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兔赤兔》真的是在打架而已......?!



被隔壁房所製造出來的噪音吵醒的木葉,走出房間想找水喝時,遇上了同樣被喚起的黑尾。

兩個人無奈的聳聳肩、嘆口氣,覺得有機會一定要搬出去,遠離那對不分晝夜、擾人清夢又閃閃發亮的笨蛋情侶。






順應生理時鐘張開眼睛的木兔,看了看自己懷中的赤葦,再看看滿目瘡痍的房間,無奈的抓抓頭。



看來等赤葦醒來之後得挨一頓罵了。



輕手輕腳的下床,走出房門時就看到兩雙眼睛用哀怨的眼神看著他。

讓他下意識的想關上房門。


但門外的兩人似乎早就預測到他的舉動,立刻站起身衝過去將他拖了出來,逼迫他在餐桌前坐下。


「木兔光太郎,你跟赤葦兩個人昨天晚上是在搞什麼,弄出這麼大的聲響。」


「哎?!很……很大聲嗎?」


「當然,要不是我們是你的好朋友還以為你們在拆房子呢。」


「呃,對不起。」不好意思的抓抓頭,「所以吵醒你們了?」


「何止吵醒我整個人都振奮了呢。」


「只差沒有衝進去把你給揍一頓。」


「哎?!為什麼只揍我?」


「如果不是你的話赤葦他是可以弄成這麼大的聲響嗎。」


「但明明就是赤葦弄得啊!」木兔有些不滿的解釋著,聲音也跟著大了起來。


擔心吵醒還在房內補眠的赤葦,木葉跟黑尾兩人迅速捂住木兔的嘴,示意他小聲一點。

而接收到兩人威脅的木兔只能順從的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後捂在嘴上的手才鬆開。


「所以你們兩個昨天晚上到底在幹麼,搞得并并蹦蹦的。」


「昨天晚上嗎?嗯……該怎麼說呢……」木兔有些難為情的抓抓頭、靦腆的笑了笑。這樣的反應反而讓旁邊的兩人看的是更加火大。


通常有話直說的木兔,這次卻遲遲沒有回應,讓一旁的木葉終於無法按耐心中的怒火。


「所以你們兩個昨天該不會真的是在做愛搞出那麼大的聲響吧!!!」木葉憤怒的拍桌而起,已經完全顧不得房內的赤葦。

而一旁的黑尾則是被木葉突然爆發的怒氣給嚇的愣住了,一時間也沒有反應過來。


「可惡你這隻臭貓頭鷹是兔子嗎?一年四季都可以發情的兔子嗎?做愛就做愛搞得那麼大聲是怎樣!!!你們不睡覺人家還要睡覺啊!!!」


「做……做愛?!木葉你在說什麼,我們才不是在做愛呢,而且我才不是一年四季都發情的兔子!!!我只對赤葦發情!!!」


「我管你對誰發情,總之你們兩個昨天晚上到底是在搞什麼東西!!!大半夜的不睡覺在幹麼,不是在做愛難不成是在打架嗎!!!」


「我們的確是在打架沒有錯啊!!!不然怎麼可能弄出那麼大的聲響!!!」


「打架?!是妖精打架吧你們!!!半夜打架不睡覺你們兩個是有病是不是?!」


「我們才沒有病!!!而且妖精打架是什麼啊?!」



被夾在中間的黑尾看著一來一往的兩人覺得自己完全插不上話。


雖然知道梟谷的相處模式一直都是這樣直來直往的,但是現在的對話內容會不會也太直白了?!

會有人直接問對方是不是在做愛的嗎?通常不是應該隱晦一點的暗示對方嗎?

難道是自己太保守了?

而且妖精打架是怎麼回事,木葉你居然還知道那東西嗎?


看著不斷爭吵的兩人,黑尾的腦中不斷運轉著各式吐槽。突然間覺得一陣陰冷,緩緩的轉頭一看,只見赤葦站在房門前,臉上毫無表情,但眼中的殺氣幾乎讓黑尾想要喊救命。

抬起手抓住木葉的手用力的搖著,第一次抓住的時候還被激動的甩開,直到再次抓住時,木葉才憤怒的對黑尾吼著,「黑尾鐵朗你幹什麼!!!」


而黑尾也沒有出聲,只是緩緩的抬手,指向赤葦的方向。

吵鬧中的兩人似乎被黑尾的動作給提醒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一瞬間安靜下來,慢動作似的轉過頭,看向赤葦。



死定了!!!



這是吵鬧的三人心中的感想。






現在的狀況是,赤葦坐在餐桌的主位上,喝著剛煮好的咖啡,而木葉和黑尾兩人坐在餐桌的一側,坐姿端正。木兔則是獨自被孤立在另外一側,好好的跪在椅子上。


「所以三位前輩大清早的在吵些什麼?」


「是木葉先開始的!」


「木兔你!」


「木兔光太郎前輩你先安靜一下,我等一下再來收拾你。」


「哎哎哎哎?!」


不理會一旁貓頭鷹的怪叫,淺嘗一口杯中的咖啡之後,將目光轉向木葉,「所以,一早是在跟木兔前輩爭執什麼,木葉前輩?」


「呃……」被點名的木葉反射的抖了一下,而這一抖也嚇的旁邊的黑尾跟著抖了一下。赤葦淡淡的掃了一眼,沒有反應。



此時黑尾的心中正在不斷上演著小劇場,

為什麼明明我們才是前輩赤葦是後輩現在卻搞得好像我們最小一樣?

為什麼明明是你們太吵現在卻一副我們才吵一樣?

而且我明明就什麼都沒有做啊,為什麼要一起接受這樣的待遇???



而在被赤葦點名後,木葉的心理活動也達到了高峰。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現在怎麼辦!!!

我們為什麼吵架?!是啊我們為什麼吵架,還不是因為你們兩個昨天晚上先開始吵的,不過現在要怎麼辦,總不可能直接的問說你們兩個昨天晚上是不是在做愛啊,有點大聲呦,好害羞哦,可以小聲一點嗎,啾咪?

木兔光太郎那傢伙就算了,但是面對赤葦這種話是可以隨便說出口的嗎?

前輩的尊嚴都要掃地了啊!!!雖然現在已經快要掃地了!!!



看著旁邊兩位表情異常豐富的前輩們,赤葦不禁覺得有趣,雖然不知道他們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吵架,不過應該跟木兔脫不了關係。轉頭看向已經進入消極模式的木兔,如果再不理他的話,他大概就可以自己融化在這張椅子上了。




「所以到底是怎麼回事,木兔前輩?」將目標轉移到幾乎癱在椅子上的木兔,雖然不指望他可以說出什麼理由。


「不知道......」果然,像是在鬧脾氣似的,整個人縮在椅子上,連頭也不抬。


「那你跟木葉前輩是在爭執些什麼?」


「木葉他偷聽我們房間,然後說我們做愛太大聲。」頓了頓,看起來更沮喪了,「可是我們明明就不是......」


「木兔光太郎你!!!」聽到對面的人說出不存在的指控,木葉整個人氣到說不出話。要不是赤葦還坐在那邊,他大概會立刻飛過這張桌子跟木兔拼命。



我偷聽???

我偷聽???!!!

我偷聽!!!!!!

我什麼時候偷聽了!!!

明明是你們吵的那麼大聲,想不聽到都難好嗎!!!

現在居然說是我偷聽???!!!這還有天理嗎!!!



而木兔則是完全不理會木葉的怒吼,繼續叨念著,「我跟他們說我們昨天晚上是在打架才會那麼吵的,可是他們不相信我......」

「然後木葉就說我們妖精打架......」抬起頭,用無辜又沮喪的眼神看著赤葦,「赤葦,什麼是妖精打架?」


聽到木兔這樣的反問,赤葦一瞬間也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默默的放下手中的杯子,望著杯中的咖啡、手指在桌面上敲打著,像是在盤算著什麼。


被誣陷的木葉覺得自己血壓飆高快要中風了,正不斷的在心中默念著,生氣是魔鬼、生氣是魔鬼、生氣是魔鬼.......

而一旁的黑尾似乎是進入了什麼遊離的狀態,看來是已經放棄跟梟谷幫的人對話了。

孤立在一旁的木兔則是還在不斷碎念著,妖精打架到底是什麼啊?為什麼是妖精啊?小精靈不好嗎?藍色小精靈很可愛啊,所以為什麼不是精靈?還是妖精比較厲害嗎?


好不容易快要安撫好自己情緒的木葉,在聽到對面木兔的話後,覺得心中的火山現在、立刻、馬上,就可以爆發了。



閉嘴啊木兔光太郎,不要再提妖精了我錯了還不行!!!

可惡誰知道你這白癡居然不知道妖精打架是什麼東西。你是這麼純潔的形象嗎?!

想到這裡,木葉自己也頓了一下,可惡還真的是!!!這樣顯得我好下流啊!!!

沮喪的抱住自己的頭,倒在桌上。



「黑尾前輩有什麼想說的嗎?」許久未開口的赤葦,將目標轉移至從剛剛開始就保持沉默的黑尾。

而黑尾在聽到自己的名字後,也只是緩慢且僵硬的轉過頭,「我覺得列夫那孩子,真是可愛極了。」


赤葦看著說出還不相干話語的黑尾,皺了皺眉,再把視線往上移,打量著黑尾的頭髮。



從黑尾前輩今天髮型的完成度來看,看來昨天的確是沒有睡好啊。大概是因為睡眠不足所以進入了待機狀態吧,完全沒有思考能力。



望著各自陷入不同狀態的前輩,赤葦舉起杯子喝乾了杯中的咖啡,再次開口,「我大概了解發生什麼事情了。」


聽到赤葦這樣的發言,木葉猶如獲得救贖一般的抬起頭望著他,一旁的黑尾也似乎終於重新開始運轉了起來。而木兔,則是繼續融化中。


「關於昨天晚上的事情,請容我向兩位前輩道歉。製造出這麼大的噪音,打擾了兩位的睡眠真的是很對不起。」

側過身,向兩位前輩微微的鞠躬,同時也伸出手按在木兔的頭上,讓他一起低頭。


不過不知道是不小心還是故意的,木兔的頭整個撞在桌子上,發出了好大的聲響。受害者木兔,在發出短暫的哀嚎之後就安靜了,一動也不動的倒在桌子上。



死......死了嗎?

好不容易開始運轉的黑尾在看到這一幕之後,何止開機準備桌面,連更新都完成了。



「事情的原由就如木兔前輩所說的,我們的確是在打架沒有錯。」接著認真的看向木葉前輩,「不過不是妖精打架,也請木葉前輩不要教壞木兔前輩。」



所以是我的錯?我怎麼會知道木兔那傢伙居然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不過這樣的話木葉也只敢在心中吶喊,表面上還是恭敬的應了聲是。



看到這樣景象的黑尾,只覺得梟谷根本就不是什麼沒有前後輩觀念和樂融融的關係,完全就是失控的獨裁政權。比烏野的舉球員還恐怖。



所以昨天晚上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



赤葦站起身,到咖啡壺邊將自己的杯子填滿後回到坐位上,開始解釋著整起事件的過程。






一向睡姿良好、入睡後就跟屍體一般的木兔光太郎同學昨天不知道是吃錯藥還是發了瘋,又或是作了怪夢還是哪條神經突然接上或是斷了,總之在半夜突然伸出一腳,好死不死的將旁邊的赤葦給踹下床。

而這一踹不是單純的讓赤葦從床上掉下去而已,木兔大概是使出了他在球場上的爆發力。就赤葦的描述是,他完全是從床上飛了出去,滾到書櫃旁撞到之後才停下。而衝擊力也導致書櫃上的書本紛紛掉落,也很幸運的砸在赤葦的頭上。

有嚴重起床氣的赤葦光是被這樣突然的叫醒就已經很不爽了,更何況還是這麼暴力的手段,以及後面追加的重擊。這讓赤葦完全就是怒氣爆發,抓起地上的書本就往床上砸。

而被砸中的木兔不知道是還在作夢還是想要反擊,也拿起了床上的枕頭將飛過來的書本一一打回去。



你以為你們在打雪仗嗎......黑尾心中吐槽著。

你們是準備打死對方嗎......木葉心中擔憂著。



看到攻擊自己的罪魁禍首居然還展開反擊這讓赤葦更怒了,立刻站起身抓過木兔手上的枕頭就往他身上打。當然木兔也不會乖乖的呆在那裏當沙包,於是開始了四處逃竄。過程中也不忘拿走另一個枕頭當武器。

總之兩個人大半夜的就真的跟神經病一樣的在房間裡用枕頭互毆。因為沒有開燈加上根本處於情緒失控的狀態,所以幾乎把所有的東西都掃落在地上。


接著兩個人就開始了互毆、踩到東西跌倒、站起來再互毆、踩到東西再跌倒、然後再站起來互毆的莫名其妙循環。



對此木葉表示拜託出去不要說我們認識我覺得真的很丟臉,這種情況一般人會發生的嗎?

會嗎?會嗎?會嗎?

通常跌倒之後不就是應該瞬間清醒覺得自己很蠢然後停止才對嗎?

為什麼你們兩個會是愈打愈起勁啊?



反正這樣莫名其妙的情景最後結束在木兔對赤葦使出過肩摔,並將之壓制在床上後結束。




聽完這一連串感覺像是胡扯出來一樣戲劇般過程的黑尾跟木葉覺得,樓上樓下左右隔壁的鄰居沒有報警真是太好了。鄰居真是好人。


不過在看到他們兩個房間內慘不忍睹的景象還有赤葦屁股上的瘀青之後,只能承認他們說的都是真的。



木兔你下腳也真狠耶,居然還把赤葦踢到瘀青。木葉鄙夷的看著已經融化成泥的木兔。

你們兩個再繼續住在一起哪天一定會出人命的吧。黑尾表示擔憂。



對此赤葦則是無奈的聳聳肩,幸好那時候是背對木兔前輩,如果是正面的話可能現在要到醫院去看他了。


然後等赤葦出院之後可能要再到醫院去看木兔。


聽到赤葦這樣發言內容的兩位前輩只覺得心中一陣惡寒。






「事情的經過大概就是這樣,當時打的太忘我了所以沒有注意輕重。對於吵到兩位前輩休息真的是很抱歉。」再次的低頭,而木兔則是從剛剛開始頭就沒有抬起來過。不過赤葦似乎並沒有打算放過他,抓起木兔的頭抬起再次重擊。



這次木兔連叫都叫不出來了。



「嗯,也沒有那麼誇張啦。」對方這麼誠摯的道歉,而且已經用暴力手段在懲罰始作俑者了,再繼續追究下去就顯得太不厚道。


「難得的假日,時間也還早,前輩們也再回去休息吧。」轉頭看向還低著頭超沒誠意的木兔,「木兔前輩麻煩你去收拾一下房間,至少把床清理乾淨。」


聽到赤葦吩咐的木兔像是得到特赦似的立刻抬起頭,頭也不回的往房間走去。途中還因為一直跪在椅子上的關係了踉蹌一下。看著木兔搖搖晃晃背影的兩人,不知道該同情他還是該說他活該。



不過怎麼想所有事情的起因都是源自於他那莫名其妙的一腳,所以是活該吧。

不過再想想赤葦那可怕的起床氣還有剛剛那兩下重擊,突然又有點同情。



最後木葉放棄再去思考這對笨蛋情侶之間的問題。

黑尾則覺得他們兩個人之間不是正常人可以插足的。



看著木兔走進房間後,赤葦向木葉及黑尾點點頭,表示自己先回去休息了。


走到房門口時,赤葦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停下,回過身看向還坐在餐桌前的兩人,「不過最後的確是變成了妖精打架。」



關上房門,留下開始凌亂的兩位前輩。




=========



插不進去的小段落XD



「木葉罵我是臭貓頭鷹又說我是發情的兔子……」

「所以……我到底是貓頭鷹還是兔子啊......」

「我已經搞不懂了……」



「你已經放棄當人了嗎,木兔前輩?」




========================================


這是一個莫名其妙的故事XD

靈感來源我還真是想不起來了,就只是想讓他們兩個在半夜打架吧(((到底為什麼???

辛苦了可憐的黑尾跟木葉,不過感覺就吐槽還有相處方面大概也只有他們兩個最適合了XD

最後的小段落想了半天還是不知道要插在哪裡好,所以就獨立出來了。


總之赤兔日快樂喔~

感謝閱讀的各位~!!!

评论 ( 17 )
热度 ( 109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