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佐久葦》寵溺






「京治快去洗澡。」

 

「再讓我躺一下。」

 

「你已經躺10分鐘了,快去洗澡。」

 

「再讓我躺一下嗎,聖臣~」

 

「嗯……」

 

 

 

明知道自己對他的撒嬌沒有抵抗力,居然還這麼作。

 

佐久早看著剛剛結束合宿訓練回到家中,全身是汗、背包裡還裝滿髒衣服,但是現在卻躺在玄關地板上怎麼樣都不肯起來的赤葦,感覺到頭痛。

 

 

而且身上還帶著其他人的味道讓他更頭痛。

 

 

希望他可以趕快進浴室去把身上洗乾淨、重點是把別人的味道弄掉,但赤葦卻是硬要跟他唱反調,賴在地上完全不會動。

而且居然還為了可以繼續躺著而跟他撒嬌、喊了他的名字。

 

 

「再讓你躺10分鐘,不准睡著。」

 

「好~!」

 

 

無奈的撿起被丟在一旁的背包,既然大細菌不肯動,那就先來處理這些髒東西吧。

 

憤怒的將髒衣服全部倒出來,就算是親密愛人的衣服,但在外面那麼多天還是讓他感覺到害怕。

 

 

 

最後還是決定戴上口罩以及手套才開始作業。

 

 

 

「你太誇張了,佐久早。」

 

「嗯?」

 

「聖臣~」

 

「嘖!」

 

 

會這麼作不是因為嫌棄赤葦髒,而是因為這些衣服在外面接觸了地板還有其他人,充斥了不屬於赤葦的氣味。而且以赤葦的個性,休息時間絕對是隨地一坐、就地一躺,根本就不會去在乎地上充滿了多少細菌。

 

 

「不要加太多漂白水!」

想到上次被洗到有些褪色的練習服,赤葦趕緊出聲提醒。

 

「嗯。」

佐久早默默的應了一聲,倒了相較平常兩倍多的漂白水進去。

 

設定好洗衣程序後脫下手上的手套,拿過剩下的貼身衣物,進到浴室內開始刷洗。

 

 

 

終於洗完所有的內衣褲、完成脫水以及晾曬的工作後,早就過去不止10分鐘。

輕聲的靠近依舊躺在玄關的赤葦,果然,已經睡著了。

 

習以為常的轉身走回浴室,再出來時手上多了一條沾濕的毛巾。

在赤葦身旁站定後,抬手、拉弓、揮臂、壓手腕。

 

 

 

啪答!!!

 

 

 

濕毛巾準確的甩在赤葦的臉上,同時也響起了赤葦的哀號。

 

「嗯~~~好痛啊,佐久早聖臣~~~!」

雖然內容是抱怨著佐久早的暴行,但拖長的尾音卻充滿撒嬌的意味。

 

 

「再不起來就再甩一條。」

 

「不要~~~」

 

 

不理會赤葦的反駁,再次轉身進了浴室。

 

 

出來時果不其然,赤葦還是睡著了。

想起第一次用毛巾甩他時他還會嚇的飛奔進浴室,現在倒是一副沒有在怕的樣子。

 

 

佐久早覺得,大概是自己太寵他了。

 

搖搖頭,認命的抱起熟睡的赤葦。

 

 

 

 

 

張開眼時看到的是濛濛的水氣,身體的觸感大概是泡在溫水中。而將他移到這裡的人,正坐在浴缸旁搓揉著他的頭髮。

 

赤葦稍稍抬眼看了看佐久早,而對方正一臉認真的洗著自己的頭髮,不禁覺得幸福。

 

 

「你在笑什麼?」

 

「我想到第一次被你丟進浴缸的事情。」

 

 

是的,丟進浴缸。

真真切切的是用丟的。

那次赤葦以為自己會溺死在浴缸中。

而佐久早在看見赤葦被嗆了一口水、咳到眼眶泛紅不斷反胃之後,就再也沒有這麼做過。

 

 

「你以後再這樣我真的會用丟的。」

 

「不,你才不會。」

 

「放心,我會。」

 

「不,你不會。」仰頭看向佐久早,「你不忍心。」

 

 

看著赤葦清明的雙眼,停頓一會,接著使力讓赤葦的頭恢復原本的角度,「不要亂動,泡泡會流進眼睛裡的。」

 

 

輕輕的笑聲響起。






----------------------------------------------


關於佐久早的潔癖小劇場XD






一日赤葦因為討論報告晚歸,擔心來不及準備晚餐所以事先傳了訊息給佐久早,希望他可以先把飯煮好。

 

想著家裡的米是無洗米,只是倒個三杯米、加水到建議刻度、放進電鍋按下開關,對佐久早來說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而佐久早在接到留言時也只是回了句沒有問題,就沒有再多想。

 

 

 

 

 

先回到家的佐久早按照赤葦訊息上的指示,拿出米、裝了平杯三杯,倒進內鍋後裝水到建議刻度,擦乾內鍋外頭的水、放進電鍋。

 

接下來就只剩下蓋上蓋子、按下電源了。

 

煮飯也是蠻簡單的嗎,佐久早心中想著。

看著鍋內的米,準備扣上蓋子,

 

 

 

嗯?!

 

 

 

 

 

 

 

晚歸的赤葦比平常晚了大概一個小時才回到家,想著晚餐的菜單打開家門,卻沒有見到應該會出來迎接的身影。

 

正在納悶臨近晚餐時間那人跑哪去的時候,就聽見廚房傳來的動靜。

 

心中充滿不好的預感,快步進了廚房。

 

看見在水槽努力的身影時,覺得更加不安了。

 

 

 

「佐久早,你在幹麼?」

 

「啊,京治,你回來啦。」

 

「你這是在……」

 

 

走近一看,看見應該在電鍋內炊煮的白米還在那,而且鍋內的水一片清澈。

 

 

「你看,我把米洗乾淨了!」

 

 

看著充滿期待、寫著快稱讚我的眼神,赤葦覺得,佐久早的潔癖大概沒有救了。




----------------------------------------------




取名有障礙的我......

一直都很有障礙呢XDDDDD



甩毛巾是攻擊手練手腕的方式之一,被甩到的話真的......很痛(((捂臉

赤葦你的臉還好嗎(((繼續捂臉


想想如果讓佐久早幫忙做菜大概洗個米就可以卡關XDDD


謝謝觀看的各位,希望各位的有覺得溫馨~

然後千萬不要模仿佐久早拿毛巾打別人的臉(((還在捂臉

那真的......很痛......(((倒地捂臉

评论 ( 6 )
热度 ( 22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