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兔赤兔》《赤葦赤葦》回到過去

這是在兔赤兔前提下的赤葦X赤葦 !!!

(((倒底在說什麼東西!!!

總之就是......某個莫名其妙的腦洞這樣XD

設定是沿用"假如未來"這篇的。

但應該是不影響閱讀啦XDDD

================================

赤葦?赤葦?

 

 

木兔看看左邊再看看右邊,兩個赤葦。

木兔光太郎覺得頭大。

木兔光太郎覺得死定了。

 

 

兩個赤葦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兩個?

 

 

這樣重複問題是沒有用的哦,木兔光太郎小朋友,你還是先想想怎麼活命吧。

 

 

所以現在該怎麼辦,一個赤葦火山爆發就已經夠讓他害怕的了現在變成兩個。

現在先作的應該是小心翼翼的下床、離開房間,然後尋求協助。

 

木兔決定這麼作之後,首先是輕輕的坐起、然後撥開腰上的手,好不容易在不吵醒赤葦們的情況下擺脫糾纏後,木兔坐在床上不知所措的抓抓頭。

昨天有作什麼嗎?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看看左邊的赤葦。

這個似乎是原來的赤葦,不論是身高、髮型還是五官,都充滿了熟悉的味道。

 

看看右邊的赤葦。

這個似乎就比較陌生,感覺身材比較消瘦,但是五官卻充滿成熟、老練的感覺。

 

 

所以這個赤葦是哪來的?

 

 

木兔輕撫著下巴,開始各種猜測。

 

 

是我在作夢?還是真的哪裡的赤葦跑來了?不過是哪裡跑來的啊?難不成是未來嗎?還是其實是黑尾假裝的?

 

 

正在思考著各種可能、不可能的情況時,木兔感覺到有一隻手正沿著他的大腿開始向上游移,讓他顧不得會吵醒其他人、用力的按住。低頭看向那隻手,卻發現那個成熟的赤葦正睜著眼睛看著他,眼神似乎有點迷茫。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個赤葦整個人充滿妖豔感,讓木兔覺得全身發毛。

既害怕又驚訝的看著那個赤葦,木兔現在不知道該先逃跑保命還是先保護旁邊的赤葦才好。直到對方像是明白什麼稍稍睜大眼、然後露出微笑,用未被壓制的手撐起身體、緩緩靠近木兔時,木兔果斷的轉頭、連滾帶爬的掉下床,途中還不小心從另一個赤葦身上壓過去,然後帶著怪叫衝出房間。

 

 

 

對,他拋棄赤葦自己跑了。

 

 

 

 

 

 

 

已經起床正在準備早餐的黑尾疑惑的看著從房裡衝出來、說著沒有人可以理解的語言的木兔,心想他是不是不小心又把赤葦給弄醒了。

而剛梳洗完畢的木葉,則是不太想理會這隻一起床就發瘋的貓頭鷹。

木兔看著兩人除了怪叫之外什麼都說不出口。

 

 

怎麼辦,跟他們說裡面有兩個赤葦嗎?他們會相信嗎?不不不不,這個只要他們看到就會相信了。那要告訴他們嗎?

不不不不,要是告訴他們的話我會被關進房間裡面的!一個赤葦的起床氣就夠可怕了現在變成兩個!那已經不是打一架就可以結束的了吧!根本會要了我的命啊!

 

 

看著突然間又安靜下來的木兔,似乎很驚慌的抱著自己的頭在思考什麼,黑尾跟木葉決定裝作沒有看見他,就讓他在那邊腦袋轉到燒起來吧。

 

 

 

 

 

 

 

 

此時房間內的赤葦在被木兔這麼一壓之後,也醒來了。帶著滿滿的起床氣坐起身,環視房間尋找等等可以當作武器拿來毆打木兔用的東西時,發現床上還坐了另一個人。

不悅的看了過去,是誰這麼大膽敢這樣坐在他跟木兔專用的大床上,而且還是在自己脾氣最差的時候。不過在看清來人之後,赤葦整個人都清醒了,什麼起床氣都被拋諸腦後。震驚的張大眼睛看著那人,而對方似乎覺得赤葦的反應很有趣、再次露出微笑,然後緩緩靠近。

 

大概是太過驚嚇,赤葦一時間其實沒有反應過來對方想作什麼,直到後腦勺被按住、唇被封住時,才發現自己被吻了。

 

 

「唔……唔唔唔!!!」

 

 

反應過來的赤葦除了發出驚訝的聲音外,也試圖想要掙脫。

但該說不愧是自己嗎,果然瞭解自己的敏感點。感受到腰側肋骨處的輕撫時,赤葦覺得自己的整個身體都軟了、使不上力。

 

 

果然!!!

是那個公關啊!!!

 

 

 

 

 

 

 

不如預期般的,沒有人衝出來打他也沒有聽到裡面有任何的動靜,木兔突然有些擔心裡面的兩個赤葦該不會在協商如何弄死他吧。

 

輕聲的靠近自己的房間,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打開一個小縫,偷偷觀察著。

 

不看還好,看了之後木兔發現自己大概會死的更慘。

 

裡面的情況大概是這樣的,兩個赤葦本來是好好的坐在床上,說是本來的原因是因為成熟的那個赤葦發現木兔在偷看之後,便稍微使力將另一個赤葦壓倒在床上。

而被壓倒的赤葦正眼中噙著淚水、雙頰泛紅,不知所措的抓緊另一人的衣服。

 

 

 

木兔覺得他真的死定了。

 

 

 

 

 

看著木兔緩緩跪倒在地上,黑尾跟木葉總覺得要出大事了,而且是木兔要出大事了。

偷偷靠近著木兔的身後也想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但此時的木兔卻突然回頭、淚眼汪汪的看著他們兩個,「我完蛋了。」

 

兩人不理解的看著木兔,正想開口嘲笑他時,房間的門被完全打開,赤葦愜意的斜靠在門邊、嘴角泛著笑容,「早安。」

 

就在黑尾跟木葉想著今天的赤葦怎麼這麼冷靜時,就看見另一個人影出現,也是赤葦,正捂著嘴、含著淚。

 

 

 

真的出大事了!!!

 

兩人感到崩潰。

 

 

 

 

 

 

 

再次的,所有人聚集在餐桌旁,黑尾跟木葉兩人依舊坐在一側,但看起來目光有些呆滯。兩個赤葦一同坐在另一側,一個看起來心情很好,另一個則是還在驚嚇中沒有醒來。木兔自己坐在主位上,喔不,應該說害怕的縮在主位上,如果可以他寧願跪在椅子上也不想面對這樣的場面。

 

 

剛剛的一陣混亂讓大家都嚇的不清,除了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赤葦。

 

 

 

 

 

在兩個赤葦同時出來以後,黑尾跟木葉覺得可能要世界末日了,正在想著生命的最後一天要怎麼渡過時,就聽見木兔慌張的聲音,「你們不要出來!!!快進去!!!」然後把兩個赤葦塞回了房間。

 

 

你好大的膽子啊,木兔光太郎。

 

 

而被推回房間的兩個赤葦則是互相看著對方,發現現在的穿著的確是不太適合就這麼走出去。

 

一個赤葦是只穿了一件練習短褲來充當睡褲、上半身赤裸,而另一個則是只穿了一件上衣跟內褲而已。而且內褲還是三角的。而且上衣一看就知道絕對不是他本人的。

 

赤葦覺得頭大,原來上次那個夢是真的。跑去未來的自己身體裡面就已經夠超乎現實了,現在未來的自己整個完完整整的出現了。怎麼辦?

 

 

嘖,所以木兔那傢伙真的會去打棒球嗎?!

該死的果然應該那時候就掰斷他的手!

 

 

在外面的木兔突然覺得一陣惡寒。

 

 

而另一個赤葦看著年輕的自己臉上的表情變化覺得實在是很有趣。

再次靠近時對方像是受驚的兔子般跳了一下,然後不斷的後退最後倒在床上。

大概就是覺得這樣逗自己很好玩吧,看著自己因為慌張躲避而倒在床上時也跟著爬了上去,跨坐在對方身上、雙手撐在頭側。

 

「幹麼這麼緊張,你應該見過我才對。」

 

赤葦搖搖頭、又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

 

看著自己想承認但又不願意承認的樣子,抬起手、在額頭上戳了戳,「你之前用我的頭去撞桌子這件事我可要跟你好好的算帳。」

 

 

我怎麼知道那是真的!赤葦心想。

 

 

說完話之後,倒是很爽快的翻身坐在一旁,「嘛,現在還是先給我衣服吧,總得先解決外面的人。」

 

 

赤葦跳起來飛奔到衣櫃前。

 

 

 

 

 

 

 

「所以你是未來的赤葦?」

 

「嗯。」點點頭。

 

「是多久之後的?」

 

「17年。」

 

「好久!!!」

 

「不過你是不是都沒有長高?」

 

原本的赤葦怒瞪著提問的黑尾,成熟的赤葦則是露出曖昧的笑容。

黑尾覺得,赤葦用眼神殺人的功力愈來愈高了。

 

「我有沒有長高,」成熟的赤葦站起身,伸出手指挑起黑尾的下巴,「你要不要親自來量量看?」

 

 

 

匡噹!

黑尾嚇的從椅子上翻下去。

 

 

 

太……太可怕了!!!

倒在地上的黑尾震驚的看著對方,他終於搞懂這個赤葦跟原本的赤葦有什麼不一樣了!

氣質啊,氣質!!!

這個赤葦全身都散發著一種蠱惑人心的氣質!

慵懶的眼神跟微挑的唇,只要坐在那邊看著你,你就會心甘情願為他作任何事的感覺。

再加上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舉止,完全就是讓人無法移開視線啊!

這真的太危險了!未來的木兔活的還好嗎?!

 

 

發現黑尾緊盯著赤葦不放的木兔,立刻跳了過去遮住他的雙眼,「不准看!你不要這樣一直看!」

 

「幹什麼木兔,放手!我的眼睛要被你戳瞎了啊!」

 

「不要,誰叫你一直盯著赤葦看!」

 

「又不是盯著你的赤葦看!」

 

「不可以,他們兩個都是我的,是我的!!!」

 

而在一旁目睹一切過程的木葉,默默的提出了問題,「赤葦你未來是作什麼工作的?」為什麼會培養出這樣的一面?

 

「公唔……」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一旁的赤葦給伸手捂住了嘴。而且還是深怕他掙脫一般,一隻手捂在嘴上、一隻手壓住後腦勺。

 

 

微微的轉頭看向自己,用眼神示意著。

 

 

不可以說嗎?

 

當然不可以!!!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

 

那可以說其他人的嗎?

 

也不可以!!!

 

為什麼?反正將來就會知道啦。

 

總之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哎,這樣我好吃虧啊。

 

吃……吃虧?!哪裡吃虧?!

 

公關的身體可是很貴的啊,你這樣摸的話可是要錢的哦。

 

等等,為什麼突然扯到這個話題?

 

嗯~轉移注意力吧。

 

什……?

 

 

還沒搞懂對方在說什麼的赤葦,等到發現大腿上的手時已經來不及了。那隻手用力的在大腿內側的位置捏了一下,讓赤葦不得不抽回雙手進行反抗。

 

 

「是公關哦。」

 

 

坐在對面的木葉其實沒有搞懂在這兩秒內兩位赤葦的眼神交流,但在聽到回覆時整個人都愣住了……

還在吵架的兩個人也都愣住了......

連赤葦都愣住了......

 

 

只見赤葦的臉開始泛紅,呆愣的閉上眼開始往桌子倒去

 

 

額頭沒有感受到預期中的疼痛,睜開眼發現額頭下墊了一隻手。抬頭一看是木兔擔憂的表情。

 

「木兔前輩……」

 

「赤葦你沒事吧,生病了嗎?臉很紅哦。」

 

「不,沒什麼……」反手摸著自己的臉頰,赤葦覺得現在實在是很難為情。有些沮喪的低下頭時,就感覺到頭正被誰輕輕的揉著。是自己喜歡的力道和位置。微微抬眼發現果然是未來的自己,真的是只有自己才最瞭解自己呢。

 

「所以你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嗎?」像是為了導回正題、又像是為了逃避剛剛的答案,木葉提出了一個大家都很好奇的疑問。

 

「不知道,一覺醒來就在這裡了。」晃晃腦袋,看向木兔,「那時候還差點偷襲錯人呢。」

 

 

這下換木兔臉紅了。

 

 

「所以怎麼回去也不知道囉?」

 

「不知道。」

 

「嘖,這下麻煩了。」

 

「嘛,這應該也不是我們可以解決的問題吧。」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來的黑尾揉揉臉,再次坐回椅子上,「還是先決定一下要怎麼稱呼吧,不然叫赤葦你們兩個一起回頭也怪恐怖的。」

 

「那我可以叫你京治嗎!」木兔期待的轉頭看向與自己同一個時空的赤葦。

 

「不可以。」但卻遭到無情的拒絕。

 

「你可以叫我京治哦。」另一個赤葦探出頭,對著木兔微笑。

 

「不不不不不麻煩了!!!」但卻遭到害怕的拒絕。

 

「怎麼辦?」

 

「赤葦一號、赤葦二號?」

 

「相信我他們不會理你的。」

 

「大赤葦、小赤葦?」

 

「木兔光太郎這聽起來很變態啊。」

 

「哎哎哎哎?!」

 

「赤赤葦跟赤葦葦?」

 

「對不起這我實在是叫不出口。」

 

「赤葦跟赤葦?」

 

「……不好意思我聽不出來這有什麼差別……」

 

「不然未來的木兔都怎麼叫你的?」

 

眾人將目光移到正在喝咖啡的赤葦身上,希望他可以提出不同的方法來解決這個根本沒有意義的問題。

 

「就叫赤葦而已。」

 

「嘖,木兔光太郎你真的毫無長進耶。」

 

「遜斃了,都過了17年了還是叫人家赤葦。」

 

「為什麼又怪我啊,現在不是在想名字嗎?!」

 

「因為想不出來啊!」

 

「想不出來為什麼要怪我啊?!」

 

「誰叫你17年來都想不出一個不一樣的叫法!」

 

「為什麼要換啊!赤葦很好聽啊!我很喜歡啊,我就喜歡赤葦不行嗎!!!」

 

在聽完木兔的怒吼之後,所有人都沈默了。

而木兔則是意識到自己到底說了什麼之後默默的低下頭,掩飾他漲紅的臉,小聲的說,「幹麼,我喜歡赤葦啊,有什麼不對嗎。」

 

 

 

噗哧!

 

 

 

這樣的反應似乎讓另一個時空的赤葦覺得很有趣,不禁笑了出來。

 

「抱歉抱歉,這真是太有趣了。好久沒有看到會這樣臉紅的木兔呢。」擦拭著眼角溢出的淚水,毫無誠意的道歉。

 

其他人似乎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只能默默的嘆氣。

 

「算了算了,還好今天是假日。」

 

「就算不是假日也沒關係吧,大不了把他丟在家裡啊。」

 

「不不不,我實在是不知道如果把他丟在家的話,回家會看到什麼。」

 

「你是想看到什麼?裸體圍裙嗎?」成熟的赤葦撐著頭,微笑看向黑尾。

 

「噗!」黑尾受到致命的一擊。

 

 

看著黑尾倒下的木葉覺得,還是不要再繼續談論下去比較安全。未來的赤葦真的殺傷力太高了,而且是心理上的。這種讓人臉紅心跳的話可以這樣毫不猶豫的說出口,該說是成熟男人的餘裕嗎……

 

「嘛,其實你們也不需要太在意我。」將杯中的咖啡喝盡,「如果沒有什麼問題要問的話,我想回去補眠,而且說不定一覺醒來我就已經回去了。」放下杯子,聳聳肩,往剛剛出來的臥室方向走去。

 

 

而其他人則是看著他的背影心想,

 

 

你為什麼不早說!!!

 

 

 

 

 

剩下的四個人繼續坐在餐桌前大眼瞪小眼,因為感覺現在不管作什麼都不對。裡面那個人明明才是最該煩惱的才對,為什麼現在卻是我們四個在煩惱?而且這裡是我們家不是嗎?

 

「可惡,我不管了!!!」木葉憤怒的回房。

 

「對不起,愛莫能助。」黑尾無奈的回房。

 

 

現在只剩下木兔跟赤葦兩個人。

 

 

「所以你未來真的會成為公關嗎......」木兔的聲音聽起來有點落寞,明明是自己一直保護著不想跟別人分享的寶貝,在未來居然成了公關這樣必須與人交際的職業,怎麼想都很難過啊。

 

「嗯......或許吧......」其實赤葦自己也不是很確定,因為平行時空這麼多,照理說也有可能會出現不同的走向。但前提是平行時空的個理論真的存在的話。

 

「話說木兔前輩。」

 

「嗯?」

 

「你今天早上是不是從我身上壓過去?」

 

「嗯......呃......那個......情勢所逼......」

 

「然後還拋下我自己逃跑了對吧?」

 

「呃......」糟糕,這個的確無法反駁,因為自己的確是拋下赤葦自己跑了,而且還讓赤葦被對方給強吻了。

 

「木兔前輩,請你在這邊好好反省。」也站起身,回房去了。

 

木兔沮喪的看著赤葦進去的身影,準備開始融化。

 

 

 

 

 

在進到房間之後,赤葦就後悔了。因為他忘了另一個自己正在裡面。

 

不知所措的看著趴光衣服只剩內褲、躺在床上正在伸懶腰的自己,赤葦有了想轉身出去的衝動。但又覺得如果自己就這麼出去的話不就輸了嗎?

 

 

所以說這種時候幹麼跟自己認真呢,赤葦京治。

 

 

故作冷靜的假裝自己也是進來補眠、慢慢脫去衣服。靠近床邊正在思考要怎麼躺才不會碰到對方時,就被伸出的手給一把拉向床鋪。機警的伸出手撐住倒下的身體,卻發現現在的姿勢其實很不妙。雙手剛好撐在對方的頭兩側,而且還橫跨在對方身上。就跟今天早上對方對自己擺出的動作相同。

 

「這角度真不錯。」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真心感嘆。雙手甚至沿著腰側開始向上滑動,直到胸口才停下,「果然是年輕的自己好,這胸肌真結實。」強調性的捏了兩下。

 

赤葦緊張的抓住對方的手移開,甚至用力的壓在對方的頭頂,不讓他再作出其他挑逗的行為。但對方卻是看看自己被壓制的雙手,再看看赤葦,「這個姿勢,你是想對我作什麼嗎?」

 

 

我一點都不想對你作什麼!!!我只希望你不要對我作什麼!!!赤葦心中吶喊著。

 

 

看著赤葦尷尬的表情,覺得年輕時的自己真是純情的可愛。決定再多逗弄兩下。抬腿頂了頂赤葦的跨下,「還是童貞嗎?」

 

這樣的動作反而讓赤葦更害怕了,立刻翻身下床,雙手護在自己的胸前不斷的後退。直到背撞上了門才停下。而突然的撞擊讓外頭的木兔緊張的敲門。「赤葦?怎麼了嗎?裡面發生什麼事情?」

 

「沒......沒事!!!什麼事情都沒有!!!」

 

「那你們在幹麼?為什麼發出這麼大的聲音?是誰撞到門了嗎?」

 

「就說了沒事!!!只是不小心碰到而已!!!」

 

「騙人!不小心撞到怎麼可能會發出這麼大的聲音!!!」

 

「你好煩啊木兔前輩,你快去反省啦!!!」

 

「哎哎哎哎!!!我是關心你耶!!!」

 

「有什麼好關心的,又沒怎麼樣!!!」

 

 

看著就算隔著門板也可以吵得不可開交的兩人,翻了個身趴在床上,「真可愛。」閉上眼沉沉的睡去。

 

 

 

聽著裡面不再發出聲音後,木兔也放棄敲門了。乖乖的回到椅子上,開始反省。

 

說是反省其實也只是趴在桌上睡著了。

 

 

 

 

 

 

 

大概是因為假日吧,一直到了晚餐時間才開始有人出沒在公共環境。經過木兔身旁的黑尾偷偷的拔了木兔的頭髮,毫無反應。路過的木葉伸手拍拍木兔的臉,毫無反應。

 

這傢伙怎麼可以睡成這副德性?

 

兩人無奈的搖頭,最後還是只能使出暴力的手段,伸出手一左一右的用力拍在木兔的背上。而木兔似乎已經很習慣這樣的對待了,只是睜開眼睛,看著身後的兩人。

 

「作飯啦木兔。」

 

「對,快去作飯啊木兔。」

 

聽到這樣的催促,木兔也只能默默的起身,摸著被打的位置開始往廚房移動。

 

 

可惡,我在你們心中就只有這個個功能嗎!!!

 

 

 

 

 

完成最後一道菜後,木兔輕聲的打開房間的門。看見兩個赤葦相擁在一起入眠的畫面只覺得真是美好。如果自己的赤葦沒有把手放在對方的屁股上,對方也沒有把臉埋在赤葦的胸口的話。

但哀怨歸哀怨,木兔還是偷偷拿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後才開始叫人吃飯。

 

不過他現在其實不知道該怎麼作才好。

 

赤葦的起床氣他是知道的,不過如果告訴他是要吃飯的話他就會瞬間消氣。但是另一個赤葦到底是怎麼樣的情況木兔就沒有把握了。

 

正當木兔在煩惱該怎麼作時,就看見另一個赤葦已經睜開眼睛看著他了。就跟今天早上的情況一樣。

 

木兔被嚇的倒抽一口氣。他現在真的很認真的思考是要先假裝沒事的退出去,還是先把赤葦拖出來逃跑。

 

「吃飯了嗎?」

 

「對......對!!!」看來這個赤葦也是只要有吃的就會消氣,木兔覺得安心不少。

 

「嗯,那我來叫他吧。」

 

「喔.......嗯......」

 

只見另一個赤葦慢慢的爬出被窩,在赤葦的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後,赤葦就睜開眼睛、坐起身開始穿衣服。

 

木兔覺得驚訝,每次都讓人害怕的叫赤葦起床工作對方居然作的這麼輕鬆,看來得找機會問問對方該怎麼作了。不然他每次都被打得很慘。

 

 

 

 

晚餐倒是相安無事的結束,不過另一個赤葦的食量倒是小的驚人。其實也不是說食量小,只是與現在的赤葦相比,大概只有四分之一不到吧。

 

詢問之後只得到了"為了保持身材"這樣的回覆,頓時大家又都安靜了。

 

 

 

 

一直到了就寢前準備沐浴的時間,赤葦在自己的衣櫃了翻著要借給另一個赤葦的衣服。反正兩個人的身高一樣,而且對方還比自己瘦了不少,衣服什麼的還是可以穿的下的。

不過對方在接過衣服後,倒是拿起內褲皺著眉頭,「沒有三角的嗎?」就被赤葦一把扔進浴室了。當然對方關門前還故意似的問赤葦要不要一起洗,木兔嚇的趕緊衝過來把赤葦推開然後關上門。

 

如果可以他大概還會拿椅子把門擋住。

 

 

 

 

但最大的問題還是晚上睡覺的房間分配。黑尾跟木葉兩人心中想著這大概免不了一場戰爭,正在客廳待命準備收看這齣戲會怎麼進展時,就看見木兔認命的抱著枕頭、被子到沙發上躺好。

 

「嘖,無趣。」木葉無聊的回房。

 

「呿,還以為有好戲可以看了。」黑尾不屑的回房。

 

 

你們到底是希望我們怎麼樣啊!!!木兔感覺他要哭泣了。

 

 

 

 

 

在房間內的兩個赤葦其實情況也沒有多好。

 

應該說其中一個赤葦的情況沒有很好。因為他真的不知道下午已經睡飽的那個赤葦會對他作什麼。

 

 

沒有記錯的話,現在是對方的上班時間了。

 

 

「你還不睡嗎?」對方拍了拍旁邊的空位。

 

「你要睡了嗎?」有些疑惑的看著對方。

 

聽到這樣的疑問,對方也只是無奈的聳聳肩,「現在也上不了班,除了睡覺也不能作什麼。」率先在床上躺好,喬了個舒服的姿勢。

 

看起來對方似乎是沒有什麼奇怪的意圖了,赤葦才關上燈、慢慢的往床鋪靠近。

 

直到對方再次伸出手把自己拉倒在床上後,赤葦才終於意識到,果然不可以小看未來的自己,這人惡劣的程度已經發展到自己無法想像的地步了。

 

 

「別那麼緊張嗎,」低頭在赤葦的額上落下一個吻,「來作點有趣的事情吧。」

 

 

 

 

 

 

 

隔天早上木兔再打開房門時,裡面只剩下原本的赤葦了。

雖然不知道另一個赤葦是怎麼回去的,但是這樣的情況倒是讓木兔安心不少。

 

輕聲的走進房間,想要爬上床一起睡時,就發現事情好像不太對勁。

 

 

為什麼赤葦是全身赤裸的?

為什麼床鋪看起來很凌亂?

為什麼會留有奇怪的液體?

 

 

總覺得發生什麼不得了的事情的木兔,開始大力的搖晃著赤葦,「赤葦!!!赤葦!!!快醒醒啊!!!你們昨天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什麼你會沒有穿衣服???為什麼床會......唔噗!!!」

 

 

在挨了赤葦一拳後,木兔才想起來,忘記問另一個赤葦正確的叫赤葦起床方式了。

 

 

 

 

 

 

 

而另一邊的木兔,則是在發現消失一天一夜後的赤葦再度出現在自己身邊時,激動的把對方緊緊抱在懷中,「赤葦你到哪裡去了為什麼不見了???我到處都找不到你!!!黑尾也說你沒有去上班我都快嚇死了!!!」

 

「嗯?木兔?」睜開眼看了看四周,看來是回到原本的時空了。

 

抬頭看向擔憂的木兔,笑了笑,在對方的唇上點了一下,「早安。」

 

「啊,早安......不對!!!現在不是說早安的時候,為什麼你會全身赤裸的,你的衣服呢???而且你昨天到底跑哪裡去了!!!」

 

「嗯~?」低頭看看自己的身體、轉了轉眼珠,再次看向木兔時露出了對方最喜歡的笑容,「擺脫童貞?」

 

 

 

 

 

 

 

 

 

至於事實的真相到底是如何,大概就只有赤葦知道了。


================================

順利地寫完了,5/5對我來說是赤葦X赤葦的日子啦XD

不過我下次再也不要做這種趕節日的事情了QQ

這篇的腦洞大概只是想看兩個赤葦接吻吧(((捂臉

然後很想看赤葦被自己逼瘋這樣XDDD

其實最大的願望是想看另一個赤葦問赤葦擺脫童貞沒有!!!

(((赤葦:拜託誰來揍他!!!(((拜託不要打臉QQ

然後我真不知道他們兩個到底做了什麼(((捂臉

總之希望有娛樂到大家!!!

赤葦日快樂XDDDD

(((赤葦:沒人揍他我來!!!

(((木兔:冷靜啊!!!

评论 ( 19 )
热度 ( 65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