噗哧,聽到木兔的疑問,讓赤葦不禁失笑。你問這個問題是認真的嗎,木兔前輩?明明在看過那樣的場景之後。

 

回答我,赤葦!

 

唉……赤葦又嘆了口氣,明顯的可以看出他的肩膀抬起又放下。是援助交際啊木兔前輩,赤葦微微的回過頭,直直的望向木兔的眼睛,「援助交際,就是只要給我錢,我就陪你做一次的意思。」

 

 

 

 

 

赤葦京治,在梟谷學園中算是小有名氣的一號人物,身為排球部的副隊長,也是場上的司令塔,其清秀的外表,冷淡的氣質,讓他在粗獷的運動性社團中獨樹一格,此外也常常可以在年級排名的前三名中看到他的名字。對多數的女生來說,所謂完美的男人,大概就是在說他了吧。

而與赤葦相處過的人,也無不稱讚他的親切及謙虛,但也都一致的覺得,雖然赤葦待人和善,總是笑臉迎人,卻總是有很重的疏離感。

對於赤葦這個人,大家其實是一點都不瞭解的,赤葦喜歡的食物、喜歡的東西、喜歡的類型、為什麼打排球、為什麼選擇舉球員、為什麼來梟谷、家住哪裡、家裡有誰、家庭狀況如何,大家一概不知。而且據同班同學以及社團的朋友們口述,赤葦也從來不參與上課時間以外的聚會,假日也是。對女生們來說,這樣充滿神秘感的男人很吸引人啊。對男生們來說,這些小家子氣的問題知不知道很重要嗎?漸漸的,也就沒有人再去關注這樣的問題了。

 

慢慢的,大家對赤葦的印象就只剩下,啊,就是那個排球部的先發舉球員啊,長相跟成績都很不錯呢。

 

而在木兔發現了赤葦的秘密之後,也意識到了同樣的問題,他對赤葦是完全的不了解。

 

那等到赤葦離開梟谷、離開排球之後,還剩下什麼?大家還會用什麼樣的方式來記得他,那個排球打的不錯的人?那個長得不錯的人?那個成績不錯的人?所以當大家再次找到擁有與赤葦相似優點的對象時,赤葦是不是就會被大家從記憶中抹去了?

 

我不想要這樣,木兔心裡抱怨著。就這樣被大家遺忘,不覺得很孤單嗎?我不想要忘記赤葦,至少我會記得他。

 

下定決心後的木兔,開始了每天的觀察行為。一開始赤葦雖然不堪其擾,但也因為無力阻止,所以就由著他去了。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與逼問,木兔大概可以算是梟谷學園中最瞭解赤葦的人。

 

赤葦他喜歡白米飯,因為做成飯糰比較方便攜帶與食用所以可以看到他最常在吃的就是飯糰。

赤葦他喜歡金色,他說那是太陽的顏色,讓他覺得很溫暖。

赤葦他喜歡貓頭鷹,因為是猛禽類但也有可愛的一面,尤其是胸毛好像很好埋。

赤葦他之所以打排球是因為他喜歡的人喜歡排球。而成為舉球員是希望能夠更靠近對方一點。來梟谷也是追隨那個人的腳步。

赤葦的家庭,這個倒是不管怎麼問他都不肯說呢,唯一得到的情報就只有他是一個人住的。曾經偷偷跟蹤他回去結果被發現了,以為會被痛罵一頓卻意外的被請進去喝茶。不過那與其說是家,不如說就是個用來睡覺的地方。

 

然後是,有關赤葦他……交易的情報,對,交易!!!不願再說出那個詞句的木兔,決定用交易這個詞來代替,聽起來正當多了。雖然赤葦對此感到不以為意。

 

交易的對象都是三年級的學長姐,是的學長姐,對象有男有女,木兔曾經因為這樣的事實而震驚的久久不能自己。

 

 

啊,是的,插入或是被插入,不管哪一方我都是可以的。向赤葦本人親自求證後,反而讓木兔陷入更加沈重的低潮。

 

 

所以如果我或是白福他們找你的話你也會答應嗎?

 

不,不會的。熟人我會直接拒絕。

 

不知道為什麼,在聽到赤葦這樣的回答之後,木兔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也許是怕自己知道後會覺得尷尬吧,木兔這麼想著。

 

不過為什麼只限於三年級,赤葦表示,因為這個時期的學長姐壓力特別大,是最需要發泄的時候。同時也是人生中最不能出錯的階段,所以不會有人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將這樣的交易內容隨意散佈出去。

那你都沒有想過真的出事了怎麼辦嗎?木兔似乎對赤葦這樣毫不畏懼的態度感到有些不滿。而赤葦則是笑了笑,開口說道,我還未成年啊,木兔前輩。我未成年啊。

 

嘖,沒想到赤葦你這麼陰險。木兔對於這樣的回答,不禁咋舌。

 

哈哈,幻想破滅了嗎,木兔前輩?

 

啊啊,多少有一點吧。不過,到底是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你有這麼缺錢嗎?木兔擺擺手,算是對赤葦表示投降後又問出了一句。

 

原本以為自己隨口的問題會得到赤葦一如往常的敷衍,但對方卻是沈默了。

 

察覺到對方的不對勁,木兔有些緊張的看著赤葦,只見赤葦嘴角露出一絲的苦笑,是啊我很需要錢。

 

沒有想過赤葦會露出這麼悲傷的表情,木兔不禁有些自責,呃,是需要很多錢嗎?如果真的沒有辦法的話,我可以幫你的。

 

幫我?木兔學長是打算怎麼幫我呢?別忘了我是不會同意跟你作交易的。

 

我……我可以養你啊!雖然我的零用金也不多,但是至少可以幫你……

 

話尚未說完,木兔覺得臉頰一陣刺痛後,便坐倒在地。而赤葦則是維持著揮拳的姿態,大口的喘息著,像是在極力的壓抑著什麼。

 

木兔前輩,請你收回那些話。

 

此時的木兔,將左手輕輕的覆蓋在臉頰上,但完全無法撫平心中的震驚以及刺痛。

 

 

赤葦他……生氣了?

 

 

赤葦在幾次的深呼吸之後,站直了身軀,認真的看著坐在地上的木兔,木兔前輩你覺得我很可憐嗎?

 

哎?

 

還是你覺得我很可悲?赤葦的眼中滿溢著憤怒,也充滿了屈辱。我知道我現在在做的事情對你來說很骯髒,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可以不要用這種方式來賺錢。

 

不…不是這樣的,我只是……

木兔掙扎著從地上站起,想要解釋自己的本意並非如此。

 

夠了,木兔前輩,真的夠了……我知道你只是單純好意想要幫助我,但是你這樣……卻讓我覺得自己很噁心。赤葦抬手用力抹去淚水,拜託,算我求你,不要再管我了,好嗎?不管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我……

 

對不起。木兔倏地將赤葦擁入懷中,對不起,赤葦,我不會再說這種話了,所以,雖然我什麼忙都幫不上,但至少讓我陪在你身邊,這是我身為你的前輩、你的朋友,唯一能夠為你做的了。請不要拒絕我。

 

木兔前輩……你真的……很狡猾呢……

 

哈哈,對不起呢。木兔輕拍著赤葦的背,輕輕的左右搖晃著,有什麼難過的就在前輩的懷裡哭出來吧,這種時候就要好好的依賴前輩啊。

 

木兔前輩,你這樣好噁心,請放開我。

 

哎哎哎哎?!

 

 

 

在那之後,兩個人都沒有再談起那天的事情,生活依舊像從前一樣,木兔每天都使盡渾身解數的黏著赤葦,而赤葦則是一次又一次的拒絕木兔單純的好意,但最後還是只能無奈的接受。

 

 

 

 

 

赤葦,你有喜歡的人嗎?

 

喜歡的人?有的喔,我有一個崇拜的對象,他……

 

然後呢?然後他還說了什麼?後面已經不記得了,不過在講這句話的時候,赤葦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但是眼底卻只有悲傷與絕望。

 

 

 

 

 

有誰……會記得我呢……

 

 

還記得曾經有一次,木兔在半夜突然的驚醒,清醒後沒來由的心慌、恐懼,讓他難以入眠。拿過手機想看看時間,卻發現了有一封未讀訊息,傳送者是赤葦。內容只有兩個字,

 

 

救我……

 

 

木兔嚇的立刻播打赤葦的電話,並在得知赤葦的位置後衝出了家門。

 

在學校附近公園的廁所內找到赤葦時,赤葦正全身赤裸的癱坐在隔間裡,下體有著已經乾涸的血跡。

 

 

對不起呢,木兔前輩,這麼晚了還麻煩你。

 

 

不是大哭也不是害怕,首先表現出來的,是對木兔的歉意。

 

還好赤葦的租屋處離這裡並不遠,在協助赤葦穿上衣服後,木兔小心翼翼的將赤葦背在背上,送回了家。雖然一開始受到赤葦嚴正的拒絕,但也因為疼痛無法行走,而順從了木兔的行為。

 

後來得知,赤葦那天交易的對象是三年級的學長,補習結束後約在公園見面。也許是大考將至,壓力使得一向溫文儒雅的學長出現了赤葦無法預期的暴力舉止,最後導致木兔所看到的場景。

 

在學長離開後,赤葦過了好久,甚至是昏迷醒來之後,才決定傳訊息給木兔的。

 

 

我以為我會死……

 

 

想說就這麼死了也好,直到失去意識後再清醒,不禁感嘆生命意外的堅強,才傳了訊息。

 

 

反正死了之後也不會有人記得我的,但是卻又懦弱的向木兔前輩求救了……

 

 

對不起啊,木兔前輩,總是給你惹麻煩……

 

 

我好想死,卻又不想死呢……

 

 

木兔前輩……好溫暖啊……

 

 

背上的赤葦有些神智不清的呢喃著,木兔想要責備對方如此看輕自己的生命,但卻又對自己始終無法給與對方實質的幫助而感到自責。

 

也許真如赤葦所說的,死了,也好。大家難過完,哭泣完之後,還有誰,會記得他呢,還有誰,會思念他呢。

 

 

 

 

 

之後每一次的交易,木兔都會躲在體育館外面,等對方離開,赤葦整理好自己之後,一起步行回到赤葦的家再道別。一路上兩個人就像是剛練習完,滔滔不絕的談論著課堂上發生的事,練習時發生的事。

 

而赤葦依舊是那樣,關於自己的事情,絕口不提。

 

而在一次交易結束,對方離去後赤葦卻遲遲沒有出現,木兔有些擔憂的走進體育館。在器材室內也沒有見到赤葦的身影,那也許是在淋浴間,木兔緩緩的朝著目標前進,想說確認一下赤葦是否在內,一直到了門口聽到裡面傳來陣陣的水聲才安下心來。正準備轉身離去,就聽見裡面傳出了喘息聲。

 

咦?還沒結束嗎?但對方不是已經走了?

 

木兔有些訝異的愣在原地,不知道該趕快離去還是偷偷看一下裡面的狀況時,就聽到赤葦的聲音,

 

 

「木兔前輩……」

 

 

是赤葦,淋浴間傳來了赤葦的喘息、赤葦的呼喊,再怎麼遲鈍也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木兔抬手捂住自己的口鼻,不知道為什麼覺得胸口一陣疼痛,讓他不得不蹲下身。為什麼,會感覺到難過?為什麼會覺得想哭?木兔覺得自己心碎了,卻不知道為什麼。

 

 

我喜歡的,是一個我很崇拜的人。

他是個很厲害的人,總是包容我,不知不覺的讓我覺得,能夠活著並且站在他身邊,真是太好了……

 

 

那日的談話突然跳出,後續的對話也逐漸清晰。

 

是嗎,原來……是這樣啊……

 

稍作幾次深呼吸後,木兔站起身時卻發現自己對赤葦的聲音起了反應。呆愣的看著自己的下體,在聽到水聲停歇的那一瞬間,拔腿離去。

 

 

 

 

 

吶,赤葦,如果有一天有人跟你告白了,你會接受嗎?

 

木兔跟赤葦兩個人坐在面向操場的階梯上,吃著各自的午餐。正咬著白飯糰的赤葦在聽到木兔的問題之後頓了一下,便搖搖頭,苦笑著看向木兔,前輩覺得我這樣的狀況可以接受嗎。

 

如果是你喜歡的人呢?

 

那就更不能接受了吧。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不接受。

 

為什麼要接受?

 

兩情相悅不好嗎?

 

接受了就可以改變現狀嗎?

 

不行嗎?

 

可以嗎?

 

說不定對方願意跟你一起努力,這樣總會有辦法的吧?

 

嗯,是啊,如果是那樣的話,那該有多好……

 

轉眼間,赤葦已經吃完手上的飯糰。抬頭看了眼木兔便將視線轉往藍天。

 

是啊,那該有多好?但一切都只是如果,沒有人可以保證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想到這裡,木兔看著自己手上的炒麵麵包,想到剛剛赤葦手上那個什麼都沒有只有白米飯的飯糰,不禁皺起眉頭。這就是所謂的現實面嗎?赤葦他,比我們都還要早開始,體會所謂的現實嗎?

 

殘酷而美麗的世界啊,所以就算想死也捨不得離開。

 

木兔緩緩放下手上的麵包,開始反胃。對於身處在被保護的環境中長大的自己,任意用自己的角度、自己的立場、自己的想法來希冀別人跟自己一樣的自己,感覺到噁心。

 

木兔前輩?

 

被木兔反常行為嚇到的赤葦,趕緊蹲在木兔的面前,擔心的察看。是吃壞肚子了嗎?還是哪裡痛?

 

赤葦的關心讓木兔覺得慚愧,對於別人的處境,自己竟然輕易的就說出了為什麼不改變這種不負責任的話。希望自己可以為他做點什麼,但現在的自己卻什麼也做不到。那麼,至少將自己想說的說出來吧!就算什麼也無法改變,也認真的告訴他自己的想法吧!

 

「赤葦!!!」

 

木兔猛的抬起頭,臉上的表情即是難過又滿溢著憤怒,看慣了木兔總是充滿笑容或是消極表情的赤葦,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是睜大眼睛,等待著下文。而木兔在盯著赤葦數秒後,張開雙臂,將他緊緊的擁抱在懷中。

 

 

我不會忘記你的……

 

 

「木兔……前輩……?」聽到木兔在自己耳邊的低語,赤葦有些難以置信的想要轉頭看向木兔,但卻因為木兔的擁抱,無法移動半分。

 

「赤葦,我絕對不會忘記你的。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的……」有些哽咽的語氣,讓木兔不得不稍作停頓。此時赤葦也慢慢的放鬆下來,抬手環抱住對方。

 

我知道你喜歡飯糰、喜歡金色、喜歡貓頭鷹,打排球是想要更接近你喜歡的人,也知道你自己一個人住,很需要錢。我知道你很多事情,而你也知道我很多秘密,所以……

 

 

「所以!!!拜託你也不要忘記我!!!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忘記我!!!就算哪天你決定離開了,也要記得,我,木兔光太郎,會永遠記得你的!!!我不會忘記你的!!!」

 

 

「啊啊,我知道了。謝謝你呢,木兔前輩……」

 

潸然淚下。

 

 

 

 

 

後來,木兔畢業後藉著大學還在東京之便經常跑回梟谷。假藉畢業學長指導之名,行探望赤葦之實。

 

直到赤葦畢業,木兔從此失去任何有關赤葦的消息。例行的梟谷排球部畢業隊員聚餐,也從未見赤葦參加過。對此,其他人也沒有多問,因為連一直纏著赤葦的木兔都不知道了,那也不會再有其他人知道。

 

 

 

再後來,從別人口中得知,赤葦已經死了。

 

聽說是火災時來不及逃出,連屍骨都燒的一乾二淨。但是為什麼會失火卻沒有人知道。到最後連是不是真的有火災這件事也沒有人知道。

 


所以赤葦死了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也沒有人知道囉?


 

因為是聽說啊,沒有人可以確定真假。

 

但是赤葦的確是消失了啊,從他畢業之後,就沒有人再看過他,連木兔都沒有跟他聯繫。這樣的情況也已經四、五年了吧,這幾年畢業的後輩連聽都沒有聽過他呢。

 

 

是啊,赤葦消失了。一直坐在一旁沒有出聲的木兔,聽著其他人的討論心中這麼想著。所以跟死了沒有什麼兩樣了嗎?那麼再過幾年,大家就會忘記這個人了吧。

 

木兔覺得自己的心,跟著赤葦的消失一起死去。

 

 

 

 

 

木兔後來不負眾望的成為了國家代表隊的選手。

 

集訓,比賽,移地訓練,國際賽事。

 

滿滿的行程,讓木兔每天都過的充實卻也筋疲力竭,洗完澡後沾床就睡。但偶爾會在半夜時分驚醒,慌張的取過手機,看看是不是有求救的簡訊。

 

 

 

「木兔,外面有人找你喔。」

 

「哎?找我?誰啊?」

 

「不知道,之前都沒有見過的人。」

 

向隊友道謝後,木兔納悶的往體育館外走去,在不遠處的樹下一個頎長的身影佇立在那。

 

是他嗎?那個離開許久的人。

 

 

砰咚、砰咚、砰咚…

木兔感覺到自己死去的心臟再次開始跳動。

 

 

「好久不見,木兔前輩。你還……記得我嗎?」

 

熟悉的面孔、熟悉的聲音,我答應過不會忘記你的,所以,我當然知道是你。

我知道,是你的,

 

 

「赤葦……」

 

 

 

 

 

------------------------------------------------------


你好,我是赤葦京治,現年30歲,任職於國外某知名藥廠,現在擔任日本駐點經理一職,目前與伴侶木兔光太郎先生同居中,計劃於年底時到國外結婚並公佈我們之間的關係。

 

木兔光太郎先生是我高中時期的社團前輩,也是在我最黑暗的那段時期一直陪在我身邊的人。而讓我最後願意與他共度餘生的原因,是因為他履行了與我之間的約定。

 

那個支持著我讓我有勇氣一直走下去的約定。

 

他說他不會忘記我,他說他會一直記著我。

 

他做到了。

 

 

 

 

 

啊你好,我是木兔光太郎。是目前男子排球國家代表隊的先發球員,位置是主攻手,背號是4號。嗯……啊,我今年31歲,最喜歡的人是赤葦京治,他是我高中排球隊的後輩,是我的專屬舉球員喔。他是個堪稱完美的人啊,球打的好,每次都可以幫助我度過消極狀態。念書時成績也很好,不過他看起來就是一副聰明的樣子,所以這點大概不是很讓人意外吧?啊,赤葦的外貌也長得不錯,一張男女通吃的臉每次都讓我很擔心他被別人盯上,真想在他臉上寫下我的名字讓大家知道他是我的!!!是我的!!!是我木兔光太郎的!!!

 

不過之後就不需要再擔心這個問題了,因為我們年底就要去國外結婚並且告訴大家這件事。這樣全世界就都會知道他是我的了,嘿嘿。

 

至於為什麼是赤葦,


因為他是唯一我不想忘記的人。

 

他是我已經將名字刻在心上的人。


------------------------------------------------------


依舊是內容一多就失焦所以我放棄了(((望天


From


本來還想在後記打些什麼的可是腦中冒出了"你是智障嗎?"這句話所以我就默默地又刪掉了......

有沒有連自己都可以吐槽自己的八卦......

然後自己一秒出戲的功力讓我好幾次都差點把心中的OS給打進去,所以在檢查錯字的同時自己也不斷地在想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啊???

果然昨天挖田溝的時候應該把自己順便埋了。



謝謝看完這內容物不知所云的東西的大家,我去埋頭反省了。(((洞已挖好

评论 ( 9 )
热度 ( 36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