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兔赤兔》誰是真的?

3月14日,白色情人節。

 

 

 

雖說這是給情意相通的對象回禮的日子,但赤葦在打開自己的鞋櫃時,依舊是掉出了不少精美包裝的巧克力。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大概是因為如果當面交給赤葦的話,是絕對會被拒絕的,所以只能採取這樣的方式來表達心中的愛慕。赤葦默不作聲地撿起掉在地上的盒子,假裝沒有這回事一樣放回鞋櫃中。

 

「赤葦,你剛剛放了什麼東西進去?」

 

 

嘖,最麻煩的人來了。

 

 

赤葦以最快的速度關上鞋櫃,「你看錯了木兔前輩,什麼都沒有。」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了。」

 

「那是你的錯覺。」

 

「那你打開來讓我看看。」

 

「不太方便。」

 

「為什麼?會很臭嗎?」

 

「木兔前輩你這樣講好失禮。」

 

「那就打開來讓我看看啊。」

 

「請恕我拒絕。」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

 

「為什麼沒有為什麼,赤葦你討厭我嗎?」

 

「對我討厭你。」

 

「嗯嗯嗯嗯!!!木葉赤葦他欺負我!!!」

 

「蛤?」經過一旁被指名的木葉一臉莫名其妙的看向木兔,「你不要欺負赤葦就不錯了居然還怪赤葦欺負你?」如果赤葦欺負你的話絕對是你活該啊。

 

「嗯嗯嗯嗯!!!可惡你們都欺負我!!!」只見木兔在憤怒的吶喊之後,開始在自己的書包裡翻找著什麼,不一會就從裡面拿出一個同樣包裝精美的小盒子,然後用力地拍在赤葦的胸口,「拿去,有人要我轉交的,是本命!!!」

 

接著木兔便頭也不回的往教室的方向走去,但走不到幾步就又回過頭對著赤葦大喊,「不准把它塞進鞋櫃裡面!!!」再次扭頭離開。

 

「嗚哇,木兔他好像很生氣呢。」木葉看著木兔離去的背影,不禁搖搖頭。一旁的赤葦則是默默捂住自己的胸口蹲下,「嗯?怎麼了怎麼了?該不會是太感動了吧?」

 

「木葉前輩……」

 

「嗯?」

 

「我的胸口好痛啊,感覺骨頭好像裂了……」

 

「哎哎哎哎?!」

 

木兔剛剛幾乎是使出扣球的力氣把盒子拍在赤葦的胸口上,看來不只裡面的巧克力碎了,赤葦的心大概也快要碎了吧。

 

 

木兔光太郎你這個白癡!!!

 

 

看著蹲在地上表情略顯痛苦的赤葦,木葉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都怪木兔那個傢伙,也不想想自己的力氣多大就這樣給人家拍下去,現在是要怎麼辦才好!幫他揉一下嗎?感覺超奇怪的啊,一個男人幫另一個男人揉胸什麼的……

想到這裡,木葉不禁自己打了個冷顫,「赤葦你還好嗎?需要去保健室看看嗎?」雖然不知道去那邊有什麼用,走進去說自己被一個男人打了胸……

好在平時的訓練還算紮實,雖然沒有像木兔一樣發達的胸肌,但整體來說赤葦的胸板還算是厚實,經過這樣的衝擊只需要稍作休息之後就會恢復了。

 

「咳咳,稍微休息一下好多了。不過前輩,」赤葦站起身來,手依舊不停的揉著自己的胸口,無奈地看著木葉,「這樣的情況去保健室是要怎麼解釋?」

 

「嗯……被男人打了胸?需要按摩之類的……不對,我怎麼會知道啊!!!」

 

「前輩你剛剛的發言很糟糕啊。」

 

「還不是你逼我說的,信不信我跟木兔一樣打你!」

 

「啊,木葉前輩的話我應該還可以挺住。」

 

「赤葦京治!!!」

 

「哈哈,抱歉抱歉。不過還是謝謝前輩的關心。」

 

赤葦對著木葉微笑點頭致意後,也準備離開回自己的教室。木葉則是呆愣了一會,突然想起了什麼出聲叫住赤葦。聽到背後的呼喊,赤葦停下腳步,疑惑地轉頭。只見木葉露出奇妙的微笑,也將一個包裝精美的巧克力用力地拍在赤葦的胸膛上,「是本命喔,有人拜託轉交的,不可以塞進鞋櫃啊。」

 

「哎?」連木葉前輩也有?

 

看著赤葦略微驚嚇的表情,木葉揮揮手離開了。

 

 

對此赤葦表示,你們一個打左邊一個打右邊,我感覺快要內傷了。

 

 

 

 

 

 

在經過早上的”襲胸”事件後,每當有人拿著貌似裝著巧克力的盒子靠近時,赤葦都下意識地想要轉身護住自己的胸口。不過還好忍住了。

值得慶幸的是一直到中午用餐時間,都沒有人再拿著巧克力靠近他。不過今天明明就是回禮的日子,在2月14日沒有半點表示和行動的赤葦,照理來說是不會收到任何巧克力的才對。

 

 

那個神祕的請託人士到底是誰?不禁讓赤葦感到好奇。

 

 

一上午的提心吊膽,讓赤葦在聽到午休鈴聲時感覺到有些疲累,這麼長的休息時間不知道還會遇到什麼。整理完書桌正準備取出午餐時,就聽到門外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轉頭一看發現是白福跟雀田兩位球隊經理。因為三年級在春高後就已經引退,所以赤葦與兩位前輩其實也好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且平時若非社團活動,二、三年級間的交流本來就不多。難得的碰面讓赤葦不禁有些雀躍,趕緊離開座位走到教室門口。

 

「白福前輩,雀田前輩。」

 

「好久不見了呢赤葦。」

 

「是,的確是好久不見,兩位怎麼會過來?」

 

白福跟雀田在聽到赤葦發出的疑問後,相視一笑,雖即將目光轉往赤葦身上並上下打量著。對於前輩們審視的目光赤葦不知為何感覺到有些恐懼,但又不敢輕舉妄動。只見兩位前輩突然抬起頭,迅速的將藏在背後的小盒子,一左一右的戳在赤葦的腰上。

 

「嗚噗!!!」完全沒有時間可以做出反應的赤葦在發出短暫的慘叫之後,按著自己的腰跪倒在地上。還好兩位經理的力氣並不大,但是突如其來的驚嚇還是讓怕癢的赤葦顯得有些狼狽,「前輩……你們今天是串通好的嗎……」

 

「嘛,誰知道呢?」

 

「只是對方都下跪拜託了,我們當然要盡心盡力做到最好囉。」

 

「不好意思呢,因為身高不夠所以只能選擇腰部了。」

 

「不過東西不可以塞鞋櫃喔。」

 

「否則本命會哭泣的。」

 

 

做到最好就是這樣弄死我嗎,前輩……

 

 

赤葦無奈地撿起掉在地上的小盒子,緩緩地站起身,「是,謝謝兩位前輩,辛苦了……」

 

目送兩位前輩離去並謝退同學們的關心後,赤葦將東西收進書包內,提著自己的午餐前往部室與其他人一起用餐。

 

 

 

突然間有點不想去呢,今天的三年級似乎串通好要對他做些什麼,不知道現在進去部室之後還能不能活著出來,啊啊,胃好像在痛了,木兔前輩在場上消極模式啟動的時候都沒有這麼令人擔憂啊。不過剩下的三年級還算是溫和的,應該不會怎麼樣吧?但是小見前輩有時候也蠻失控的不知道今天會做出什麼事情來,鷲尾前輩倒是真的完全無法預測啊……

 

在心中不停上演著小劇場差點要開始人生跑馬燈的赤葦,懷著極度不安的心情走到部室門口,做了幾次深呼吸,想想再怎麼慘大概也就是今天早上被木兔打那一下最可怕了吧?其他人的殺傷力說實話並沒有木兔那麼高。在心中默默的幫自己加油打氣後,赤葦正準備開門時,門就自己打開了。

 

 

糟糕!!!

 

 

赤葦的腦內頓時警鈴大作,正想轉身逃跑的時候才發現為時已晚。鷲尾跟猿杙兩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赤葦的身後,並且一左一右的按住他的肩膀。猿杙露出了抱歉的笑容,而鷲尾則是對著赤葦點點頭表達歉意,還順道取走他手上的便當放在一旁。

 

 

如果真的覺得抱歉的話就不要這麼做啊!!!

 

 

內心崩潰但表面依舊冷靜的赤葦正想開口投降請求兩位前輩手下留情的同時,猿杙跟鷲尾便拿出那萬惡的小盒子,朝著赤葦的背後用力拍去。強勁的推力讓赤葦整個人幾乎可以說是飛撲進了部室內,原本凌亂的部室地板在今天像是為了迎接他的到來一樣,特別的乾淨,而且好像還是擦拭過了正透著微微的反光。

 

 

如果平常也保持這麼乾淨的話多好啊。

 

 

感覺眼前的一切正慢動作播放的赤葦,在倒下的瞬間這麼想著。

 

還好部室內是木頭地板,雖然還是有些疼痛但尚可接受,就當是魚躍失敗不小心整個貼地吧。倒在地上的赤葦呈現放棄狀態完全沒有要起來的意思,不如乾脆假裝自己昏過去好了。正在腦中飛快地思索著對策時,聽到有人正在靠近的聲音。

 

 

不是的吧,我都已經倒下了還想要做什麼!!!

現在露出來的部分只有身體的背面,背部已經被攻擊過了所以還剩下……

 

 

臀部!!!

 

 

只見赤葦迅速的翻身坐起,正準備緊戒來自其他人的攻擊時,就看到小見正站在他的面前,手上捧著那噩夢般的小盒子,然後輕輕地放在他的頭上。

 

「是本命喔。」還附帶了燦爛的笑容。

 

 

 

 

 

 

去他的本命!!!

 

 

 

 

 

 

在經過混亂的中午之後,赤葦覺得他這一陣子都不想再看到小盒子跟巧克力了。因為這兩樣東西只要一出現他就會遭殃。明明是那麼美好的節日為什麼自己要遭受到這種待遇。總之這筆帳,我會在之後一一討回來的,赤葦心中暗自發誓。

 

 

 

 

 

 

在經過早上的襲胸還有中午的飛撲後,下午的每一個休息時間赤葦都會衝出教室找地方躲起來,讓同學們都以為他是不是吃壞肚子了。好不容易到了社團時間,赤葦不禁鬆了一口氣,至少社團活動時可以逃跑的範圍比較大,也不需要顧慮自己毫無形象的慘叫。

 

雖然在打開部室的門之前還是警戒的張望四周,確定沒有人在附近之後才打開門。但一開門就看見只有尾長一人孤獨的站在部室正中央,雙手恭敬的捧著赤葦已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小盒子。

 

陷……陷阱嗎?

 

是陷阱嗎?

 

那個人對本命的定義真的是我所理解的本命嗎?

 

有人會這麼對待自己的本命嗎?

 

不,不對,不對不對,赤葦京治你要冷靜,快冷靜下來,說不定對方就是想看你驚慌失措的樣子啊,要是現在逃跑的話不就輸了嗎?不行不行我得想個對策。冷靜下來,會有辦法的。

 

就這樣,赤葦跟尾長兩人大眼瞪小眼的僵持約一分鐘後,尾長有些不知所措的開始東張西望著。因為他所接到的指示就只有將這個小盒子拿給赤葦前輩,並且要把重點的一句話帶到,但沒有想到的是赤葦在看到這個小盒子之後卻露出了在球場上才會有的兇狠眼神,讓尾長不禁懷疑自己手中拿著的,真的只是其他前輩們所說的,要給赤葦的本命巧克力嗎。

 

「尾長。」

 

「是?!」

 

「那個是要給我的嗎?」

 

「是,是的。」

 

「你把他輕輕的拋過來,輕輕的。」

 

「是……是!!!」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赤葦要這麼指示,但尾長也不疑有他的,將手上的小盒子拋了過去。不過赤葦這樣的指示倒是一瞬間讓他以為裡面放的是顆炸彈。

 

在接住小盒子並向尾長道了聲謝後,赤葦才安心的走進部室內開始更衣。但在脫下制服時,卻聽到一旁的尾長發出了驚呼。怎麼了嗎?自顧自繼續脫著褲子,翻出練習服準備套上時,才發現,今天早上被木兔跟木葉打過的胸口,以及中午時被白福還有雀田戳過的腰,甚至被猿杙和鷲尾拍過的肩胛骨,都出現了明顯的掌印。

 

 

尤其是木兔打的那一下最為明顯。

 

 

瞥見尾長逐漸泛紅的臉,知道他可能誤會了什麼,正準備開口解釋時,就見尾長轉身狂奔離去,還一邊大喊,對不起赤葦前輩沒有想到你的那位這麼熱情不過我不會說出去的然後那個巧克力是本命還請你收下啊啊啊啊!!!

 

 

好的,我知道那是本命巧克力了。不過你說不會說出去的事情大概全校的人都快要聽見了。

 

 

看著慢慢闔上的門,以及外面笑的東倒西歪的前輩們,赤葦覺得,這個時候練習攻擊,他大概可以打出比木兔前輩更甚至比佐久早或是牛島前輩還要強力的扣球,而且不會失準。

 

 

 

 

 

 

今天的練習很難得的三年級也參加了,但還沒有開始赤葦就覺得精疲力竭,尤其是看到一直在忍住笑意的前輩們。

 

 

如果你們只是為了來玩我所以才來練習的話拜託你們不要來好嗎。

 

 

練習期間好幾次赤葦都強忍著想要將球直接舉到木兔臉上的慾望,連監督都感受到了赤葦的不對勁,要他先到旁邊稍作休息、調整一下。

 

「赤葦,你今天是不是太過急躁了。」

 

「是,監督,我會好好反省的。」

 

「來,這個給你,有人拜託我轉交給你的,聽說是本命啊。」

 

看著監督從口袋中拿出的小盒子,赤葦頓時覺得今天大概就要世界末日了吧,連監督都被收買是怎麼辦到的。

 

「是……是,謝謝監督,麻煩您了。」

 

「沒什麼,小事一件,你先到旁邊冷靜一下再繼續練習。」

 

「是……」

 

有些顫抖的接過監督手上的東西,與自己的水瓶放在一起後在旁邊坐下,仰起頭將毛巾蓋在自己臉上,希望再打開毛巾的時候可以回到原本的世界。

 

「那個……赤葦前輩……」

聽這聲音是新進的經理吧,一年級的後輩。

有些無力的赤葦淡淡的應了一聲,表示自己有在聽。但是仍舊維持著原本的姿勢沒有改變。

 

「這個……」

 

這個?

 

「本命……」

 

本命?!

 

聽到關鍵字的赤葦立刻扯下臉上的毛巾從地上彈了起來。並不是因為有人交給他本命巧克力而感到興奮,反而是“本命”這兩個字已經完全跟災難畫上了等號讓赤葦反射性準備逃跑。

不過赤葦的大動作反而嚇了後輩經理好大一跳,也因此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而在看見三年級投來的微妙眼光後赤葦覺得,他今天大概走不出體育館了……

 

 

 

 

 

 

好不容易結束練習終於可以擺脫這群人的赤葦正在內心小小的歡呼時,發現自己被包圍了。被三年級的前輩包圍了。為首的木兔雙手用力的拍在赤葦的肩上,鄭重的說道,「等等有與音駒的聚餐,請務必參加。」

 

說不的話你是不會放手的吧……

 

為了肩膀的安全,赤葦也只能答應了。

 

 

 

 

 

 

約好時間地點後,大家暫時解散自由活動,之後再直接到目的地集合。回到家更衣的赤葦被告知有兩份的包裹,看著寄件地址心中大概有了底,沒有錯的話應該是來自月島跟日向。仔細的拆開包裹之後裡面果然是與白天相似的小盒子,且都附上了小紙條,是本命巧克力,代為轉交。

 

如此和平的收到巧克力讓赤葦頓時覺得自己果然還是處在正常世界的,不過想到等等的聚餐就又覺得回到了深淵。

 

一群貓頭鷹不夠現在又要再加上一群貓,明明自己也是梟的一員為什麼卻覺得自己其實是隻老鼠,被貓頭鷹盯上,接著又要被貓玩弄。

 

 

 

 

 

 

雖然心中充滿著不願意但還是準時抵達約好的餐廳。在門外看見已經到場的夜久跟列夫,上前打聲招呼後便開始話家常,正當赤葦覺得大概不會再有不可思議的驚嚇的時候,面前的兩人卻拿出了赤葦正準備遺忘的驚喜。

 

 

是的,包裝精美的小盒子,代為轉交的小盒子,裝著本命巧克力的小盒子。

 

 

赤葦覺得自己在今天刷新了所謂本命的定義,與其說是表達愛慕不如說是戰帖吧。這樣好了大家也不要這麼麻煩乾脆公平的打一架吧。

 

內心奔過無數跑馬燈的赤葦在經過約0.5秒的冷靜後微笑著收下兩位的好意,聽到是代為轉交的本命後也只是點點頭,但默默的將目標轉向單純的列夫,「不知道是誰呢為我準備了這麼多的驚喜,希望可以有機會當面好好的謝謝他,說不定可以試著進一步交往。」

 

聽到赤葦這麼說以為他很滿意對方所做的一切,本著後輩要為前輩盡心盡力的好意,而且只是說出幕後主使者不是什麼困難事的列夫,正準備抖出大魔王時就被一旁察覺到不妙的夜久給一腳踢飛了。

 

「你的屁股上有隻蒼蠅。」用只有列夫會相信的藉口敷衍過去之後,夜久向赤葦點點頭表示時間差不多,他們兩個先進去以免訂位被取消後留下赤葦一人在外面繼續等待著。

 

等到眾人終於到齊後,赤葦覺得白色情人節的噩夢應該也差不多要結束了。然而此時坐在他旁邊的研磨卻默默的遞過一個小盒子。這讓赤葦反射性的看向一旁今天一整天都讓他崩潰的三年級們,發現他們沒有動作之後鬆了一口氣。

 

「看來赤葦今天過的很辛苦啊。」

 

「是啊,的確是很辛苦……」

 

「那我就不多說那些話了,你今天應該也聽的夠多了。」

 

無氣力組就這樣準備結束對話時,一旁的黑尾卻突然插了進來。

 

完全的失策!!!

 

 

都忘了還有這個危險的人。赤葦盯著黑尾心想。

 

 

「喂喂,幹麼這樣深情的看著我,黑尾前輩我是不會動心的。」將小盒子推到赤葦面前,「這是最後一個囉,這樣白色情人節的超級驚喜就到這邊結束啦。」

 

「是超級驚嚇,黑尾前輩。」

 

「嘿~是嗎。不過那可是某人很用心準備的啊,你就歡天喜地的收下吧。」

 

 

不,今天只要是梟谷轉交的都是在驚恐跟充滿生命危險的情況中收下的,一點都無法讓人歡天喜地啊。

 

 

「黑尾前輩,所以你知道幕後主使者是誰囉?」

 

「嗯,大概知道?」

 

「想請您幫我代為轉告對方一些話。」

 

「嗯?是要接受對方了嗎?」

 

「大概是?」餘光瞥見有一個人影開始躁動不安,真是沉不住氣啊,「麻煩黑尾前輩轉告對方,今天的帳,之後我會一一奉還,請他做好準備。」

 

 

 

哎?這跟說好的不一樣啊,說好的幸福告白怎麼變成了復仇宣言!

 

 

 

「然後就是,今天所有代為轉交巧克力的人之中,」故意將話語停在這邊的赤葦,將目光掃過一旁的眾人,這時才發現到,大家都在等著他接下來的發言。對於這樣的狀況赤葦似乎非常的滿意,甚至露出了非常難得一見的燦爛笑容,

 

「其中有一位是我的本命,所以能夠藉著這個機會從對方手上拿到巧克力,我覺得很高興呢。」說完便低下頭,開始愉悅的享用著餐點。

 

 

 

現在多麼歡天喜地啊,赤葦心想。

 

 

 

知道赤葦不會再多說什麼的眾人,頓時覺得背脊發涼,尤其是參與了今天驚喜活動的人。且在瞥見主使者的陰沈表情後,都在心中吶喊著,

 

 

 

 

 

赤葦京治,你這是準備掀起什麼樣的腥風血雨啊啊啊啊!!!

 




------------------------------------------------


到底幕後主使者是誰呢~?


我自己是配了木兔跟赤葦XDDDD


整個氣氛依舊歡樂,高中男生尤其是運動性社團如果沒有前後輩階級的話感覺就是會把整個事情搞很大,玩得很瘋狂這樣XDDDD


謝謝看完的人,希望有娛樂到大家~XD

评论 ( 8 )
热度 ( 100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