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大家好我是芽苗歡迎拍打!!!
臺灣人!!!
然後是個廢話很多的人(((捂臉

plurk: strawfish1123

《片段》《佐久早 X 木兔》我很期待

這個配對......連我都感到驚訝!!!

驚訝的不知道tag怎麼打......



所以說怎麼會突然想到這個配對,連我都不懂。

在看魔法公主的時候,正在感嘆亞克路真是可愛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腦中就冒出了這對......


然後還默默的把後續都想完了。


亞克路真是神秘的生物,給了我神秘的靈感!!!

(((亞克路:關我什麼事???







====================








「你給我記住佐久早,下次……」


「木兔前輩最後關頭發球連續三個失誤可不行哦,回去要調整啊。」


「赤葦!!!你能看下場合嗎!!!場合很重要的啊!!!」




即使已經離開球場了,還是可以聽到他的大嗓門。看來即使剛剛鏖戰三局,也不足以消耗他過多的體力。貴為前輩卻仍然單純的可愛啊。








梟谷的休息室內。即使剛剛輸了比賽,但再怎麼說也已經取得了春高的門票。雖然不能打敗王者井闊山、以東京第一代表出賽,但等到春高再復仇不也別有一番風味,在全日本的面前打敗最強的球隊,怎麼想都很令人興奮啊!



這樣的想法,讓剛剛還在向對方下戰帖的木兔頓時心情大好,開心的連沐浴時都哼起了歌。



「喂喂、木兔,就算你現在心情很好想哼歌也沒有關係,但你可以換個曲子嗎?誰會在開心的時候唱校歌啊!!!」


「哎?!校歌不行嗎?」


「也沒有不行……」但沒有人會這麼作啊……



木葉雖然很想繼續吐槽下去,但單純如木兔,他一定會追問到底關於不能唱校歌的原因。



「梟谷的校歌不覺得很棒嗎?」


「是,很棒。」敷衍的回答著。


「木兔前輩如果這麼喜歡梟谷的話,可以考慮再留一年啊。」


「赤葦你這是在詛咒我留級嗎?!」


「會有人很開心的。」拉開門帘,將換下的球衣統一交給負責清洗的一年級後輩,「而且我不介意讓前輩再當一年隊長。」


「我才不要呢!!!我不要留級!!!」


「木兔你好吵啊!」


「小聲一點,都有回音了。」






等所有人都洗完澡、換完衣服後,就準備各自解散。

東京的好處大概就是方便,比完賽之後還可以相約去吃飯,不需要再統一回學校集合解散。



「嗯?木兔,你沒抓頭髮?」眼尖的小見發現木兔難得的散髮。



總是努力維持一貫引人注目髮型的木兔,這次卻沒有將頭髮整理好才出來。



「嗯……有點事……」


「有點事?你之前明明不管有什麼事都會堅持維持最帥的樣子才要出現不是?」雖然不懂那是帥在哪裡。


「呃……」有些不知所措的向後退了一步,「想……想說等等就要回家了也沒有人會看……對,就是這樣。」


「等等,所以你不跟我們去吃飯?」


「嗯,不,有點事情……」


「所以你到底是要回家還是有事啊?」


「哎……呃……這個……有點事……要回家一趟……」


「但你不是說你家這個月都不會有人,只有你在?」


「呃……對……」糟糕,誰來救救我。


木兔慌張的四處張望,最後將視線定在赤葦身上。而赤葦也像是接收到求救的訊號,不動聲色的嘆了口氣,「木兔前輩你不是說要回去幫你媽媽收包裹?再不走就來不及囉。」


「哎,對!!!就是這樣,各位掰掰!!!」向赤葦傳達一個感謝的眼神後,頭也不回的跑了。



雖然赤葦從頭到尾都是盯著手機在說話,沒有看見。



「木兔那傢伙是不是以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啊。」


「看起來好像是。」


「算了,不理他了,我們去吃飯吧,我快餓死了!」


「我要吃肉!肉!!!」


「木兔光太郎嗎你!」


「哈哈哈哈!」






同時,一邊往約定好的地點前進的木兔拿出手機,首先傳了訊息給赤葦道謝後,再點開另一個未讀訊息。


大概是三分鐘前傳來的,這讓木兔加快了腳步。








「對不起我來晚了。」撐著膝蓋、大口大口的喘氣,剛剛在路上為了救樹上的小貓耽擱了。本來就有點遲到變成完全遲到,這讓木兔不得不穿過公園的樹林來爭取最短距離、最少時間。


抬頭看見對方臉色似乎不太好,正想著如何解釋自己遲到的原因時,就被一個濕濕涼涼的東西給糊了一臉。



「你怎麼弄得這麼髒?」


「哎?!」扯下臉上的東西,是濕紙巾。不過對方的話倒是比較令自己驚訝,明明剛剛比完賽之後有好好的洗澡、還仔細的把髮膠給洗乾淨了啊。



疑惑低頭一看卻發現,大概是為了爬上樹去救小貓,身上都是木屑還有灰塵,以及為了穿過樹叢,結果身上沾滿了樹葉。



明明……自己比完賽之後很認真的把自己弄乾淨想要讓對方開心的……



沮喪的拿著濕紙巾開始擦臉,「今天還是算了吧……」弄得這麼髒......


「等等要去吃什麼?」


「哎?!」訝異對方沒有轉身離開,反而還小心翼翼的把自己身上的樹葉給拍掉,這讓木兔頓時心情大好,「吃肉!我想吃肉!!!」


「是是是,肉!」再拿出一張濕紙巾擦拭木兔身上的灰塵,「你有帶止汗噴霧嗎?」


「啊,有的。」快速的從包包中抽出瓶子交給對方。



總是將東西收好、擺放整齊大概是木兔最大的優點,也是讓對方最為讚賞的。

跟一般人相比,木兔大概可以被歸類為有輕微潔癖的一群,但對方的程度則是連木兔都望塵莫及。


拿過止汗噴霧,看著木兔將臉、手都擦乾淨之後,打開蓋子、朝著木兔按下。



「嗚哇,等一下等一下,不要突然朝著臉噴啊。眼睛!我的眼睛啊!」


「那你還不把眼閉上。」


「不是這樣的吧,嗚嘔……我吃到了啦,快住手!」



看著木兔像是在趕蜜蜂似的揮舞雙手,覺得對方真的是傻的可愛。

雖然平時總是聒噪的煩人,但如果安靜下來其實也挺令人寂寞的。想到明年就不會在球場上聽到這樣有活力的呼喊,突然間覺得有些落寞。


停止朝著木兔猶如噴灑消毒劑的動作,蓋上蓋子。好不容易脫離的木兔則是不停的咳嗽、吐著舌頭,「好噁心,好苦哦!!!」



像小孩子一樣。



趁勢吻了上去,「果然苦苦的。」


「就跟你說不要這樣一直噴!」奪過噴瓶,「都快被你噴完了!」今天才第一次拿出來用耶!


將東西塞回包內原本的位置,抬眼發現對方的臉色依舊凝重,「怎麼了,為什麼看起來還是心情很差啊?」抬手聞了聞,再靠近對方嗅了嗅,「一樣的味道啊,怎麼了嗎?」


「……沒什麼,大概是餓了吧。」


「哦哦,那就快去吃飯吧,吃飽心情就會好了!」


自然的拉過對方的手,朝著目標前進,「我知道前面有一間很好吃的燒肉店哦,是吃到飽的,之前去吃過一次之後就很想找你一起去了!」轉頭向對方露出笑容,「因為有你喜歡吃的甜點哦!」



果然,聒噪的可愛。








不過到這種店來吃飯,噴再多止汗噴霧也沒有用了,身上都是烤肉味。



如果可以的話你應該很想把衣物芳香袋掛在身上吧,木兔曾經這麼說過。



如果可以的話的確是很想。






看著坐在對面的人不停重覆著烤肉、吃肉、翻面、吃肉、分配、吃肉的動作,眼中閃閃發光的期待眼神真是讓人移不開目光。



「你這樣不會吃太多嗎?」盤子裡的肉已經堆成一座小山了。


「會嗎?」兩頰鼓的跟松鼠一樣,「我覺得剛剛好啊。」


「是喔。」


「倒是你這樣不會吃太少嗎?你剛剛應該也消耗不少體力吧?多吃點肉這樣肌肉修復比較快喔!肌肉對主攻手來說很重要的!」


「原來你還懂吃肉修復肌肉啊。」


「幹麼,我只是數學差了點其他還是很好的好嗎!」再次塞了滿口的肉,「@%&%^*^&)&*@$#&$*&*($^&」


「把食物吞下去再說話,你這樣我聽不懂!」


只見木兔停止了咀嚼,默默的看了一眼對方,然後再次開始咀嚼的動作。


「你這樣好像兔子。」


「是貓頭鷹!」


「兔子。」


「貓頭鷹!!!」


「可是你現在沒有貓頭鷹髮型。」


「那也不像兔子啊!!!」


「是嗎。」蠻像的啊,又大又亮的眼睛、看起來無辜的表情,跟兔子一樣。


「這給你我不要吃。」將盤中的胡蘿蔔夾到對方的碗中。


「這不是兔子的主食嗎。」


「兔子的主食才不是胡蘿蔔呢,而且兔子不能吃太多胡蘿蔔,對身體不好的。」


「真懂呢,不愧兔子。」


「就說了我不是兔子!!!」


看著木兔憤怒的吶喊,覺得有趣。這種沒有任何營養的對話,也只有他會這麼認真的回答吧。

慢慢的開始將面前的食物消滅,當然也包含那塊胡蘿蔔。


「這給你。」將花椰菜丟到木兔的碗中。


「喂喂!!!」因為太用力,花椰菜在碗中彈了兩下,讓木兔慌張的用筷子夾住,「這不是你的主食嗎!」


「我的主食?」挑挑眉,現在是想就剛剛的話題進行反擊嗎?「那你倒是說說我是什麼動物,木兔前輩?」


「呃……」對方刻意加重的前輩二字讓木兔有不好的預感,「浣……浣熊吧……」


「浣熊?」夾起一塊肉晃了晃,「那你倒是說說哪裡像。」


「很會……洗東西之類的,很愛乾淨這樣。」


「是嗎。」將肉放進口中,咀嚼了幾下後,稍稍瞇起眼看著木兔,「那我會讓你好好見識一下我洗東西的實力的。」


「嗚……」木兔覺得自己說錯話了。


「別忘了你今天輸了哦,木兔前輩。」


「我……我知道!下次!下次一定會打敗你的,在全日本的面前。」


「是哦,我很期待。」


「哼,你等著吧!」



兩人沈默的看著對方,如果可以具象化的話,兩人的目光大概可以在空氣中迸出火花。

一直到不知道是誰先笑了出來,才結束這樣看似緊張的氣氛,繼續用餐。






「果凍好吃嗎?」


「嗯。」點點頭。


看著對方非常認真的挖著果凍,甚至沒有時間可以抬頭跟他說話,木兔開心的笑了,「太好了,就知道你會喜歡。」


看著木兔臉上的笑容,自言自語般的念著,「是啊,真的很喜歡。」






付了帳、出了店後,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了。木兔看著口中吐出的白煙,似乎是覺得有趣,不停的呼著氣。

一旁的人還在努力的別上口罩、圍上圍巾、穿上手套、戴上帽子。

木兔看著對方如此全副武裝的模樣,不自覺的笑了。直到口袋中的電話開始震動,才移開視線。



「喂?赤葦?」

「嗯嗯,我知道。」

「好啦好啦我知道!」

「不是,我真的知道。我有作紀錄。」

「嗯嗯,好,這個沒有問題。」

「嗯嗯,好。啊,對了……那個……今天謝謝你……」

「哈哈,對啊,剛吃完飯。」

「好,掰掰。」



掛斷電話後就看見對方手插在口袋裡,看著馬路的方向像是在發呆。木兔慢慢的靠近,接著手插腰、彎腰將頭探到對方面前,「為什麼又不高興了?」


「我沒有。」


「明明就有,眉頭都皺起來了。」


看著對方伸手按住自己的額頭,木兔也皺起了眉,「所以為什麼生氣啊?」


「沒什麼……」


「你該不會在吃醋吧,對赤葦吃醋?」因為打來的人是赤葦的關係?記得以前其他人打來時他不會有這種反應的。



對方沒有回應,但是這樣的沈默也幾乎是等於承認木兔的話是正確的。



「赤葦只是跟我說這個週末休息不練球而已。」停頓了一下,抓抓頭,「然後今天被其他人圍住的時候是他幫我解危的,所以跟他道謝這樣。」


「嗯……」


「好啦好啦,不要生氣嗎。」再次露出微笑抱住對方,「去我家嗎?明天休息哦!來嗎來嗎?」



似乎對於木兔的撒嬌沒轍,點點頭後在木兔的唇上吻了一下。雖然隔著口罩,但這樣舉動總是能讓木兔感到開心,原本就閃閃發亮的雙眼現在更是動人的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耶~!走吧走吧,再晚就更冷了,趕快回去吧!」


「別忘了你今天輸球哦,木兔。」


「我知道啦,不要一直重覆!」








====================








春季高中排球聯賽,男子場地現在賽程,梟谷學園,與,井闊山學院。



「來吧,佐久早,這次我不會輸了!」


「我很期待。」








====================








哎......第一次沒有感想沒有的那麼徹底(((望天


真的是自己寫完之後就腦袋空了(((再次望天

因為這次木兔輸球了所以佐久早放前面。

下次如果佐久早輸球了大概就會換木兔放前面。


不知道下次看到亞克路的時候會不會有新的靈感。

(((亞克路:所以說到底關我什麼事?


呃,那個,謝謝閱讀(((跪

评论 ( 6 )
热度 ( 15 )

© 芽苗 | Powered by LOFTER